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敦球:朝美首脑会晤能否如期举行引关注

  自平昌冬季奥运会以来,朝鲜半岛形势的变化令人目不暇接,朝韩首脑会谈和朝美首脑会谈的新闻相继爆出,日本也正在积极探讨举行朝日首脑会谈……人们的心理一下子难以适应这种爆炸性新闻的冲击力,因为变化实在太快了,从朝美全面对抗到接受并准备首脑会谈似乎是在一夜之间发生转圜的。这种新闻的冲击还导致人们对朝美首脑会谈进行种种猜测和对会谈结果进行各种预判。

  一、朝美首脑会晤能否如期举行。3月8日下午,特朗普在听取韩国国家安保室长郑义溶通报韩方与金正恩会晤的结果,之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将于5月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举行会面”的消息就震惊了世界,就连美国政府内部都难以适应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白宫发言人桑德斯在9日的记者会上要求“朝鲜(为无核化)采取与言语一致的行动”,“看不到无核化行动就不见金正恩”。美国副总统彭斯也在9日的声明中主张,朝鲜希望举行首脑会谈是特朗普孤立该国的战略起到作用的证据。美国政府强调为会谈“没有作出任何让步”,示意将继续施加最大限度压力。

  郑义溶10日表示,没有听美方说“在没看到朝方具体的措施和行动前不会召开朝美首脑会谈”,自己在白宫发布的金特会消息是基于亲耳听到的特朗普的原话。桑德斯12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说:“我们充分期待会谈能够举行。对方提出邀请,而我们也接受了。朝鲜作出一些承诺,我们希望他们会信守这些承诺;若是如此,会谈将按计划举行。”桑德斯还说:“我们正持续进行各个层级的准备工作。”显然,桑德斯前后的立场和语气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令人关注的是特朗普13日宣布解除国务卿蒂勒森职务一事。众所周知,特朗普与蒂勒森在工作上配合不协调甚至不和。有分析认为,特朗普此时解除蒂勒森的国务卿职务是为了更加顺利地举行朝美首脑会谈,这成为导火索。接下来,特朗普会进行一系列的高层人事调整。韩国青瓦台一位负责人14日表示,根据特朗普对朝美对话的意志,这不会影响韩朝首脑会谈及朝美首脑会谈。综合各方面情况判断,朝美首脑会谈应该会如期举行。

  金正恩和特朗普可能见面的地点便成了世界关注的新焦点。金正恩早年留学过的瑞士流露承办意向。当地时间9日,瑞士政府方面表示,已做好推进朝美会谈顺利举行的准备。蒙古国多家主流媒体12日发表了特朗普与金正恩的会面地点可能选在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的消息,文章还列举了选择乌兰巴托的8个理由。据报道,中国、联合国总部、板门店等也有可能成为会晤之地。

  二、朝美首脑会晤谈什么。据韩联社报道,文在寅特使郑义溶向特朗普传递金正恩的口信后,有关口信内容引发舆论的各种猜测。韩国政府高层人士说,“我们无法公开口信内容。这是为实现美朝首脑会谈、建立双方良好信任基础的一环,(包括无核化)内容很全面。他(金正恩)要美国保障朝鲜的体制安全、需要努力营造和平”。“金正恩会见韩国总统特使团时并没有要求任何‘条件’,只强调‘朝鲜的正常国家化’”。

  朝美首脑会谈当然首先是要谈朝核问题的。韩国《东亚日报》3月12日引述总统办公室高级官员的消息称,金正恩可能在与特朗普的会晤中,提出和平条约和弃核的可能性,金正恩希望与美国签署和平条约并建立外交关系,包括允许美国在平壤设立大使馆。也就是说,朝鲜弃核可能会有两个前提条件,一是朝美建立外交关系,二是将半岛当前的停战协定转换成和平条约或者和平协定。

  然而,朝鲜弃核的两个前提条件并不是最新提出的,早在1994年朝美日内瓦核框架协议和2005年9.19共同声明中都有相同或相似的条款,当时美国并没有履行上述文件规定的责任和义务,难道现在的美国总统真的不同吗?

  韩国《中央日报》3月12日报道,郑义溶8日向特朗普介绍访朝情况时,“特朗普总统原打算立刻与金正恩会面,但韩国说服其不如等待韩朝首脑会谈证实朝鲜的弃核决心并经过周密的准备再与金正恩会面,因此最后将朝美首脑会谈时间定于5月”。可见,特朗普急速想与金正恩会面,那么,会谈内容中是否会有其他特朗普感兴趣的东西?

  三、朝美首脑会晤或将改写东亚历史。如果朝美关系解冻并实现正常化,那么,就会改写半岛和东亚的历史,甚至对世界都会产生不小的影响。日本媒体透露,唯恐跟不上美国和韩国的对朝决策步伐,安倍要推出“有效策略”,与朝鲜领导人举行双边峰会。此外,也有分析指出,安倍或也希望,举行一场“安金会”(安倍和金正恩的会晤)立功。3月16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通电话就半岛局势变化问题交换意见,安倍表示期待以韩朝和美朝首脑会谈为契机举行朝日对话。似乎出现了类似于20世纪七十年代中美关系解冻并实现正常化时的那种效应。

  不仅如此,美利坚大学教授赵全胜认为:“此次美朝峰会可以说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各自都有自己的小算盘。美国应该是著眼于今后几十年中美对抗的大棋局,欲把朝鲜收于帐下。”韩国政府一位高层相关人士称,“若举行朝美两国首脑会谈,那么韩半岛(朝鲜半岛)的地形将由现有的朝中俄对韩美日变成完全不同的构图”。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中国项目主任葛来仪(Bonnie Glaser)指出:“美朝和解的可能性是存在的,那将有重大的地缘战略后果。”如果上述分析有一定道理的话,那么,今年朝鲜半岛不但不会发生所谓的“高危震荡或者战争”,而且东北亚乃至东亚地区的地缘政治格局会开始发生有重大和深远影响的变化。

  (作者为本栏目特约评论员、浙江大学韩国研究所客座研究员、中国社科院东北亚问题专家)

责编:李程程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