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价值:一个透视中美贸易战的新角度

2018-03-23 16:28 环球网 张海冰

  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地时间22日签署总统备忘录,将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大规模征收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针对美国主动发起的贸易战,中国政府部门将采取必要措施,坚决捍卫自身合法权益。

  中美贸易逆差的来源

  美国一直存在巨额对华贸易逆差的根本原因,是中美两国经济发展处于不同的阶段。当前,美国知识、文化、信息、金融等软产业占GDP的比重已经达到80%左右,是典型的以软价值、软产业为主的后工业社会国家,美国消费者所需要的大量工业品主要依靠从中国等国家进口;而中国则是基本完成工业化,社会软价值系数刚刚突破50%临界线,处于刚进入工业化社会后期的阶段,有着全球门类最全、产能最大的工业体系,可以提供从高铁到打火机的几乎全部工业品。

  在这种格局下,美国用高软价值产品(如高技术产品、高端品牌消费品、知识产权、娱乐产品等)出口换取中国的工业品进口,本是题中应有之义。中国在工业品上有几乎全面的优势,在软产业上也正在急起直追,在此过程中出现的贸易逆差有一定的必然性,应当由双方在平等的基础上协商解决,例如中国可以适当增加对美国农产品、油气等资源品的进口,美国也应适当放松对中国出口的限制,尽量发挥其产业优势来平衡逆差。

  但为大家所忽略的一点是,美国的很多高软价值产品实际上在以海外生产的方式,出口其高软价值产品,而这些产品所蕴含的软价值,实际上没有计入美国的出口,成为美国国际贸易逆差被高估的重要原因。

  举例而言,苹果公司目前在美国本土基本没有组装工厂,因此所有在美国以外的市场销售的苹果产品,都是在美国以外的工厂(如位于中国的富士康)组装、然后由苹果公司的渠道发售的,这些产品不会体现为美国的出口,它蕴含的软价值,即由硬件设计、软件编程、用户界面设计、APP生态圈等等,由美国本土苹果总部的工程师、程序员、设计师的创造性思维、以及消费者的感受、口碑和传播形成的价值,随着这些硬件产品的销售也成为苹果公司的收入,本质上是一种软产品的出口。数据显示,2017年苹果公司的销售收入2292亿美元中,有63%是在海外市场销售的,其中又有约64%是软价值带来的收入,并不计入美国的出口收入,由此造成美国的贸易逆差在很大程度上被高估。

  与此同时,美国在高技术产品的出口上,对中国一直采取严格的限制措施,限制级高科技产品对华出口时,必须先取得由美国国务院、国防部和商务部三部门跨部审批后方能颁发的“出口许可证”。特朗普上台以后,一方面在强调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但同时又在以保护知识产权为名,继续加大高新技术产品的对华出口限制。有美国研究机构报告也指出,如果美国对华出口管制放宽,对华贸易逆差可减少35%左右。由此可见,美国的贸易逆差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是自身的保护性政策造成的,以及美国利用产业优势形成的隐形高估。

  特朗普的目标能否实现

  特朗普主动挑起对华贸易战,短期目标是为今年的中期选举争取落后产业集中的几个州的民意支持,中长期目标则是通过贸易保护措施保护美国制造业,推动美国“再工业化”。

  从他的短期目标来看,通过挑起贸易战来获取民意支持,这个目标或许可以达到,然而在美国软产业占比已经达到80%的情况下,再通过税收和贸易政策去扶持工业品的生产,就像让一个熟练工人重新拿起锄头去种田一样,毫无疑问是一种“开倒车”的做法。在历史上,任何一个工业化国家,如果再回到以农业为主的产业结构,那必然意味着一场巨大的经济危机和灾难。当前美国在不断向制造业企业施加压力,要求将造车、造电脑的生产线搬回美国,同时在大力推动美国农产品和油气资源出口,试想,如果这些产品真成了主要的出口竞争力来源,那对美国经济到底是福是祸?

  中国应当怎么做?

  对于中国来说,面对特朗普已经挑起的贸易战,“奉陪到底”毫无疑问是正确的选择。完整的产业配套、勤劳智慧的劳动者、巨大的本土市场、稳定的政治环境,都将是中国迎战任何贸易战的坚强后盾。与此同时,我们也要看到,美国通过软产业和软性制造的高度发展,可以凭借其多年积累的软资源和在国际产业分工中的高端位置,获取超额收益。中国也应当高度重视软价值的作用,不断培育软资源,大力发展软产业和软性制造,让中国产业在国际价值链上向高端移动,才能在未来的贸易争端和国际竞争中处于更加主动的地位。(作者张海冰是万博新经济研究院副院长,软价值研究中心主任)

责编:翟亚菲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