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海潮:中国“神草”落户非洲 警惕西方剽取中国成果

2017-11-12 10:12:00 环球网 孙海潮 分享
参与

  青蒿素是中国送给非洲的宝贵礼物

  不久前,法国24小时电视台(FRANCE 24)“观察家”栏目,播放了有关纯绿色植物青蒿在非洲治疗疟疾的节目,称赞这一神奇的植物为有效治疗疟疾的“灵药”,“新发明”,具有“广阔前景”。

  众所周知,青蒿产自中国,中国女药学家屠呦呦因研究出青蒿素而获得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理由是“青蒿素类药品可以有效降低疟疾患者的死亡率,而且数十年来成功地挽救了全球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数百万人的生命,主要是在疟疾肆虐的非洲”。挽救这些生命的主体实施者则是中国援非医务人员。我国医疗队员诊治疟疾用的就是屠呦呦教授及其团队研发的效高价廉的青蒿素类药品。

  青蒿素与西方的奎宁类药物相比,因其造价底而适宜于非洲普通患者服用,特别是没有副作用,对肝肾没有损伤。中国援非医疗队用中国发明的青蒿素救治病人,收费极为低廉甚至不收费用。中国每年还要向非洲国家无偿赠送药品。

  青蒿素类药品是中国为战胜“人类杀手”之一所做的重大贡献,更是中国送给非洲人民的宝贵礼物。

  这种经由蚊子传播的疾病传染性极强,经由疟原虫传染,致死率极高。世界卫生组织统计,每30秒钟应有一个非洲儿童死于疟疾。

  少儿、妇女、老人和身体虚弱者极易受感染,若不能及时得到医治或者叫救治,生命将会受到严重威胁。非洲由于炎热和卫生条件较差,而成为疟疾的多发地,高发地。身体任何部位的任何不适都有可能是疟疾,绝不可轻视,否则将会后悔莫及。我在担任中国驻中非共和国大使期间,一次邀请过渡政府总理蒂昂盖伊率总理府办公厅人员到使馆做客。当天下午接到电话,说总理7岁的孙子因患疟疾病亡,总理因不能赴约而向大使抱歉。我表示理解,并向总理表示哀悼之情。同时,我让医疗队紧急送去复方青蒿素,让总理家人服用,用以防治。蒂昂盖伊总理随后与我会晤,对中方的关心深表感谢。我国援建的示范农场场长也因脑疟而告不治,长眠在非洲的土地上。

  自1960年代以来,我国向近70个发展中国家和地区派出医疗队员2.5万人次,诊治患者近3亿人次,培训了数万医务人员,有效地提高了受援国医卫事业的发展,提高了当地人民的健康水平。伟大的科学家!伟大的发明!伟大的“不畏艰苦、甘于奉献、救死扶伤、大爱无疆”的医疗队精神!

  这个可以有效防治疟疾和“挽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的药品,不论是针剂还是片剂,仍主要是中国援非医疗队为患者使用,就是上不了药店的货架,难以在市场上流通。何也?西方国家不允许,绝不会放弃药品这个利润极大的市场。高效廉价广受欢迎的青蒿素在国际上市场化尚需时日。但我们坚信,这一天终究会到来。

  法国电视台播放有关青蒿治疗疟疾的专题片,西方有史以来首次承认中国药品的疗效?难道这一天真的到来了?

  青蒿治疗疟疾是比利时专家发明的?

  法国24小时电视台把研究人员聘请为“观察员”,在节目中解说:“喝青蒿水或干粉冲服都可以治愈疟疾,这是我们的观察员亲眼所见,而且是证实其疗效后得出的结论。但他们说不出太多的科学依据。”报道指出,这种产于中国的植物在亚洲用于治疗发热和疟疾已有数千年历史。青蒿在世界范围内被广泛用于治疗疟疾始于2000年。青蒿的提炼物被称为青蒿素,外文缩写为ACT。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科学家相继发现了青蒿素的医疗价值。今天,众多的医疗研究机构和协会已深信青蒿植物可以根治疟疾。在贫穷、缺医少药、治病费用昂贵的非洲大陆,青蒿以其易于种植、易于提炼、治疗疟疾高效的特点,可能会成为一剂适合非洲实际的灵丹妙药。

  报道继续解说, 比利时有一家药物研究所,以所在地刚果(金)的村子命名,名叫“乌尔特河吕埃博”研究所(Luebo-sur-Ourthe,邮箱luebosurourthe@gmail.com),位于刚果(金)西卡扎伊(Kasaï-Occidental)省的吕埃博村(Luebo)。该研究所组织村民种植青蒿。疟疾是吕博埃村感染最烈的疾病,每年有数百人感染。2015年,研究所在数名感染疟疾的村民身上作临床试验,患者分别服用奎宁等西药和传统抗疟药物,结果发现青蒿疗效更佳。2016年677人患病,其中550人为儿童。该地区每年有1500名患者到各类医疗中心求治,待在家中不去医院的患者则更多。

  吕埃博医院院长让-西宾达•卡扎迪(Jean Tshibinda Kazadi)说: 2015年,我妻子也传染上了疟疾,当时刚收获了青蒿,我给她喝了青蒿水,效果立见,高热消退,很快痊愈。我用同样方法救治了十多位患者。而且,这种传统医药没有导致身体衰弱和呕吐等后遗症。 随后几个星期,居民们络绎不绝前来求药,但因为种植量少而难以满足需求。今后将扩大种植面积并广泛宣传,以使所有人都知道这种治疗方法。

  研究所秘书伊莎贝尔•热米娜(Isabelle Jemine)在接受采访时说,2016年,由于安全形势恶化, 比利时寄送种籽不足,导致种植面积减少。但她仍在脸书上发表图片,向居民讲解使用青蒿的方法。其他欧洲派往非洲的医疗研究机构也在刚果(金)种植青蒿。根据我在吕埃博村的医疗经验,青蒿对医治居民医疗非常有效,我在比利时的园子里种植了青蒿,做成汤剂带往吕埃博村。由于我经常前往刚果(金),前后3次感染疟疾,第一次服用常规药物,后两次则服用青蒿汤剂,很快痊愈。我们已在塞内加尔培育了适合非洲种植的青蒿种子,将在刚果(金)大面积种植。

  报道说,欧洲已成立了“青蒿之家协会”,在刚果(金)、塞内加尔等13个非洲国家建立了多家机构,进行有关治疗疟疾的试验。这些机构既培养种植专家,也交换种子,目标是推广青蒿使用和在全非洲种植青蒿。“青蒿之家协会”已开始散发讲解青蒿使用方法的录像片,以便使更多的人了解这一药物。

  2012年,世界卫生组织在一项声明中表示,尚无法就青蒿的使用情况进行评论,要求进行更加充分的临床实验。许多研究工作业已展开,但尚未发表有关成果。在动物身上进行的试验卓有成效,最终用于人体治疗还需进行更多的试验。世界卫生组织越是不愿说明青蒿可以成为一种治疟新药,越是能够促使科学家们进行科学研究。如果世卫组织鼓励此类研究,诸如比尔•盖茨一类的基金会就会给予资助。刚果(金)研究人员在1000个患者身上进行试验常规欺药物的治愈率为79%,青蒿的治愈率为99.5%。该项成果已在《疟疾世界网》(Malaria World)上发表,还将在专业杂志上发表。“噢,法兰西”电视台(France Ô)定于11月29日20时播放《疟疾生意》(Malaria Business)专题片,为时1小时20分钟。

  中国必须尽快行动起来捍卫自身权益

  法国24小时电视台的节目只字未提中国科学家的发明和贡献,妄顾事实,而把用青蒿治疗疟疾归功于欧洲专家。由于语言原因,我国尚没有注意到该电视台的报道,我们对欧洲进行的青蒿研究也所知不多。我们必须行动起来,通过不同方式捍卫中国科学家的研究成果,保护自身利益。一是要大力扩大在非洲的推广和宣传。欧洲国家对非洲长期影响并占有语言优势,我国援非医疗队的工作覆盖范围毕竟有限,这方面的工作亟需加强。二是向世界卫生组织做出交涉,在青蒿素获诺奖的基础上,促使世卫组织对我国青蒿类治疗疟疾药物做出正面鉴定和评价。三是要做好在国际上打专利权官司的充分准备,应建立专门的专家队伍。中医药走出国门尚有漫长的道路,青蒿素获得诺奖是朝这一方向迈出了一大步。要尽快行动起来,越早越好,而且要有声势。医药利润极大,法国和美国科学家曾为谁最先发现了艾滋病病毒而长期打官司。这一现象应该引起我们的足够重视。(作者为前驻法国使馆公使衔参赞,驻中非大使)

责编:高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