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木:津巴布韦,也曾“花开月正圆”

2017-11-03 23:48:00 环球网 劳木 分享
参与

  前阵子看电视剧《那年花开月正圆》,触景生情,想起过往不少美好的时和事,其中就有独立初期的津巴布韦。当时我正在那里当报社常驻记者,见证了这个国家那段堪称“花好月圆”的日子。   

  1994年,适应南部非洲形势的变化,人民日报决定将驻坦桑尼亚记者站移到津巴布韦,让我与老鲍从达累斯萨拉姆直接前往哈拉雷建站。选址买房原本是件麻烦事,但一点没让我们烦心。1980年津巴布韦独立时,十多万白人移民国外,他们急于拿到硬通货,便低价卖房,形成了供大于求的房地产市场。货比几家,我们很快就以1.3万美元买下了一幢房子,两室两厅两卫,帶一个3000多平米的草坪和十多种花木,花红叶绿,4时不绝。   

  从物资匮乏的坦桑来到哈拉雷,有种耳目一新、豁然开朗之感。我们在第一篇通讯里记述了当时观感:“这里市场之繁荣、商品之丰富,简直令人惊讶。在闹市区,一家挨一家的超级市场和现代化的商店里,商品琳瑯满目,应有尽有。除少数高档消费品外,大都是本国产品。”值得一提的是,当时中国尚没有超市;津元比美元值钱,具体说,1津元约等于1.4美元。   

  在南部非洲,津巴布韦的工业水平仅次于南非。除大型机械和精密仪器等需要进口,许多工业品均可生产,不少产品像家具、服装、鞋子还能打进欧洲市场。   

  这个仅有1300多万人口的国家,还有不止一项非洲经济之最。非洲最大的河马河谷糖厂,拥有13000公顷蔗田,年产原糖25万吨,更难得的是,工厂能从甘蔗渣中提取酒精制成汽油替代品,当时掌握这项技术的国家屈指可数。   

  奎奎钢铁厂是非洲第二大钢铁企业,采用的全是从英国、联邦德国、日本等国进口的先进设备。我们写的通讯以《6000人与100万吨钢》为题,意在揭示该厂生产效率之高,当时在我国,产出这个数量的钢,至少要几倍的员工。   

  发达的农业同样值得称道。农产品中,玉米和烟草驰名国内外。正常年景,可以向邻国出售100万吨玉米。国家种子研究院培育的良种,有的耐旱,有的生长期短,有的特别高产,其中SR52每公顷产量可达12吨。从1980年到1982年,在世界规模的“皇家冬季农业博览会”上,连续3年荣获金牌。   

  弗吉尼亚型优质烟草,使津巴布韦成为仅次于巴西和美国的世界第三大烟草出口国。在哈拉雷有全球最大的烟草拍卖市场,我国是最大买家。在国内的高档香烟中,至少要加入10%的津巴布韦烟草。吸高级香烟的人,应该记住津巴布韦。   

  这个国家显赫的农业成就,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白人农场。全国5500家白人农场每年贡献200万吨商品粮,提供占全国95%的烟草,为国家换取珍贵的外汇。但白人农场占据全国75%的良田,为贫富差别拉大和日后导致国家大乱的土改埋下祸根。  

  虽然国土幅员有限,但旅游资源丰厚。同赞比亚分享世界三大瀑布之一的维多利亚瀑布,拥有被联合国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大津巴布韦遗址,这座石头城是除埃及金字塔之外,非洲最雄伟的人类建筑遗址。有“非洲花都”之称的首都哈拉雷,堪称旅游胜地。1478米的海拔,让它冬暖夏凉,干湿适中。随着四季更序,各种名花次第绽放:紫葳花、火焰花、蜡烛火、一品红……全市150多种花木诠释着什么叫姹紫嫣红、五彩缤纷。走过世界100多个国家的新华社老社长穆青说过,若让他择地养老,他首选哈拉雷。   

  独立后,穆加贝政府奉行民族和解政策,受到西方国家和国际社会的赞许。他本人曽任不结盟运动首脑会议主席、南部非洲前线国家主席、英联邦国家会议主席。这是津巴布韦经济繁荣、社会稳定的国内外因素。   

  然而,因人才缺乏和管理不善,几年好日子过后,国家经济渐走下坡路。但经济整体崩盘则始于2000年的“快车道土地改革”。土改,不妨说是穆加贝政府的无奈之举,既是对英国不再提供从白人手里赎卖土地的资金表达不满,也是向黑人兄弟兑现“耕者有其田”的承诺。运动一起,1200多家白人农场被退伍老兵强行占领,大多数赎买的土地价格过低,白人怨声载道。城市受到波及,一些工厂被占领,白人厂主被驱逐。西人有人讥讽:这个国家消除贫富差别的逻辑是把富人赶跑,经济制裁也随之而来,津巴布韦的经济陷入难以自拔的困境。2009年7月,通胀率飙升到2,200,000%。2009年1月,政府发行全世界最大面额达100万亿津元的钞票,在人类历史上留下笑柄。   

  一位熟悉津巴布韦情况的朋友送给我他的近作,书中写道:“民生极其艰难,失业率高达80%,物价奇贵,相当一部分人一天只能吃上一餐,有些人一周只能吃一顿正餐,所谓正餐,也无非是一些玉米加上一些蔬菜。”看了,真让人心酸。(劳木)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