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木:外国用廉价商品供养美国人

2018-03-30 17:20 环球网 劳木

  有种说法曾很流行:美国是富人的天堂,穷人的地狱,意思是指美国贫富差别巨大,富人特享福,穷人很受苦。实际上,相比别国的穷人,美国穷人日子好过多了,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美国利用美元优势,从外国廉价进口商品,进的东西相对过剩,美国商家便用五花八门的手段打折降价,本国国民生活费用由此“水落船低”,享受他国民众的劳动成果。

  美国商品降价名目繁多。商家为了吸引顾客,每天在大的超市推出几种特价商品,用彩色标签显示,一目了然。特价商品经常降价很狠,二三十美分一打(12只)鸡蛋,一两美元一只肥鸡是常有的事。记得有一家超市,紫红个大智利生产的车厘子只卖4美元一公斤,相当于我国当时市场价的1/5。

  美国人爱追求新奇,有的商品风行一阵子后便不再受青睐,随之而来的是降价出售。例如耐克鞋,有的新款要卖100美元以上,过不了一年半载,售价便被拦腰砍,再过些日子,二三十美元就可以买到手。

  再就是经常有清仓物资和残次品抛售。这有点像我们国内商店的“清仓大甩卖”,多为服装类。待售的衣物或挂在衣架上,或堆在台子上,任由人翻弄挑选。碰上运气好,找到的好东西之便宜简直令人难以置信。我的的一位同事挑到一件标价68美分的羽绒服,以为是价目标错了,到柜台核实,回复是没错,就是68美分,因为拉练坏了,属残次品。

  除了大手笔降价的大超市,美国还有不少以低收入人群为对象的廉价店,中国人给它们分别起了绰号。

  在我们住处附近有一家绰号为“穷人店”的商场,出售很多1美元货,像罐头装的腰果、开心果、花生米等小食品,便宜,好吃,开封也方便,记者站常用以招待客人,很得体,因为是中国产品。我们还在那里买过一把手果刀,“made in china”的标识很醒目。当然,这家店里也不全是一元货,记者站的一位同志就在那里买了块30美元日本产的电子表,作为送给爱人的生日礼物。它可以跳动显示日期和星期几,不时尚,但实用。

  我们也偶尔去位于另一个街区的一家“老人店”。光顾这家商店的老人特别多,大都是女性,开的是又长又宽上世纪风糜美国但早已落伍的老式汽车。她们或许经济不宽裕,或许是老年人特有的仔细,一次只买两根香蕉或两个苹果,买豆角都一根一根地挑。这里的菜比大超市便宜,但新鲜度低,也许是大超市的下架贷。但牛奶、面包和奶酪足够新鲜,价格明显比大超市低。

  在城市边上有一家很有特色的韩国店,主要卖亚洲人喜爱的蔬菜,是既不像超市又有别于集市的混搭。跟超市不同,这里的蔬菜大都没经过清洗和包装的工序,有些菜也不上架,特别在白菜上市的季节,成堆地放在地上,略显北京冬储大白菜的景象。这里还卖豆腐,不零售,十多斤一桶,有时我们买一桶回来,两三家分。

  特别要说一说“库棒”,这是英文coupon的直译,中文意思是代价券。美国商家竞争激烈,争先恐后地在报纸上打广告是重要促销手段。为了吸引更多读者,通常在广告旁边或中间放一个三四指长宽的“库棒”,劵面价值不等。华盛顿的主要报纸每天有数十版,周末则多达200多版,三四斤重。哪有那么多新闻,90%以上的版面是广告,以生活用品广告居多。如果有足够的耐心,可以从中剪出不少库棒。库棒不可兑换现金,购物时可顶钱用。要是碰上厂家和商店同时对某种商品打折,两份库棒的劵面价值,有时要高出商品的标价。当然,多出的那部分钱,顾客也不好意思向店家讨要。

  这么七七八八算下来,在美国的基本生活费用真的不高。我爱人因生病回国三个月,我一个人做饭,她回到美国后发现,我每月的伙食开销才80多美元。我吃的东西很多是同事或同事的家属代买的,他们也没有刻意专拣便宜货,我也不觉得吃得差。80多美元,当时折合人民币不到500元。不太清楚那时国内的物价,环球时报的稿费标准似乎可以当作参照物:一篇头版文章的稿费是人民币300元。

  特朗普已经宣布要对从中国进口的大量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其中少不了物美廉价的日用品。他这是无视中美两国关系大局,得了便宜还卖乖。利益受到损害的美国百姓,会乖乖地听他摆布吗?(劳木)

责编:李程程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