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泽华 赵禹婷:班农离职,真的对中国利好吗?

2017-08-27 08:46:00 环球网 史泽华 分享
参与

  8月19日,白宫首席战略师史蒂夫•班农在“四面楚歌”中离开了白宫。这个被誉为“隐形总统”和“大操纵家”的班农,曾是特朗普背后强有力的角色。由于他对特朗普的巨大影响,让外界一度把特朗普称作他的“政治木偶”。

  那么,班农曾经为何那么得到总统的青睐?他的下台背后,又蕴含着美国国内政治怎样的走向?他的离职,对大洋彼岸的中国有什么影响?

  1953年,史蒂夫•班农出生在美国弗吉尼亚州一个普通家庭,他的父亲是一名电话接线员。他曾形容自己是“出身蓝领”。

  大学毕业后,班农加入了美国海军。先后担任军官、在五角大楼工作后,他“回炉重塑”,从哈佛拿到MBA学位。这对于“穷二代”的他来说,相当于拿到了金融圈的敲门砖,之后他顺风顺水成为了高盛的投资银行家。

  2005年,班农开始担任新闻网站breitbart.com的执行主席。这个右翼网站观点激进,代表白人诉求,反对“政治正确”。为了增加流量,该网站甚至耸人听闻的暧昧文章和假新闻来吸引受众。2016年10月,该网站点击量创下了2.4亿的历史新高,独立访客数量达到了3700万,超过了大部分主流媒体。

  白人血统、蓝白领出身、军方背景、华尔街高层、非主流右翼(或称作另类右翼)……班农的成长轨迹与当前美国右翼民粹主义思潮正好合拍。时势造英雄,班农于2016年8月成为了特朗普的竞选团队主管。

  助选期间,班农是“军师”一样的存在,为特朗普最终的胜利立下汗马功劳。他利用社会的民粹情绪,用尽各种手段帮助特朗普凝聚白人中下层选民。大选期间,他曾将几名声称被前总统比尔•克林顿性侵过的女子请到辩论现场,翻民主党旧账,以对抗“录音门”给特朗普带来的不利影响。

  特朗普胜选后,为班农在白宫量身定制了“首席战略顾问”的职位。这个职位为特朗普首创,属于无需参议院投票认可的“非正式岗”。即便如此,这么响亮的头衔也着实让国会头疼了一番:让在“政治正确”问题上这么劣迹斑斑的人当“白宫操盘手”,新总统会往哪里走?

  事实也是如此,班农上任半年多来权力大得惊人。他不但持有特朗普签署的每一项行政令的草案和副本,就连特朗普签署总统令的时间也由他来决定,这在美国政治史上前所未有。

  班农是禁穆令的始作俑者,让特朗普成为众矢之的。美国退出TPP、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这些饱受争议的重大决策背后,也都有班农的身影。最近弗吉尼亚州的暴力冲突后,特朗普第一次公开表态立场含糊,有袒护白人种族主义之嫌,据说也受到了班农影响。

  然而,权大欺主。特朗普所追求的,绝不是种族对立、文化冲突和政治混乱的烂摊子,而是“白人治下”、“工业兴国”、“美国第一”——“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宏伟蓝图。特朗普倚重班农药方,带来的却是自己非常不愿见到的混乱。“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通俄门”事件、弗吉尼亚骚乱等诸多烦恼接踵而来,医改法案、筑墙计划、禁穆令等重大问题屡遭抵制,让特朗普焦头烂额、雄心大大受挫。

  不管特朗普与身边的高级助手们如何“臭味相投”,树倒猢狲散、大难当头各自飞也是常理。不管情愿不情愿,总统安全事务助理弗林、白宫新闻秘书斯派塞、白宫幕僚长普里巴斯、总统安全事务副助理高尔卡这些人都先后离职。班农的离去,是总统特朗普重树政治权威的无奈选择。

  班农离职后,有不少声音认为,这对中国是个好消息。英国《金融时报》刊文称,对华强硬的班农的下台,让中国获得了喘息的机会,是中国“牵制特朗普”成功的一步。

  毕竟,班农著名的经济民族主义者,本土优先、美国至上和贸易保护主义是亲兄弟。班农说中国和伊斯兰国是美国“最大的威胁”,说过要为国会共和党高层“指指路”,要搞糟“一带一路”,要修理一下硅谷和华尔街那帮忘恩负义“全球主义”分子。“煞星”走了,天下太平。

  但是,几乎与班农离职同步,特朗普签署总统令,对华发起了“301调查”。班农虽走,301调查犹存。班农所做的,也许只是把那股非主流右翼邪气从白宫带回到了breitbart.com网站。班农说,在白宫,我有的是影响力,在breitbart.com,我有的是权力。

  问题的关键是,反对自由贸易的,不只有班农和他背后的breitbart.com网站。排斥移民、减少海外非关键地区驻军、经济民族主义、贸易保护主义是整个右翼民粹主义运动的共识,是特朗普“让美国再次伟大”政治纲领中的核心举措,是特朗普在白人中下阶层中拥有铁杆“川粉儿”的关键。哪能因为一个班农就放弃了。

  班农为中美经贸关系所带来的,唯有告诉世人一个简单朴素的道理:政治是妥协的艺术。以非黑即白、非友即敌的零和观念看待任何对手,带来的都只会有仇恨和混乱。非主流右翼以“种族之战”的立场看待美国国内的种族关系,带来了愤怒和骚乱,以“贸易之战”的立场看待中美经贸关系的结构不平衡问题,带来的也只会是对立和恶斗,对于解决实际问题而言,并非好办法。

  值得期待的是,特朗普能够从这一拨白宫人事大换血中汲取经验教训,远离非主流右翼的斗争范式,多听听主流右翼的意见,理性追求“让美国再次伟大”。那么,无论是对于美国社会还是中美关系而言,都会是一件幸事。

  小布什政府白宫办公厅主任卡尔•罗孚称,班农走了,白宫重归清净之地。不过人们一定要小心,这位帮着特朗普与国会斗、与媒体斗、与企业斗的危险人物不会就这么罢手,会继续在外遥控下去。 (作者单位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责编:高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