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海潮:去年化武今年又化武,美俄冲突更炽

2018-04-18 11:41 环球网 孙海潮

  “化武事件”相同剧本重演且拉上了英法

  2017年4月7日, 59枚战斧导弹从美国在地中海的军舰上发射,击中对叙利亚有关目标,借以“惩罚”4月4日叙利亚军队对反对派武装占领区民众实施的“化武袭击”。特朗普在竞选过程中多次批评奥巴马政府武力干预叙利亚局势,甚至可能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声言执政后将从叙撤军,却不得不屈从传统派和军方压力。对叙表示强硬,实际上是针对叙后面的俄罗斯,以应对“通俄门”调查,彻底舍弃了与俄改善关系的初衷。

  一年后的4月6日,叙利亚再次出演了毫无修改的原剧本,叙利亚军队又对反对派占领区民众实施了“化武袭击”。欧美各国电视上反复播放的还是去年的画面。美国先是说要惩罚叙利亚对反对派武装“再次使用化学武器”,后又说还没有做出最后决定。外界认为事态可能趋缓之时,于4月13日晚发表电视讲话,称他已下令军队对叙利亚有关目标实施打击,而且达到了预定任务。所不同的是美国这次已不是单独行动,而是拉上了英国和法国。

  特朗普2017年下令轰炸叙利亚是为了减少执政掣肘面迎合强硬派,向国内表明他仍掌有实权,向世界表明他仍是美国总统。2018年对叙军事行动已直言不讳是要敲打俄罗斯。在俄支持下,政府军不仅收复了大部分国土,在临近首都的反对派最大据点东古塔地区也胜利在望。美军方特别是以色列绝不愿看到叙在俄罗斯和伊朗支持下恢复稳定,便故伎重演,又搬出了“化武事件”。110枚导弹飞往叙利亚,为去年的两倍。

  两年两次动武,都是在没有直接令人信服的证据情况下,绕开联合国安理会,悍然对一个主权国家诉诸武力。只是这次选择了周五夜间议会休会的时机,免却了议会辩论使政府难堪的环节。

  在美英法宣布军事行动“精准打击完全成功”的同时,俄指出该行动安理会授权、完全正当防卫或应当事国请求,三个条件缺一不可,此行动是公然践踏联合国宪章。俄向安理会提交谴责“入侵主权国家”的决议草案,毫无悬念地遭到美英法否决。

  英国布莱尔政府2003年与美国以无须有的所谓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入侵伊拉克,引发持续激烈辩论;2016年“伊拉克战争报告”进行战争反思,提出追究布莱尔责任,引起全球轰动。法国2003年坚决反对美英侵伊,后虽与美改善关系,但强调对外动武须经安理会授权。英法参与本次“名不正言不顺”的军事行动,两国政党和舆论陷入严重分裂。特蕾莎· 梅和马克龙分别向议员解释,却远未弥合分歧,与过去形成鲜明对照。

  三位“战争新手”联合行动各有打算

  特朗普对叙动武意在减轻国内压力,故有态度先硬后软的变化。 “御用律师”办公室遭法官搜查,被解职的联邦调查局长科米新书披露其“说慌成性”、“黑手党老大”,为解困下决心再度与俄较量,还宣布在一再加码的基础之上,进一步强化对俄制裁。但应看到,特朗普在国内国际“流氓和朝令夕改”的形象并无改观,“通俄门”调查不会停止,仍像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头顶。美国还借机向朝鲜和伊朗发出了警告,并证明他并非仅是“推特段子手总统”,而且不是孤立主义者。

  3月4日,叛逃英国的前俄特工斯克里帕尔父女“中毒”,与以前在英的俄前特工一样,都是吸入“诺维乔克”毒气导致昏迷。相同版本再次上演,所不同的是拉上欧盟和美国集体驱逐俄外交官。国内巩固地位,因为继位权之争业已开始,国际上“展示影响力”争回一点面子。参与美对叙行动,显示虽脱欧但未从国际舞台上撤离并仍有实力。英美“特殊关系”主要表现在共同打击战略对手方面,往往还担任“军师”。最新消息显示,英国宣称的俄前特工中毒使用的毒气实为美国及北约盟友拥有的“比兹”(BZ)毒气,曾在越南等地使用过,是英国自编自导了“中毒”事件。反复上演的叙利亚“化武”事件何尝不是?但从结果来看,特蕾莎· 梅在国内的处境依旧,在国外的声誉反而受损。

  马克龙发誓重振法国的国际影响力,英国因脱欧陷入外交困境和德国组阁困难、默克尔执政能力下降,都为马克龙提供了机遇。普京和特朗普相继访法,使马克龙成为唯一能与俄美同时说上话的西方大国领导人。特朗普承认以色列首都耶路撒冷在中东名声大损,马克龙公开反对并接待以巴领导人往访;特朗普扬言退出伊朗核协议后,马克龙要求美国谨慎行事,与伊朗领导人通话并派外长访伊。法国因此成为中东各方都能接受的对话者。马克龙参与美英动武,意在对内改善因强势应对罢工游行民调下降的局面,对外提高在中东事务中的发言权,特别是提升在与美俄对话中的分量。

  4月16日,法国外长勒德里昂主持欧盟外长会议,讨论叙利亚局势和叙再次使用化武,要求欧盟继续为推动叙问题政治解决进程努力,提供人道援助和资助接收叙难民的国家。法国不愿错过发挥欧盟领导作用的机会。

  美刻意避免与俄直接冲突

  俄一再警告美英法不要玩火,若向俄人员发射导弹将是对俄发动战争,俄不止拦截导弹还将会攻击发射点。美英法共发射近110枚巡航导弹,分别摧毁所谓的叙化武“研究中心、化武基地和化武仓库”三处要地。实际上三处早已空无一人。

  4月13日上午,马克龙与普京通话,对叙利亚形势持续恶化严重担忧。法主要考虑的是反恐和阻止伊斯兰国卷土重来,希望法俄继续协调立场,为使叙恢复和平与稳定加强合作,在时机成熟时启动有各方参加的政治进程谈判。普京回称,坚决反对侵犯联合国宪章的不动脑子和危险行为,将会产生难以预料的后果。应在做出结论前进行客观调查,不能进行无端指责,所谓化武是反对派一手导演以制造向叙政府动武的借口。舆论评称普京已从马克龙口中得知动武详情并预做准备。法国分别向伊朗和沙特两敌对国家通报了情况。军事行动“仅是传递政治信息”,俄反应属“最低限度”。

  美英法在否决俄谴责动武提案后,即提交了有关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的联合提案,并开始频繁的私下磋商,希望能够得到俄罗斯的支持而获得通过。

  该提案由法国起草,主要内容一是谴责一切形式的使用武行为,特别是4月7日的化武行为,成立独立机构在“公正与职业基础上”调查事件和明确责任,同时要求叙进行全面合作并销毁化武;二是实现可持续性的停火,各国利用影响力加以保证;三是要求在叙各地进行人道行动;四是要求叙政府执行3月3日日内瓦会议决议,与叙各派别就良治、制宪、选举、反恐、建立信任等进行建设性和无条件谈判。

  法国称该决议的另一个目的是使因叙问题陷于分裂的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恢复活力”,不寻求改变叙政权,希望俄予以配合。

  俄不会同意该提案,仍将像前12次一样,第13次否决西方有关叙问题提案。美英法动武之后,俄与叙宣布完全收复东古塔地区。

  虽然俄与西方关系处于历史低点,但美欧对俄立场并非一致。马克龙已定于5月访俄,在圣彼得堡会晤普京。默克尔声明称德国不参加没有安理会授权的军事行动。欧盟多数成员国称驱逐俄外交官只是为了与英国“团结”,德国要求俄“再派4个人得了”,随即批准了与俄合作的“北溪”油管项目。

  虽然两个战略核大国都在尽力避免直接军事冲突,但美步步紧逼,俄只能强硬下去。俄美在叙争斗还将继续,在其他领域的斗争也不会停止。两国关系如何演变,对世界局势产生何种影响,前景不容乐观。(作者是前驻外大使)

责编:赵梦莹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