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正龙:美国后撤,叙利亚危机就解决了吗?

2017-09-08 14:12:00 环球网 吴正龙 分享
参与

  自叙利亚政府军发起“伟大黎明”行动以来,叙政府军从“伊斯兰国”组织手中夺取多个重要据点和设施,5日又打破极端组织对代尔祖尔长达三年的围困。联合国秘书长叙利亚问题特使德米斯图拉声称,叙利亚有望下月底收复“伊斯兰国”控制的最后据点拉卡。胜利的喜报接踵而来,为结束在叙大地上发生的由多国参与、旷日持久的“小型世界大战”又向前迈出一步。

  近来,叙战场发生一些重要的变化。由于“冲突降级区”的建立,正如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所说,叙利亚内战实际已经停止。叙政府军得以腾出手来,集中对付“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此外,过去支持叙反对派武装的国家纷纷改弦更张,叫停对叙反对派武装的支持,使叙战事加速向有利于叙政府军方向发展。

  美国总统特朗普率先宣布取消美国中情局对于叙反对派武装的支持,批评这一政策是“针对叙反政府武装大规模的、危险的和浪费金钱的”项目。该项目通过“训练”“培训”和“列装”叙反对派武装的手段,来达到“逼迫巴沙尔政府下台的目的”。据报道,英国情报机构也参加了该项目。现在美国“撤火”了,英国也将步盟主的后尘。

  土耳其先是引火烧身,一边倒支持叙反对派武装,成为其资金、人员和武器来源的重要通道;后又由于叙库尔德武装不断壮大,担心该武装与土境内库尔德武装联合,将其当作心腹大患,派部队越界进入叙境内予以清剿;继则土与俄罗斯和伊朗三方达成解决叙危机的共识并启动阿斯塔纳和谈进程,确定在叙建立“冲突降级区”,以避免叙政府军与反对派武装之间的直接交火。

  约旦一反过去坚定支持叙反对派立场,不久前对外宣布,“与大马士革双边关系正在向正确方向发展”。唯恐别人不注意,约政府发言人还专门提醒国际社会,“这是人人都应听到的非常重要的信息”。换言之,约叙两国已化敌为友,实现关系正常化。对于叙反对派来说,这不啻敲响了灭亡的丧钟。

  沙特外交大臣朱拜尔日前在利雅得会晤叙反对派头头时明确表示,沙特将从叙脱身。其他支持叙反对派武装的海湾国家也都表示,将金盆洗手,并规劝叙反对派对巴沙尔仍在台上应顺天认命。

  叙反对派武装被“抛弃”不足为怪。叙反对派内部派系林立,一盘散沙,无法形成统一的政治纲领、统一的战斗力和指挥系统。更为严重的是,反对派武装内部还经常发生火拼,互相残杀。有些反对派武装还与“基地”等恐怖组织暗通款曲,协同对叙政府军作战,并把美国提供的武器偷偷转运给“基地”组织。事实表明,叙反对派武装是一群乌合之众,扶不起来的“刘阿斗”。

  叙政府军夺取阿勒颇之后,整个战争态势发生了战略性转折,美国等国家也失去继续充当叙反对派武装后盾的政治意愿和决心,收缩与后撤成为其主要战略考量。对于叙反对派武装来说,失去美等国家支持等于釜底抽薪,其前景不容乐观。

  叙内战是一场代理人战争,积压多年的教派、种族和地缘政治压力得到了破坏性释放,这一股能量已基本消耗殆尽,各方力量对比得以重新确定,为叙重建和平创造了条件。

  出乎美国等国家预料,巴沙尔不但没有被赶下台,而且掌握了战场与和谈的主动权。美国等西方国家所面临的问题,不是巴沙尔下不下台的问题,而是“这些国家明确切断与恐怖分子的联系时,我们(叙政府)才会考虑他们重开使馆或安全合作的要求。”

  当然,叙内战停止并不等于结束,叙危机远没有解决。正如巴沙尔所说,这场斗争尚未取得完全胜利,还将继续下去。当下,叙政府还没有完全控制大马士革周边地区;东部零星地区和西北部伊德利卜省的战事还在进行;“伊斯兰国”消灭之后在叙美国特种部队去留问题;未来民族和解具体安排等等。要解决这些难题,巴沙尔政府任重道远,还需作出艰苦努力。(作者是前驻外大使、环球网特约评论员)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