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木:特朗普对华变脸是被助手挟持?

2018-01-12 08:56:00 环球网 劳木 分享
参与

  特朗普总统前些天批准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包含许多不实的内容。尤其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报告竟说中俄是侵蚀美国安全和经济利益的“修正主义国家”。

  实际上,特朗普执政近一年来,对世界现状和国际规则随心所欲地“加以修改和重新审查”,要说他是“修正主义者”,一点也不冤枉。

  特朗普对全球事务方方面面进行“修正”。什么国际协议、国际准则和国际惯例,凡是不合他胃口的一概施以斧钺:毙了TPP,认为它对美国是个拖累;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理由是地球并没有变暖,美国不想被骗钱;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美国和以色列不公平为口实,退出该组织;重新谈判已运作数十年的北美自贸区;撤回美国同欧洲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谈判;不断敲打联合国,最近又发出削减联合国2018-2019年度核心预算2.5亿美元的提议;认为好几个国家经过多年努力才搞出的伊朗核协定对美国不利,准备不予承认;扬言要修改国际贸易准则,将其核心“自由贸易”更改为“ 公平贸易”。如此等等。

  特朗普总统做这一切,都是以“美国优先”为出发点,以“让美国重新强大”为目标,对别国的利益全然不顾,被批评为目空一切、任性和自私。在美国国内,特朗普逢奥巴马必反,似是要将前任的政治遗产清除干净。他不仅把奥巴马称中国的“伙伴关系”改为“竞争对手”,还一反历届总统的外交战略,同时与中俄两个大国搞对抗,不惜犯国际战略大忌。

  对中国,特朗普似在采取变脸术。他上任不到一年,已九次跟习主席通电话,称通话十分“良好”,十分“热切”。在访华期间,更是说了中国很多好话,表现出想同中国发展友好关系的愿望。他甚至告诉日本首相安倍,美中双方正处于友好相处的过程中,同中国相处好了,对亚太地区国家都有利。

  然而,在战略报告中,中国转眼成了“战略竞争者”,还数落中国许多不是。对华前恭后倨,甚是怪异。

  报告说,“中国寻求将美国赶出亚太地区”,这完全违背事实。中国领导人一再说,太平洋很大,足够容纳下中美两国。中方主导下的亚投行一直对美国敞开大门,中国也一直欢迎美国加入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对加强与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合作共赢表现出足够的诚意。

  报告指责“中国以其他国家的主权为代价,扩充自己的权力”。这话当然有所指,首先是在影射南海问题。不过,这已经是脱离实际的臆想,是不起任何作用的煽动。现实是,中国同东盟国家的关系有很大改善,《南海行为准则》已达成框架。中国和东盟国家一致同意,要打造更高水平的战略伙伴关系,构建更为紧密的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

  自然,钓鱼岛问题也在影射之列。钓鱼岛自古就属于中国,后来被日本侵占,1945年发表的《波茨坦公告》重申了《开罗宣言》的规定,战败国日本要把侵占的中国领土全部归还中国,其中就包括钓鱼岛。中国海警船对钓鱼岛海域加强巡航,是行使保卫领土和领海主权的权力,具体说,是为了确保中国渔民在钓鱼岛附近海域捕鱼的合法权益。这已经成为常态,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可以看出,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对中国的认定,不太客观,缺乏理智,与先前的说法有矛盾。为什么会这样?美国媒体作出挺有意思的解释。

  美国《野兽日报》12月18日刊登题为《特朗普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忽视了特朗普》一文称,“报告被认定是特朗普总统应对世界事务的战略,但它其实是一个粉丝小说,由其助手撰写”,传出的是特朗普助手的声音,而不是总统本人的声音,“好像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巧妙地取代了特朗普”。美国《外交政策》断言,“现实中,被提交国会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不是很快被忘记就是从未真正实施”。

  上述说法或许并非空穴来风。若果真如此,特朗普总统应跳出这个报告,不被脑子迷糊或故意给他下套使坏的手下所蒙蔽所左右,而要保持清醒头脑,客观理性地看待世界,对待中国。(劳木)

  来源于“中美聚焦”微信公众号1月11日文章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