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正龙:夏洛茨维尔骚乱与“两个美国”

2017-09-04 13:17:00 环球网 吴正龙 分享
参与

  夏洛茨维尔骚乱震惊世界,引起国际社会对美国社会未来走向的关注。从表面上看,夏洛茨维尔骚乱围绕罗伯特·李将军雕像的存废问题,但是实质上,是一起种族主义卷土重来引发的大规模恶性暴力事件,暴露了美国的分裂、极化与互撕。笔者权且将这种现象称作为两个美国之争。

  一个是兼容并包的美国,主张吸引外国移民,建立一个开放多元的社会,强调多元并存,保证不同个人、信仰和族裔群体享有平等权力,相互理解和包容,逐渐融为一体,打造美利坚民族“大熔炉”。

  另一个是白人至上的美国,强调白人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WASP)在美国社会的主导地位,带有浓厚宗教和种族色彩,突出其在美国社会领导其他文化作用,主张美国回归历史上曾经盛行的WASP主体理念,认为这才是美国的底蕴和根基。

  一部美国历史,半部黑人反对种族歧视、争取种族平等的历史,充满了两个美国之间的争斗,此消彼长。

  上世纪60年代民权运动高涨时,精英阶层提出“政治正确“。当时的约翰逊政府通过一系列平权法案,并在就业、上学等问题上对弱势群体有一定的照顾,对黑人、妇女等侮辱性的语言和动作在正式文件和媒体中被禁止,在主流社会遭到摒弃。

  应该指出的是,坚持“政治正确”,使之成为风气的主要是主流白人,这是社会进步的表现。2008年有史以来首次一位黑人奥巴马当选总统,标志着美国种族平等进入新阶段,具有里程碑意义。但是,历史发展不是一帆风顺的,或许白人特朗普当选总统是,对黑人奥巴马当选总统的一种“反动”,对兼容并包的美国的绝地反击。

  特朗普竞选胜出之后,白人至上的美国沉渣泛滥,臭名昭著的三K党、新纳粹主义团体、各种散布仇恨组织等“另类右翼”,纷纷走到台前,寻衅滋事,煽动种族仇恨,反对外来移民,打破“政治正确”禁忌,鼓噪“你们不会取代我们”,“重新夺回美国”,对兼容并包的美国展开“清算”。

  白人至上的美国倒行逆施,并不是偶然的,有其复杂的政治、经济、社会和历史原因。

  第一,在全球化、科技进步以及金融危机的三重作用下,美国白人蓝领就业情况并不理想,尤其是制造业的衰退,令许多白人蓝领沦为边缘人群。而大量移民涌入,被认为“抢走”了白人蓝领的饭碗,也引发了他们的不满,少数族裔成为“出气筒”。

  第二,大量移民改变美国的面貌,也在美国的选举等政治活动和各种社会活动中影响越来越大。而白人人口比例多年来加速下降,且老龄化问题严重,预计到2050年少数族裔将全面赶超白人人口数量,非西裔白人对未来主导美国社会的危机感上升,于是少数族裔成为这种危机感的发泄出口。

  第三,种族问题至今仍未得到解决。美国内战结束了奴隶制,民权运动取消了种族隔离,但是这些“胜利”并不彻底。在南方许多州,高高飘扬的邦联旗帜,供人瞻仰的邦联将军雕像和各种纪念场所,不啻是向废奴内战和民权运动示威,为奴隶制、种族隔离“招魂”。而广大黑人族裔贫穷并未因平权措施而得到改善,与白人差距越拉越大,这反过来又放大了族群之间不平等。因种族仇恨导致的暴力冲突激化,已成为美国社会的顽疾。

  第四,具有“另类右翼”的浓厚色彩的特朗普政府一些高官,在一定程度上迎合并助长了反移民、反种族多元、鼓吹白人至上的思想。夏洛茨维尔骚乱之后,特朗普指责“(冲突)双方都有责任”,其倾向性十分明显,引发各方不满和批评。共和党全国委员会通过决议,谴责白人至上主义者,撇清与特朗普关系;多名商界领袖愤而退出白宫制造业委员会,迫使特朗普解散制造业委员会和战略与政策论坛这两大经济顾问委员会。日前,特朗普特赦亚利桑那州马里科帕郡前警长乔·阿尔帕约,该警长因对非法移民,尤其是对拉美裔惩罚手段凶残而声名狼藉。特朗普此举引来一片谴责声,被指变相支持种族主义。

  夏洛茨维尔骚乱,是两个美国之争的缩影,不是个案,今后还会有更多同样的悲剧上演。最终,究竟哪个美国占上风?是兼容并包的美国,还是白人至上的美国?历史自有定论。(作者是前驻外大使)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