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木:美国式“院卖”值得效仿

2018-03-09 16:47:00 环球网 劳木 分享
参与

  院卖,不知源于哪国,但在美国特别盛行。所谓院卖,就是把家里用不着想处理掉的东西,摆在自家院里或附近的街边,设摊出售。

  活动多在秋季举办,这个时节雨季刚过,天高气爽,很适合席地设摊,买卖两便。想必是私下达成默契,不同地段的活动错开时间,持续月余。一切照例而行,先是在媒体上登出消息,接下来在大街上张贴指示方向的彩色醒目标识,以便于有意者方便找到,节省时间,不会扑空。

  院卖形式有两类。一类由社区志愿者组织操办。美国人爱搬家,平均每5年折腾一次。从旧居搬到新居,除了心爱之物和急需用的物品,其他东西一般不带走,委托社区代为卖出。还有就是有些住进养老院的老人也让社区代为处理家产。受托者并不特意摆置,基本上保持这家人居家过日子的状态。物品自然五花八门,锅碗瓢盆,服装家具,书籍工艺品,甚至连半瓶酱油、半筒咖啡也在出售之列。物品明码标价,可随意挑选,1美元能买件衬衣,3美元可买个挺像样的花瓶。至于半筒咖啡之类,基本上给点钱就可以拿走,听说还真有人买。

  另一类是自家的东西自己卖。有的人家要卖的东西数量多、品类全,很像是商店关张停业前的大甩卖。有的人家则货色不多,是对一年内多余物件的简单处理。因院卖活动在整条街或几条街同时举办,故而让人有琳瑯满目、美不胜收之感,流连忘返,不忍离去。

  买卖过程很有趣。买家若看好一个物件,先由卖家出价,买家随后还价,如压价超出卖家的㡳线,他们多半会笑笑,作出为难的表情和姿式,买方便一点点加钱,直到成交。有的家庭还专给孩子设个摊位,买卖由其作主。在一个小摊前,我看上了一件木制风车玩具,摊主是个七八岁的男孩,他开价一美元,我还50美分,他犹豫一下,说“你拿走吧”。我当然是按他最初的报价付账。孩子很高兴,连说谢谢。我同样高兴,在心里连说谢谢。他勾起我童年的记忆,以及种种联想。

  可以说,每次逛院卖大伙都会有收获。有一次,我的同事老张买到全套英文版大百科全书,喜出望外,满满的一箱,运回国内。我则买了几件小工艺品。一件是用叫不上名字的黑亮石头雕成的怪物,面目狰狞,极具拉美风格。另一件是7个烟斗围着支架立在一个园盘里,吸烟者每天换一个烟斗,一周轮一圈,显示吸烟者的讲究。还有一对“艺术餐具”:一个叉子,一个汤勺,均长一米有余,据介绍是用菲律宾产的黄梨木雕成。如今,这几件玩意或摆在我客厅的多宝柜里,或挂在墙上,来访者都少不了多看几眼,多问几句,留给我一份得意。

  每次国内来人,只要赶巧,看院卖是安排参观的保留节目。无论来访者买没买到什么,好评是共同的。都认为这种院卖形式好,可以互通有无、物尽其用,减少浪费。而且,它就像是个民间节日,能平添人际交往、增长见识的情趣。对外国游客来说,这更是真切具体了解当地各各个阶层的生活水准、家庭状况和文化素养等的大好机会。

  大家的另一个共识是,院卖方式我们可以效仿,不妨先易后难,从卖两样东西入手。一是孩子读过的书籍。儿童成长快,求知欲强,看过的书一般不会重读,丢了可惜,放在家里占地方。若是定个时段,让他们设摊售出,是好事一桩,定会受欢迎。有人要是想搞慈善,可以收购一些,赠给山区农村的孩子。二是孩子穿过的衣服。城里孩子穿过的衣服可谓成抽屉成箱,留着是累赘,送人又怕不礼貌。让孩子明正言顺地卖给需要的人,卖者买者都会皆大欢喜。热衷慈善事业者也可以买一些送给农村山区的孩子。雪中送炭之举,善莫大焉。(劳木)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