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敦球:韩国国家海洋安全战略与中国有什么关系

2017-10-11 08:37:00 中国青年报 李敦球 分享
参与

  9月28日,韩国军队在京畿道平泽海军第二舰队司令部举行建军69周年“国军日”纪念仪式,公开展出了大批战略武器。韩国总统文在寅出席纪念仪式并在致辞中称,在半岛安全形势严峻的情况下,在“誓死守护西海和平”的平泽第二舰队司令部举行“国军日”纪念仪式“合乎时宜”。

  往年的韩国“国军日”纪念活动,多在海陆空三军总部所在的鸡龙台或者首尔机场、蚕室运动场等地举行,今年首次放在海军基地。海军第二舰队负责守护西部海域最前线所谓“北方界线(NLL)”附近海域,在该基地举行“国军日”纪念活动,说明韩国更加重视国家海洋安全战略和海洋军事力量的建设。

  韩国是一个东、南、西三面环海的半岛之国,拥有3200个岛屿,海岸线长达8460余公里,海洋产业占GDP至少7%以上。其所扼守的朝鲜海峡,是东北亚的海上门户、日本海的“南大门”,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美国海军1986年宣布要控制的全球16个海上航道咽喉中就包括朝鲜海峡。

  冷战结束后,伴随着海洋领域非传统安全因素的增加,韩国对海洋安全的认知发生了变化,内容更加丰富,范围日益扩大,领域不断拓宽,地位不断提高。在国家安全政策和海洋战略的指导下,韩国提出了新的海洋安全理念,向“自主独立”过渡的同时,逐步走向“大洋化”。韩国海军计划,到21世纪上半叶,要建设一支具备远洋机动作战能力的“蓝水”海军,以具备同周边大国海军相抗衡的能力。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文在寅政府正在加大对海军建设的投入。

  中韩两国在海洋领域,目前基本上保持着和平与合作的关系,同时也存在一定的分歧和争端。分歧和争端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海域划界问题。在黄海海域,东西宽约300海里,最窄处只有104海里,这客观上决定了中韩不可能同时拥有宽达2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在东海海域,东北至西南长约700海里,东西宽约400海里,大部分海域宽度不足以让两国划定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同样存在重叠现象。韩国政府在划界问题上采取了一种选择性或“折中主义”的方法,向西主张与中国适用等距离中间线原则,向南则适用自然延伸原则至冲绳海槽。这与我国主张的自然延伸原则和公平原则相冲突。因此,中韩海洋权益问题的实质,是两国海洋利益的重叠与冲突。其外在表现主要是两国相邻海域的划界,焦点是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划界。中韩在黄海和东海有20多万平方公里的争议海域,两国已进行过10多次专属经济区划界谈判。

  渔业纠纷将加剧。中韩由于渔业问题导致的涉外案件,依然是两国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近年来,中国渔民和韩国海警的矛盾不断激化。中韩两国官方一直都在探寻一条快捷的解决途径,每年都有执法谈判,但效果并不理想。今后,中韩渔业纠纷仍将困扰两国渔业部门。

  苏岩礁之争。东经125度10分45秒、北纬32度7分42秒的苏岩礁,是“江苏外海之礁石”之意,韩国则称之为所谓“离於岛”。中国认为苏岩礁并非岛屿,由于位于东海大陆架上,因此应该属于中国的专属经济区。1995年,韩国以水文观测为名,开始在苏岩礁实施“变礁为岛”的策略,苏岩礁上的建筑物于2003年6月竣工。2006年9月14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记者会上说,“苏岩礁是位于中国东海北部的水下暗礁。因苏岩礁位于两国专属经济区主张重叠区,所以(中方)反对韩方在两国专属经济区主张重叠海域的单方面活动”,“韩国政府的单方面行动不能产生任何法律效力”。

  自2016年以来,韩国在整体安全战略上采取进一步向美国一边倒的政策,并引“萨德”入韩,导致中韩关系跌至建交以来的冰点。在此背景下,韩国强化海洋安全战略和海军军力建设,势必会给我海上安全和海洋权益带来新的冲击。 (作者为浙江大学韩国研究所客座研究员、中国社科院东北亚问题专家)

责编:高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