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木:卡特赴朝斡旋是件大好事

2017-10-27 09:00:00 环球网 劳木 分享
参与

  曾为缓解朝核危机作出过很大贡献的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日前表示,愿意赴朝鲜帮助缓和最新一轮的朝核危机。以92岁高龄,愿为破解这个让全世头痛的难题出力,很有些“明知山有虎 ,偏向虎山行”的气概。应为他点赞,祝他早日成行。

  对卡特来说,赴朝斡旋可算是轻车熟路。此前,他3次去平壤,并且次次都有收获,不曾空手而归。

  1994年,第一次朝核危机爆发。6月,卡特抵达平壤,与时任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日成会晤,双方达成某种共识。10月,朝美在日内瓦签署《朝核问题框架协议》。据此,朝鲜承诺冻结核设施,美国答应为朝鲜建设两座轻水反应堆和每年向朝鲜提供50万吨重油,持续10年。

  访问期间,卡特还推动金日成与时任韩国总统金泳三举行北南首脑会晤,可惜同年7月金日成去世,会晤随之泡汤。

  2010年,卡特第二次访朝,其成果是将被扣押的美国公民戈麦斯带回美国。30岁的戈麦斯原本在韩国一所小学教英文,2010年1月入境朝鲜被捉,并以“敌视朝鲜民族罪”和“非法入境罪”被判处8年“劳动教化”,外加70万美元罚款。美国政府曽多次要求朝鲜赦免戈麦斯,还派出过一个4人小组赴朝捞人,均无果而终。

  2011年4月,卡特第三次踏上朝鲜国土,同行的还有“国际长老会”的几位成员,包括爱尔兰前总统、芬兰前总统和挪威前首相等。长老会在声明中说,此行主要目的是减缓朝鲜半岛紧张局势,并讨论如何对朝开展粮食援助。他们被待为上宾,卡特更享受“朝鲜人民老朋友”的尊荣。

  目前,卡特正在为第四次访朝做准备。若得以成行,其外交使命将空前艰巨。因为时移势易,今非昔比。1994年克林顿当政,他让朝鲜止核的思路是:诱之以利,而非动之威吓。当时朝鲜核试刚刚起步,只要有足够的利益回报,也愿意罢手。

  如今不同了,特朗普总统觉得,为朝鲜的事美国花了几十亿美元,什么也没得到,再与朝鲜谈什么协议,是浪费金钱和白耽误功夫。“只有一件事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这“一件事”被解读为动武。而朝鲜正在拥核的路上快马加鞭,自认为一只脚已迈入核国家的大门,让它停下脚步或调头转身,自然是难之又难。

  不过,卡特现在出马,恰逢其时。事情明摆着,朝核问题不断升级,无论是对美朝还是中韩都是折磨。现在到了朝美双方换一种方式互动的时候。这需要有人出面斡旋、调解、说和。毫无疑问,卡特是最佳人选。

  对朝鲜,卡特可以“老朋友”的身份,“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对平壤分析拥核弊大于利的道理:从眼前看,就因为坚持核导试验,受到联合国的制裁,在国际上陷入孤立,国内老百姓跟着受苦。从长远看,朝鲜即使有了完备的核武库,受制裁、被孤立的状况不会减缓只会加剧。世界各国都在发展,朝鲜将被抛出时代前进的列车,过一种“捧着核饭碗讨饭吃”的苦日子。很显然,拥核只会给朝鲜的安全和国际地位带来负作用。

  他还可以向平壤阐释,朝鲜发展核导说到底不就是为了捍卫国家安全吗?如果答应暂停和中止核导实验,相关国家和国际机构可以作出相应安排,给朝鲜以安全和援助。至于什么样的安排,何种条件,正是卡特的使命所在。

  对美国当局,卡特应以前总统的资格谏言,劝告特朗普打消对朝动武的念头,因为这是可能造成数十上百万生灵涂炭、千夫所指的反人道行为。他还会敦促美国政府应采取主动。事实上,卡特已在10月5日的《华盛顿邮报》发表文章,阐述了这一观点。他在文中写道,现阶段出现的各种方案都不足以立即化解危机,“因为平壤政府认定其生存受到威胁”,“对朝鲜而言,最重要的是保持政权”。卡特说,他前几次访朝时,朝方一直希望就达成和平协议与美国直接会谈,要求确保“和平的朝鲜不受军事打击,最终与国际社会实现关系正常化”。卡特建议美国应派出高级别代表团,选一个双方都接受的地点,同朝鲜官员举行会谈。

  卡特是解决国际难题和外交纠纷的高手,成效卓著。愿他在耄耋之年,再立新功。(劳木)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