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祖荣:客观认识美国政局奇特现象的属性

2017-11-03 16:29:00 环球网 吴祖荣 分享
参与

  特朗普总统今年一月入主白宫以来,美国政局出现诸多奇特现象,白宫、共和党和民主党三方角力呈集团利益至上、各种政治势力分化组合趋于灵活态势;一些重大内外政策调整剑指奥巴马政府色彩浓厚,触及国内各阶层切身利益,也深度影响国际关系。

  从内政层面看,影响政局演变的大事不少。一是美国政府和共和党人寻求废止奥巴马医改法屡战屡败,通过总统行政命令方式修改该法若干条款,以化整为零手法,分步为特朗普和共和党人的支持者谋取利益。民主党和白宫、共和党之间围绕这一问题的争斗远没有了结,可能影响美国政府的平稳运行和明年中期选举结果。二是移民政策。美国政府出台的几个限制移民的总统令遭到广泛抵制,无法有效执行。现官司已打到最高法院。美国政府为维护国家安全而采取的限制移民和难民的一些具体规定得到最高法院支持,已得以实施,但此案案情复杂、涉及面广,审理颇费时日,一时难有结果,但政策收紧是主要取向。三是审定2018财年联邦政府预算。预算僵局已持续7年,今年也不例外。由于特朗普着眼自身施政利益、避免因预算僵局导致联邦政府关门危机,采取了联手民主党人和共和党内支持者的策略,及时通过临时预算,才得以避免预算僵局在9月演变成危机。四是“通俄门”调查疑云、联邦政府高官离职潮、施政团队大面积空缺、枪支泛滥引发暴力事件频发、种族矛盾激化损害社会和谐。

  从外交层面看,美国单方面决定退出“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巴黎气候协定”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美国政府拒绝认定伊朗履行伊朗核协议并宣布制裁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等举措,被国际社会普遍看作是美国无视其国际责任和义务,损害美国信誉和国际关系,难以实现“美国优先”战略目标。美国重启与加拿大、墨西哥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与韩国重启双边自贸协定谈判等一系列“美国优先”行动,因双方分歧严重,都很难快速取得令人满意的进展,难免出现损人不利己的结局。国会参众两院以超过三分之二多数通过制裁俄罗斯议案,令白宫没有选择余地,只能跟随国会对俄制裁,总统外交大权受制于国会意味浓重。由于在对俄政策和“巴黎气候协定”等问题上分歧难以弥合,美欧关系也出现不和谐苗头。

  美国政局出现上述奇特现象,是美国在国际垄断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失灵困境中寻找出路的集中体现。首先,在经历自由资本主义、垄断资本主义和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后,美国在进入国际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期间,以其产业、金融和军事优势,以掌控世界市场和资源获取颇丰利益后,遭遇金融危机冲击,产业布局失衡、金融大佬掠夺全球财富成瘾引发虚拟经济无序过度扩张、贫富差距日益扩大等弊端付出水面。其次,应对金融危机对实体经济的破坏,美国难觅良策。奥巴马政府采取量化宽松政策,促使经济在经历短暂衰退后出现温和增长,但高速增长始终未能实现,而且联邦政府债务年年攀升、债务上限不断调高的风险累积成忧。而美国政府为追求经济高速增长,实施美国优先战略,出台奇特招数,不足为奇。第三,美国经济增长相对落后、新兴经济体群体性崛起造成美国政府对美国与外部世界的关系产生错觉,对从外部世界获取的巨大好处视而不见,反而认定美国为他国和国际社会付出过多。美国政府的奇特举措由此产生。

  观察美国政局的变化,以下特点比较明显:1. 面对国际国内新形势、新挑战,各种政治力量尚未在联邦政府预算这类根本性问题上取得共识。这表明美国尚未找到国家优先发展的正确方向。大幅增加军费开支,坚持维持军事霸权掌控世界,是美国朝野少有的一大共识,但这一战略加剧联邦政府预算困境,拖累经济和社会发展,其执行后果将受到历史检验。通过税收体制改革,以大幅减税促进经济增长也非易事,成效如何不容乐观。2. 由于群体性利益日趋多元化,美国政府为改变现状而出台的任何极端措施都受到多方政治力量的牵制,无法顺利实施,通常被磨掉棱角的妥协性产物所代替。3. 现行三权分立政治体制虽已老朽、开始阻碍生产力发展,但运行基本正常。美国政府出台的诸多政策举措不少由原有体制专职人员制定,与以前并无差别。可见,法律之上的政治和社会形态仍能容纳以科技为代表的先进生产力的生成和各种政治社会矛盾。因此,治国理政和外交战略的不同的,甚至是奇特的思潮、观点和举措的交锋、各种政治力量的角逐将是美国政局变化的新常态,会持续相当长的历史时期。(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