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谈】孙海潮:马克龙向世界展示“法国的雄心”

2018-01-08 16:30:00 环球网 孙海潮 分享
参与

  马克龙当选法国总统是2017年的世界重大事件之一,应该纳入十大新闻之列。马克龙的当选为低迷的欧盟注入了动力,也使人们看到了一个要重新发挥世界性作用的法国。马克龙的执政理念一是重塑欧盟,使欧盟起飞,二是推出系列大胆改革方案,振兴法国,三是要使法国重新成为国际关系格局中的“平衡力量”。

  先说欧盟。英国脱欧后,法国成为欧盟唯一的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国和拥核国,地位明显上升。默克尔总理认为马克龙重塑欧盟的设想意在与德国争夺欧盟领导权,表态积极而行动迟缓,却因大选“惨胜”而陷入组阁困局,看守政府难有作为,马克龙趁机担当起了欧盟大任。马克龙已连续在法国主持数次欧盟与有关国家的难民峰会,在非洲主持反恐与安全峰会,默克尔虽然每次都出席会议,显然已屈为配角。马克龙1月10日当天结束访华,将径赴罗马出席南欧7国峰会。

  次说法国。雄心勃勃的马克龙力排众议,先后推出限制政府高官特权的“政治生活透明化”、为提振经济活力减轻企业负担而进行劳动制度改革、为保障民众安全而严厉反恐等系列法案,压缩政府开支降低预算赤字。马克龙大刀阔斧的改革遭遇剧烈抗议风潮,但仍不改初心,顶住压力,矢志将改革进行到底。现经济好转,民调回升,阻力减少,信心更足,“解放思想,深化改革”的口号更响。

  再说国际。马克龙与特朗普都属“建制”外人士当选,惺惺相惜。特朗普首次访欧出席北约和G7峰会,傲视群雄,独与马克龙工作午餐。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招致欧盟激烈批评,马克龙当即在电话中直言“背叛了美国人民,对世界犯下了错误”,却邀请特朗普访法并出席国庆阅兵。在欧洲追随美国对俄实施严厉制裁的情况下,马克龙以庆祝彼得大帝访法300周年展览之机邀请普京来访,在反恐和 在叙利亚建立和平区等问题上达成协议。马克龙成为唯一能同美俄领导人都说上话的西方国家总统,地位优越。特朗普宣布耶鲁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后,遭到全世界一致谴责,马克龙先后把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和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邀请到爱丽舍宫会晤,希望按照安理会决议谈判解决耶城地位问题,巴以两个国家和平相处。马克龙成为世界上唯一与巴以对话的领导人,大有取代美国成为中东问题调停者之势。《巴黎气候协定》签署两周年之际,马克龙在巴黎召开第二次气候峰会,高调进行“气候外交”,明确表示就是与美国对着干。

  2017年8月29日,马克龙在年度使节会议上发表外交政策讲话,指出反对伊斯兰恐怖主义以保护民众安全、在国际事务中彰显独立性和发挥国际影响力是法国外交的三大支柱。反恐为政府工作要务的含义不言自明,法国还要领导欧盟的反恐和难民政策。独立性则不仅仅是主权概念,而是要让别人听到法国的声音,影响世界进程而不受束缚。“这就是我同美国总统特朗普及其他大国领导人经常对话的意义所在。” 提升法国的国际影响力既要在国际舞台上占据应有位置,还要对新发生的危机提出解决办法和倡议。

  法国历来强调多边主义并力争在其中发挥特有作用。马克龙指出,独立性就是不听命于超级大国,而是要做对话者,多边主义因之便成为法国独立性的体现形式。当挑战超越国界时,独立性便具有集体性质,亦即多边主义。法国要为多边主义注入新的活力。由于大国间战略利益各异,且不时出现冲突,法国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核大国,当国际形势出现失衡现象时应起到平衡作用。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后,中国更成为不可或缺的伙伴。中国近年为促进多边主义采取了不少重要行动,提出了多项重要倡议,比如“一带一路”就是一项重大的地缘政治计划,欧盟应从自己利益出发予以重视。法国要与中国在历史传统的基础上重建坚实的伙伴关系。

  马克龙把与中方的合作与提升法国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结合起来,是首次公开把“一带一路”倡议与本国利益联系起来加以正面评价的西方大国领导人,引起舆论重视。

  马克龙在年度使节会议上的讲话是面向本国外交官,要他们为实现国家的外交目标而努力,而在今年1月4日爱丽舍宫外交使团新年团拜会上的讲话,则是面对世界各国和国际组织驻法使节,向外界阐述法国的外交政策。

  马克龙明确把2018年定为法国的外交之年,提出法国将和欧盟伙伴一起,为推动中东(叙利亚、伊拉克、伊朗)、非洲及朝鲜半岛的和平与稳定发挥“全面作用”。针对特朗威胁退出伊朗核协议和扬言改变伊朗政权的做法,马克龙强调不能废弃伊朗核协议,伊朗政权的变更应由伊人民而不是外部决定。

  马克龙向出席团拜会的150名各国使节和国际组织代表宣布,将于今年11 月11日一战停战日之际,邀请世界上80位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讨论,讨论当前的所有国际重大问题。探讨以前人类为何陷入不同灾难的原因及教训,以及这此灾难可能会给未来造成损害的情况。思考集体责任与共建世界的问题。“伟大的妥协”作为当今时代的特征,正在断裂。这与马克龙在新年贺词中提出的法国“全球性责任”相吻合。马克龙在新年贺词中提出目标,他的目标是使欧盟起飞和法国复兴,“以便与中国和美国比肩”。

  近10年来,国际事务中已鲜有法国的声音。马克龙在竞选中提出重归戴高乐主义的思想,就任后公开提出“法国的雄心”,舆论评称近来“法国外交超活跃”。马克龙总统拥有稳定的议会多数,是西方拥有最强执政能力,民意最高的领导人,更是行动最自由和余地最大的领导人。在国际事务中有影响的西方大国美英德领导人行动受限,更为马克龙提供了“一展拳脚”的场所和机遇。马克龙已提议于2019年初在巴黎召开教科文组织前途大型国际研讨会。这是美国退出给法国提供的又一机会。

  马克龙反对从外部改变一国政权,主张多边主义和通过协商与妥协解决国际争端,反对超级大国垄断国际事务。马克龙要使法国重新成为“世界性大国”,不论从世界多极化发展,还是从国际力量对比平衡,以及国际秩序民主化等方面来看,都是值得欢迎的。

  中国高规格接待首次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的马克龙总统。两国元首就国际和地区重大问题,以及人类面临的共同问题探讨解决方案,是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在新的一年的开篇之作,更是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具体实践。中法携手推进世界的和平与发展事业,为人类的进步与繁荣做出贡献,前景广阔。

  “法国的雄心”值得期待。(作者是前驻外大使、环球网特约评论员)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