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晋:巴勒斯坦内部和解的意义与挑战

2017-10-06 07:42:00 环球网 王晋 分享
参与

  10月2日,由巴勒斯坦和解政府总理拉米•哈姆达拉率领的代表团抵达加沙地带,开始着手恢复对加沙行使政府职能,标志着巴实现内部和解迈出实质步骤。哈姆达拉的这一举措,将很可能结束加沙和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控制区的政治分离状态,实现未来巴勒斯坦内部的和解与统一。

  从2006年巴勒斯坦大选,尤其是2007年巴勒斯坦量大派别哈马斯和法塔赫“火并”以来,加沙地区和约旦河西岸地区就处于事实上的分裂状态。哈马斯认为自己阵营赢得了2006年的巴勒斯坦大选,应该主导未来的巴勒斯坦民族政府;而法塔赫则拒绝交出权力,并且将哈马斯在约旦河西岸的活动视为非法。

  2006年巴勒斯坦举行的大选,是在美国和以色列的推动下举行的。时任美国总统的布什对于“民主化”十分痴迷,认为一个“民主化”的中东,将会从根本上削弱伊斯兰极端主义生存的土壤;而一个“民主化”的巴勒斯坦,也必然会削弱伊斯兰极端组织,如哈马斯和“伊斯兰圣战组织”(吉哈德)在巴勒斯坦民众中的影响力。但是2006年大选结果却让人大跌眼睛,哈马斯赢得了大选并且占据了132个议席中的74席(其中两个席位是以独立人士身份竞选的哈马斯成员)。

  议会选举之后,哈马斯和法塔赫开始组建“联合政府”,而胜选的哈马斯则推出了温和派领导人哈尼亚担任政府总理。但是哈尼亚的政府很快面对诸多挑战,一方面哈马斯开始擅自组建自己的“警察部队”,希望能够通过新一届政府的方式来“另立门户”,在巴勒斯坦政府的门户下建立自己的独立武装;而另一方面,法塔赫并不愿意交出权力,尤其是基层的准军事组织“阿克萨烈士旅”经常与哈马斯的准军事团体“卡桑旅”发生冲突,导致局势失控。

  而在随后的将近一年时间内,哈马斯和法塔赫之间矛盾开始升级,双方的派别间仇杀愈演愈烈。法塔赫和哈马斯之间的矛盾不断积聚,最终促成了在2007两派的火并事件。作为高举“伊斯兰”旗帜的政治社会团体,哈马斯在加沙地区根植过年,因此拥有极强的社会影响力。当双方在加沙地区发生冲突之后,哈马斯很快全盘接管加沙政局,而法塔赫政治成员或是临阵倒戈,或是落荒而逃,加沙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成为了哈马斯的控制区,法塔赫控制下的约旦河西岸与哈马斯控制下的加沙地区也就分裂至今。

  巴勒斯坦内部的政治派别争端,使得巴勒斯坦陷入事实上的分裂。而相互敌视的两大阵营,也使得巴以和谈受到了巨大的阻碍。巴勒斯坦任何一方在巴以问题上做出一定的让步,必然伴随着另一派的激烈批评和抨击,这也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巴勒斯坦内部形成统一的意见,开启与以色列的和谈进程。

  这次哈马斯决定单独做出巨大让步,是在埃及的斡旋下实现的。当然,这并不是巴勒斯坦法塔赫和哈马斯之间第一次出现“和解协议”。事实上从2007年开始,国际社会尤其是中东国家就开始不断的斡旋和调节巴勒斯坦内部矛盾。比如2007年沙特阿拉伯调解下的《麦加协议》,2008年在也门签署的《萨那协议》,2011年在埃及签订的《开罗协议》,2003年在卡塔尔签署的《多哈宣言》,以及在2014年签署的《加沙协议》等,一系列协议的核心思想,就是停止分裂状态,通过大选的方式来形成未来代表巴勒斯坦的新一届政府。但是过去的诸多协议,都最终以失败告终。

  这一次在埃及斡旋下的协议,之所以会有巨大的影响力,而且很有可能改变巴勒斯坦内部的分裂状态,主要是由于今年上半年哈马斯内部所经历的政治人员变动。领导哈马斯多年的政治局负责人马沙阿勒到任离职,而接替马沙阿勒的,是被外界视为哈马斯内部温和派的哈尼亚。与此同时,在2017年5月份,哈马斯发布了新的《纲领文件》,代替了1988年哈马斯刚刚成立时的《宪章》。《纲领》相较于《宪章》,剔除了诸多“伊斯兰极端主义”言辞,同时更加注意争取巴勒斯坦未来的政治独立,这也为巴勒斯坦内部政治和解带来了机遇。

  巴勒斯坦两大派别和解,并不代表着未来哈马斯与法塔赫之间的裂隙会完全消除,更不代表着巴勒斯坦派别纷争就此会结束。实际上尽管同意法塔赫进驻加沙,但是加沙未来哈马斯控制下的准军事派别“卡桑旅”,以及这些年建立起来的加沙军事警察系统,如何安置这些隶属于派别而不是政府控制下的军事势力和组织,将会成为考验未来巴勒斯坦派别和解的重要难题。

  此外加沙地区公务员工资与待遇问题,也会成为一个棘手的问题。在哈马斯单独控制加沙之前,大约有58000名公务员在加沙的公共机构工作。哈马斯和法塔赫的联合政府分裂后,法塔赫退出加沙地带,要求加沙的公务员停止工作,但仍然为他们提供薪水。为维持加沙政府的正常运转,哈马斯任命了自己的公务员,雇佣了大约5万名员工,建立起了与西岸平行的行政系统。而未来“和解”之后,加沙地区的公务员如何安置,工资如何妥善解决,这些都将成为非常棘手的难题。

  当然,巴勒斯坦内部关系在未来并不会因为哈马斯此次主动和解而“一路坦途”,法塔赫十分抵触再次举行大选,长期以来巴勒斯坦民众中对于哈马斯的支持率要高于法塔赫;加沙地区长期面临以色列和埃及的封锁,社会经济发展负担沉重,如何弥合分歧,消除隐患,将会极大的考验未来巴勒斯坦两大政治派别的和解努力。(作者为以色列海法大学政治科学学院博士候选人,全球化智库(CCG)特约研究员)

责编:高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