劳木:坦赞铁路幕后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7-08-26 07:51:00 环球网 劳木 分享
参与

  今年5月底,中国援建的肯尼亚蒙内铁路通车,有人称它为新坦赞铁路。作为多次采访坦赞铁路的记者,我但愿二者相像:为非洲造福,为中国争光;同时又不希望它们太像,坦赞铁路的某些失误和教训不要在蒙内铁路重现。

  尼雷尔来华求助,中国领导人慷慨拍板

  1965年2月,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首次访华,他此行的目的之一是想让中国帮助修一条铁路,刚独立的坦桑和赞比亚要发展经济亟需有一条铁路。

  来中国之前,尼雷尔曾向世界银行申请修路贷款,世行回复说,坦桑南部没有什么可开发的,修了铁路也没用。他访问西德时,要求克虏伯集团提供援助开发铁矿,得到的回答是:没有交通,开了矿也没用。双方推委,形成恶性循环。坦桑副总统卡瓦瓦还去苏联求援,莫斯科以正帮埃及修阿斯旺大坝无力相助予以婉拒。无奈之下,他们想到刚擺脱三年自然灾害的中国。

  中国驻坦桑使馆将坦方的要求报回国内。周恩来总理召集有关部门领导议事,有人提出,修这条铁路至少要十几亿人民币,国家刚擺脱经济困境,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恐怕国力吃不住,不如用这个数目的钱陆续帮助更多非洲国家建小型项目。

  周总理认为这个意见有道理,他同时算了笔账:修这条1000多公里的铁路,从勘探到完成大约需要10年时间,一年也就一个多亿,我们应该能负担得起。总理指出,“坦赞铁路所产生的影响是无法估量的,不是若干小项目可比拟的。我们援助了他们,也是援助了我们自己。”

  周总理在外交部的报告上批示:“为援助非洲新独立国家和支持非洲民族解放斗争,如果尼雷尔总统访华时提出援建坦赞铁路问题,我意应同意。”报告呈送毛泽东主席和刘少奇主席审批。

  会见尼雷尔时,刘少奇说:坦方的要求,“可以考虑,但需要较长时间,第一歩是进行勘探。”周恩来接着说:“我们了解它的重要意义,问题是修成这条铁路需要较长时间。”

  听到中方的满口答应,尼雷尔异常激动,“这是多么好的消息!在证实你们的回答之前,我连呼吸都不敢了!”

  更让尼雷尓想不到的是,毛泽东在会见他时说,“你们有困难,我们也有困难,但是你们的困难和我们的困难不同,我们宁可自已不修铁路,也要帮你们修建这条铁路。”

  施工异常艰难,60多位中国员工献出生命

  坦赞铁路被赋予极其伟大的意义:中国对外援助历史上的一座丰碑;中国与非洲乃至中国与整个第三世界兄弟情谊的丰碑。这座丰碑,让中国付出了很高的代价。

  这条长1860公里的铁路,要穿过高山、峽谷、急流、丛林。1975年我曾乘车走了全程,一路上,列车经常翻山越嶺,过桥穿洞,中国专家给我们的数据显示:全线共建桥梁320座,隧道22座,车站93个,建造房屋37.6万平方米;中国先后派遣工程技术人员近5万人次,高峰时期在现场的中国员工达1.6万人;共有68位中国建设者被毒蜂、恶性疟疾和工伤夺去年轻的生命,他们大多被安葬在离坦桑首都20多公里的公墓里,魂牵故国家园。

  三句绕口令,一段有趣的插曲

  在坦赞铁路采访时,听到很绕口又让人好奇的3句话:黑人怕白人,黄人怕黑人,白人怕黄人。

  第一句不难理解,黑人长期受白人欺压,从骨子里怕白人,虽然国家独立了,但这种惧怕白人的心理很难扭转。

  第二句有些费解。中国一贯支持非洲国家民族解放运动,又慷慨帮他们搞建设,怎么就怕黑人了?正因为如此,中国十分强调反对大国沙文主义。毛主席就曾对周总理说,“恩来,援助是相互的,要教育我们的干部不能以大国自居。当年在莫斯科与斯大林会晤时,你我的感受不会忘记吧?我们要为受援国设身处地想一想啊。”所谓黄人(中国人)怕黑人,实际上是怕被扣上大国沙文主义的帽子。

  第三句则有一段匪夷所思的故事。坦赞铁路施工时,美国也在修复大北公路,有一段跟坦赞铁路挨得很近。美方大机械施工,将土推到铁路这边,给施工增加工作量。在几番交涉无果后,中国员工一气之下抓了5个美国人,进行“文革式”批斗、关押。此事惊动了中坦两国最高层。周总理作出批示,大意是:应遵守外交准则,要尊重尼雷尔总统的意见,立即放人。这几个美国人逃命似地跑回自己营地,美方从此再不敢给中方制造麻烦。

  三方共识:由中国运营,将铁路激活

  坦赞铁路的设计年运量为200万吨,通车之初曾达到过127万吨,后因经营不善,运量一路下滑至二三十万吨,亏损逐年增加,2013年被迫全线停运。

  物极必反,否极泰来。中坦赞三国领导人已达成共识,决心让这条瘫痪状态中的铁路 获得新生。基本思路是:全面改革坦赞铁路的管理体制、实现铁路与港口有效对接、打造铁路沿线产业经济带,通过这三大途径,使铁路焕发青春。

  三方都以为,特许经营是中国参与铁路运营的最好方式,即所有权仍属坦赞两国,由中方负责铁路的经营和盈利。

  现实地看,照这样的路子走下去,坦赞铁路走出困境、实现盈利是可能的。据推算,年运量达到80万吨,即可不亏损,达到84.5万吨,就能实现盈利,而这还不到设计年运量的一半。

  货源潜力是可观的。修坦赞铁路的一个主要目的是为了运铜,但因铁路年久失修,管理混乱,出车不准时,货物经常被盗,赞比亚的铜出口不得不舍弃廉价的铁路运输,改用运价 昂贵的汽车运输,将货物运到铁路的终点达累斯萨拉姆港,以及南非、纳米比亚和莫桑比克的港口。如果坦赞铁路恢复正常,这些数以几十万吨的货物自然要回归。而且,随着坦赞铁路的正常运营,将带动沿线地区经济发展,形成更多的产业经济带,开辟新的货源,形成良性循环。不过,要实现愿景,尚需天时地利人和。(本文有些资料源于尹家民、张铁珊先生的文章,特此感谢二位)

责编:高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