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正龙:四囯机制是一个危险信号

2017-11-02 14:02:00 环球网 吴正龙 分享
参与

  近来,美日外交当局高层纷纷表态,呼吁建立美国、日本、印度、澳大利亚四国机制,深化四国“印太”地区安全合作,同时向本地区国家提供基础设施建设的“另类模式”。

  在访问印度前,美国务卿蒂特森在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发表贬中褒印演讲。他给印度大戴“高帽子”,声称美印有共同的民主价值观和共同的愿景,愿与印度发展100年战略关系。他指责中国没有像印度那样负责任,有时甚至在南海等地损害国际秩序,要与印度合作不使“印太”地区“成为一个混乱、冲突和掠夺性经济的地区(暗指中国在该地区进行经济掠夺行为)”,并提出构建四国机制的设想。

  美国负责南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艾丽丝·威尔斯在陪同国务卿蒂勒森访问印度后告诉记者,华盛顿近期正在准备举行工作级别的四方会谈。这一机制将建立在美印日三方关系之上,设法为寻求基础设施建设与经济发展的国家寻找替代方案,“不包括掠夺性投资和不可持续的债务。”

  四国机制尚在酝酿之中。有关各方对这个机制细节仍持有不同的看法,但就美国而言,基本原则和大体轮廓已经显现:四国机制是以美日印三边对话机制为基础,吸收澳大利亚参加,参与方从三国扩大到四国,并有可能最终建成“有相同价值观的国家聚集在一起的”全球性机制;关注的重点从地区安全,如联合军演、防务合作、武器销售等,扩大到地缘经济,虽没有点名,但矛头直指中国“一带一路”的倡议。

  自从习主席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之后,沿线国家热烈响应。目前,与我国签署共建“一带一路”合作协议的国家和国际组织已达69个,所谓“掠夺性投资和不可持续的债务”的谎言不攻自破。除亚欧国家外,非洲、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等国也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共建“一带一路”的“朋友圈”越来越大。

  这引起美国等国家的焦虑和不安,试图利用四国机制,扼杀这一发展势头。四国机制是“零和博弈”的冷战思维作祟的结果,害人又害已。

  四国机制将向国际社会释放一个危险信号。自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政府着力解决朝核和经贸问题,淡化意识形态和地缘政治竞争,中美关系总体上保持稳定和务实发展的态势,对地区和平与稳定发挥了积极作用。而四国机制引入将重新聚焦两国地缘政治博弈,恶化两国战略互信,削弱两国务实合作的框架。这将有损中美关系发展,也会对地区和平与发展将产生不利的影响。美方在特朗普总统访华前夕提出四国机制的设想,选择的时间意味深长,值得高度重视。

  分析人士认为,对于四国机制,美国是想得美,但受种种因素制约走不远。

  一来,毕竟时代变了,今日“印太”非昔日“印太”。越来越多的地区国家认识到,奥巴马“亚太再平衡”战略就是群众斗群众,而美国坐山观虎斗,趁机大肆兜售军火,坐收渔翁之利,令地区局势持续动荡和紧张。特朗普上台后相继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巴黎气候协定”等国际多边协议和机构,使美国信誉受损,主导地区事务能力下降。现在美国在本地区讲话已大不如前,不太灵了。

  二来,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下先手棋,在东南亚、南亚和中亚谋篇布局,深耕细作,已取得重要的早期收获。四国机制要与中国展开博弈,可能为时已晚。

  三来,印度未必愿意绑在美国战车上,充当美国对华政策的“马前卒”。在蒂勒森访印后双方会见记者时,印度外长斯瓦拉吉对四国机制语焉不详,却重申反恐是当前两国合作的首要任务,大谈美国放宽印度技术人员赴美签证的必要性。印度外交左右逢源,八面玲珑,到处获得好处,靠的是“战略自主性”,如果一头栽倒在美国的怀抱中,成为其“附庸”,好日子恐怕也到头了,这样赔本买卖,印度是断然不会做的。对印度来说,维护与中国的睦邻关系是必须的,洞朗事件和平解决便是明证。

  四来,澳大利亚对围堵中国的做法十分谨慎。澳方是安全上靠美国,经济上靠中国,在中美之间搞平衡是其外交的最大公约数。中国是澳的最大贸易伙伴国,搞坏对华关系不符合澳方的根本利益。(作者是前驻外大使)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