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敦球:朝核问题正在考验美国霸权

2017-11-08 08:45:00 中国青年报 李敦球 分享
参与

  美国总统特朗普于11月7日中午抵韩,开始为期两天的访韩活动。他最先访问驻韩美军平泽基地“汉弗莱营”,随后同韩国总统文在寅举行会谈。由于这是美国总统时隔25年之后对韩国进行的国事访问,韩方非常重视,并给予最高的礼遇。

  特朗普首次访韩,或许涉及诸多议题,如所谓的加强同盟关系、战时指挥权的移交问题、美韩自贸协定的修改问题、军购问题等,但最重要的议题还是朝核问题。特朗普在美国当地时间10月25日播出的福克斯商业网络的访谈中强调:“(没有得到解决的)朝核问题留给了我,我正在解决这个问题。此次亚洲之行将成为历史性的、积极的经历。我们必须解决朝核问题,这是个大问题。”

  可见,特朗普不仅将朝核问题当作访韩的重要议题,而且还将其作为此次亚洲之行最重要的、必须解决的任务。为什么特朗普将朝核问题看得如此之重?韩国南北战略研究所所长吕英武11月3日发表在《东亚日报》上的文章说:“朝核问题不仅威胁朝鲜半岛的稳定与和平,也完全破坏了通过无核化维持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的框架。百年间的美国霸权也会消失。正因如此,美国宁可冒险,也不会容忍朝鲜拥核。”

  也就是说,朝核问题正在挑战美国的世界霸权地位,至少美国是这样认为的,所以,美国不能容忍朝鲜拥核。事实上,围绕亚洲,特朗普迄今谈论最多是朝核问题,其次是贸易平衡问题。毫无疑问,朝核问题不仅是特朗普亚洲之行的中心议题,也是今后相当长时期内他所面临的最重要、最棘手的课题之一。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朝核问题的确正在挑战美国的霸权,这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美国尚未找到行之有效的办法使朝鲜弃核。朝鲜已经进行了6次核武器试验,美韩方面均认为朝鲜核武器技术已经接近完成。事实上,美国曾经有机会使朝鲜弃核,由于发生了朝鲜很快会崩溃的战略误判,美方没有履行协议,使朝鲜失去了对美国的信任,并加快了核开发步伐。目前,尽管特朗普政府急于解决朝核问题,但迄今尚未找到切实可行的办法。

  二是美国已经无能力单独制定解决朝核问题的方案。如何解决朝核问题,这是一个涉及包括中俄在内的东北亚各国重要利益的问题。中俄是地区大国,要真正解决朝核问题必然需要中俄的配合,中俄与美国在如何解决朝核问题上既有共同点也有不同点,中俄一直主张以和平与谈判的方式解决朝核问题,中方提出了“双暂停”“双轨并进”等切合实际的方案。其实,在如何解决朝核问题上,美韩之间也有温差。

  三是在朝美对峙中朝鲜单方面长期受威胁的历史已开始发生变化。朝鲜已具备打击美国本土和太平洋岛屿的能力,目前特朗普正在韩国访问,韩国军方人士11月6日表示,在美国总统特朗普访韩之际,韩美军方正保持高度戒备态势,已启动“青松”(Green Pine)弹道导弹预警雷达和宙斯盾驱逐舰等监视力量。目前,美国的3个航母打击群——里根号、罗斯福号和尼米兹号正按计划驶向朝鲜半岛附近水域,美国或许是在给朝鲜发出强烈的信号,也是给自己壮胆。此前,韩美双方协商,取消了特朗普参观朝韩非军事区的计划,也是为安全考虑。

  尽管特朗普上台后,以多种方式对朝鲜放出了诸多狠话,但是,美国选择战争方式的可能性极小,主要原因是代价太大。特朗普11月5日抵达日本,并在东京都横田美军基地发表了演讲,有分析称,他没有在横须贺美国海军基地演讲说明他“并没有要对朝鲜动武之意”。

  那么,除了动武,美国所选择的战略手段主要是在保持强大军事压力的前提下,对朝鲜进行政治孤立和经济封锁,直至窒息朝鲜。为了迎合美国的对朝战略,就在特朗普访韩的前一天即11月6日,韩国外交部发布了对朝单方面制裁方案,从当天起将朝鲜金融机构所属的18名个人列入金融制裁名单。由此,被列入韩国单边制裁名单的个人增至97人。韩国外交部当天称,韩国政府将继续加大对朝制裁力度,促使朝鲜重返对话轨道,为和平解决朝核问题付出努力。暂且不论韩美以压促谈的逻辑是否成立,韩国应该明白,朝鲜没有安全,韩国就不会有安全。

  朝鲜外务省北美局局长崔善姬10月20日至21日出席在俄罗斯举行的核不扩散会议时表示,美国放弃敌对政策,就能找到出路。在被问及“何为朝鲜主张的美国放弃敌对政策”时,崔善姬回答说,为通过外交方式和平解决问题需要营造氛围,但美国总统特朗普每日发文要挟,朝鲜自然无法坐下来对话,美国持续以军事和核威胁以及经济制裁实施打压政策的话,朝鲜不会有半点让步。

  的确,朝美之间需要营造氛围,增强互信。特朗普在上周末接受电视采访时说,他对与金正恩会面“当然持开放态度”。但此前美国高官提出寻求与朝鲜进行直接外交,特朗普公开宣称此类会谈是在“浪费时间”。又如美国前总统卡特主动表示愿意访朝,特朗普也持消极态度。作为强势的一方,只要美国真正拿出诚意,朝核问题就一定能够找到解决的方案。(作者为环球网特约评论员、浙江大学韩国研究所客座研究员、中国社科院东北亚问题专家)

责编:高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