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兴春:2018,中印关系低谷后迎来转机?

2018-01-08 17:00:00 环球网 龙兴春 分享
参与

  2017年注定是中印关系史上一个特别的年份。洞朗对峙让中印两个亚洲大国陷于战争的边缘,成为55年来两国间最大的危机。中印关系原有三大战略矛盾,一是边界争端这一客观事实;二是西藏问题,印度容留和支持藏独分裂组织对中国领土完整构成威胁;三是印度认为中巴友好关系对其构成威胁。三大矛盾有很强的联动性,几十年来都未能解决,近期也看不到解决的可能,只能尽量加以管控。

  近年来不时出现一些新的个案性问题,困扰中印关系,如印度申请加入NSG遭到中国的反对,印度指责中国阻挡其把巴基斯坦穆罕默德军首领马苏德·阿扎尔列入1267委员会的制裁名单。虽然印度继续施加压力,但2017年中国仍然重申在NSG问题上的原则立场没有改变。9月初金砖国家峰会,穆罕默德军、虔诚军、哈卡尼网络等以巴基斯坦为基地的恐怖组织列入金砖国家峰会的宣言,但不表明2018年中国会在联合国支持把马苏德·阿扎尔列入1267委员会的制裁名单,除非印巴先取得共识。在这两个问题上,印度应多研究中国的原则立场,中印须多交换意见,保持耐心,这比公开施压和谴责更这容易取得共识。

  印度频打“西藏牌”。2016年12月,印度总统穆克吉以总统府会见达赖喇嘛;今年4月初,印度再次安排达赖喇嘛对所谓的“阿鲁纳恰尔邦”(中国藏南)进行访问。在洞朗对峙期间,印度又安排西藏流亡政府头目洛桑森格7月5日访问中印边境争议的拉达克地区,第一次将具有“藏独”标志意义的“雪山狮子旗”插在了班公湖湖畔。印度打西藏牌意图是向中国施加压力,不但无法让中国在边界问题上妥协,反而激进中国部分人提出支持印度东北分离武装和锡金复国来反制印度。如果2018年印度继续打“藏独牌”可能会导致中印关系陷入深度恶性循环。

  自“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印度一直保持消极立场。2017年中国政府在北京召开“一带一路”峰会,有29个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在内的92个国家政府代表出席。印度不但没派遣任何有官方身份的代表出席,成为世界上拒绝“一带一路”最彻底的国家,而且还攻击“一带一路”造成某些南亚国家背上债务负担。“孟中印缅”举步不前,中国不得不提出“中缅经济走廊”;印度不回应“中尼印经济走廊”,中国会和尼泊尔先做起来。相信在2018年中国也无法改变印度人的思维和判断,但中国不会关上“一带一路”与印度合作的大门,等印度认识到符合自己的利益自然就会参与。

  6月至8月,中印两国军队在洞朗地区发生了长达71天的对峙,其起因和过程已经是众所周知。中国民众至今也不明白,既然印度认为中国在洞朗地区修公路是威胁,为何中国政府在开工前一月和一周两次知会,印方都没有回应,开工后印度军队就直接越境进来?洞朗对峙对中印关系产生了重大影响,可能是一个历史转折点。中国社会的确对印度长期轻视和无视,洞朗对峙事件引起了中国政府和社会对印度的重视。2018年及未来的中印关系何去何从,乐观地看,对峙可促使中印加强战略沟通,管控分歧,防止军事对峙和冲突再次发生,迎来两国关系的新发展;悲观地看,对峙充分地暴露两国间的矛盾和放大了敌意,可能增加彼此的警惕和防范,特别是绝大多数中国人是第一次知道印度把中国视为敌人。

  6月,印度和巴基斯坦一道正式加入上海合作组织,而前些年印度一直认为是中国在阻止其加入上海合作组织。洞朗事件平息后一周,印度总理莫迪前往中国厦门出席金砖国家峰会,必须承认金砖峰会是中印解决矛盾的重要原因之一。为了顺利举行金砖峰会,中印必须在会前排除军事对峙,金砖峰会也为两国领导人迅速当面对话提供了平台。有人认为,印度总理莫迪不出席厦门金砖峰会,对东道主中国形成较大压力。实际上,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已经处于国际政治权力的中心,印度比中国更需要金砖国家,这是为数不多的可以凸显印度大国地位的重要舞台。12月的中印俄三边外长对话,让人看到存在双边矛盾的同时,中印在地区和全球事务有广泛的共同利益,多边机制仍然是中印未来开展务实合作的重要平台。

  虽然现在已经是21世纪,但印度仍然把南亚看成是自己的后院,阻止南亚小国与中国发展紧密的合作关系,哪怕相关合作对南亚小国发展有利。12月,斯里兰卡政府向中国企业移交汉班托塔港99年的特许经营权。事实上,斯里兰卡最早是请求印度建设汉班托塔港,遭到印度拒绝,斯里兰卡才不得不转找中国。此次港口特许经营权,印度企业自己不参与竞争,却又炒作中国威胁。

  12月尼泊尔大选揭晓,由尼共(联合马列)和尼共(毛主义中心)组建的“左翼联盟”取得了国会三分之二多数席位,可望建立较为稳定的政府,有利于尼泊尔的发展和稳定。但印度媒体纷纷指出“亲华”取得了胜利,印度政府对选举结果的态度也很微妙。实际上,尼泊尔政府和领导人首先是“亲尼泊尔”,他们选择对尼泊尔维护国家主权,促进经济发展最有利的政策。不管哪个政党执政,尼泊尔都需要与中印两大邻国同时保持良好关系。中印须尊重尼泊尔的主权和利益,尊重尼泊尔与另一邻国的务实合作,都不应迫使尼泊尔选边站。与中印两国经济增长最快的大国相邻应该是尼泊尔的发展机遇,而不是障碍。为了发展良性的中尼印三边关系,中国应大度地鼓励尼泊尔新任总理2018年1月上任后首访选择去印度。

  12月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第20次会晤在新德里举行,自2003年首次举行以来,谈判没有明显的突破,双方达成的唯一共识是不要公开谈判的内容和进展。但谈判本身就有意义,表明两国有意愿通过和平谈判,而不是战争的方式解决领土争端,有助于在两国间建立一定的战略互信,让两国可以集中精力于国家发展和应对其它问题,而不是把有限的资源时刻用来准备与对方的战争,这对经济发展相对落后的印度尤其重要。

  2018年是中共十九大后的开局之年,中国外长近日接受中国中央电视台专访时指出“我们通过外交手段和平解决了印度边防部队越界造成的洞朗事件,既维护了领土主权,又保持了中印关系正确方向”,表明中国维护主权的原则下,发展友好合作才是中印关系的正确方向。王毅还指出“我们将深入参与全球治理,引导经济全球化向更加包容、普惠方向实现再平衡。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推动气候变化、反恐等领域国际合作,参与网络、外空等新兴领域规则制定,反对各种形式的保护主义”,在这些领域中印都有巨大的合作空间。2017年已经是55年来中印关系最差的一年,如果印度与中国相向而行,2018年就有可能成为56年来中印关系较好的一年。

  (龙兴春,西华师范大学印度研究中心主任,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