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正龙:中国有能力应对美国贸易摩擦

2018-03-21 16:46 环球网 吴正龙

  开年以来,美国已经对中国五大类产品采取了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 美国对钢铝产品加征25%和10%关税之后,近来又有媒体报道,美方去年8月启动的301条款调查结果即将公布,美国正在寻求对高达6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纳入征税清单的商品可能有100项之多。

  美国政府对中国频频出招,颇有些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氛围。人们对中美贸易摩擦的担忧再度升温,担心美政府会不会把上个世纪80年代里根政府对付日本的那套贸易保护做法用来对付中国,中国能不能化险为夷,中国会不会重蹈当年日本的覆辙?

  作为里根的信徒,特朗普将其视之为偶象,而以强硬著称的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曾担任过里根政府的副贸易代表。搞贸易摩擦,莱特希泽可谓是行家里手。仔细审视美国政府对华采取的种种贸易保护措施,都可从里根政府当年对日本实施贸易制裁的做法中找到踪迹或相似之处。

  然而,中国毕竟不是日本。中国不但有维护国家利益的意志,更有妥善应对美国政府贸易保护措施的能力和手段。应对中美贸易摩擦,中国具有当年日本所没有的有利条件,完全可以避免重蹈日本覆辙,在发展中美贸易过程中逐步消除两国贸易不平衡。

  其一,中国与美国周旋余地大。中国已完成贸易多元化布局,中国是130个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中国对美出口仅占对外出口总额的2成不到。中国与美国的回旋空间大,手中可打的牌多。而当年日本对美出口约占对外出口总额的4成,对美国市场的高度依赖束缚了日本的手脚。

  其二,中美贸易结构存在较强的互补性。中国对美国的出口集中在纺织品、玩具、低端为主的机电音像设备等劳动密集型产业,而美国对中国的出口则集中在农产品、以及高端为主的运输设备、机械设备、电子产品等技术密集型产业。一旦中国被美国强制制裁,中国出口产品很难被美国本土和其他国家企业所替代,而美国很可能会陷入就业下降,通胀上行的局面。近来,美国商会和45个行业协会纷纷发表声明或谈话,警告美国政府勿对中国进口产品单方面征税,个中缘由盖出于此。

  80年代日本与美国的产业链重合度较高,双方企业形成了明显的竞争关系,因而当贸易制裁降低日本出口后日本产品能够很快被美国本土产品替代,这是美国选择不断采取贸易制裁措施的诱因。

  其三,中国奉行正确的货币政策,为中国经济稳定与可持续发展提供了良好的货币金融环境。通常,人们认为美日贸易战导致了日本“失去的二十年”。事实上,日本经济衰退的根本原因是日本央行奉行错误的货币政策。广场协议之后,日本和德国都面临汇率升值困扰,前者采取宽松的货币政策,导致股市和房价大涨,最终资产泡沫破灭,后者以稳定物价为第一要务,使德国在经历了短期的经济衰退后快速恢复。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的稳健的货币政策,旨在防止出现系统性金融风险,等于为中国经济发展加上一道“保险”,因此日本经济衰退一幕不可能在中国上演。

  其四,中美关系与美日关系有本质的区别。美日关系是主从关系,美国占据主动的地位,日本扮演屈从角色,在贸易争端触发美日同盟的底线时往往会主动和解。而中国奉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不依附任何国家,在国际谈判上占据主动地位。

  其五,国际贸易秩序今非昔比。上世纪80年代还没有《世界贸易组织》(WTO),许多贸易行为没有得到规范和约束,美国301条款调查可以通行无阻。但30年之后,国际贸易秩序已经基本建立,各国贸易行为受到WTO约束。美国301条款调查违反WTO规定。当前中美贸易摩擦,是维护与破坏国际贸易秩序之争,正义在中国一边。

  历史已经证明,贸易战不符合任何一方利益。“以牙还牙”只会导致争端升级,酿成贸易战;唯有加强沟通与协商,把合作的蛋糕做大,才能实现中美贸易再平衡。(作者是前驻外大使、环球网特约评论员)

责编:翟亚菲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