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玉书:制裁中兴?中国将迎来自主创新黄金时代

2018-04-18 13:31 环球网 刘玉书

  美国的这一波操作,唤醒了很多活在“美利坚幻觉”里的中国人。习主席指出,“越是前景光明,越是要增强忧患意识”。习惯会成自然,技术和文化方面的路径依赖亦是如此。面对美国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我们看到很多人并不愿意相信这是美国的本意,认为这只是个人的“任性”行为。甚至有很多网民天真地认为,只要我们什么都答应,就可以让美国不再“生气”。然而,随着中美贸易摩擦的日益加剧,进而上升到科技制裁,很多人开始慢慢醒悟过来,所谓国家之前无个人,在大的历史进程面前,个人无法逃离。

  为什么说美国的算盘打错了?美国需要慎思全球数字化意味着什么。马克·扎克伯格在面对国会质询的时候,三缄其口,他的背后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数字时代的盈利模式。人的数字化,使得人成为了最宝贵的“资源”。立足现在、展望未来,数字驱动已经成为了最有价值的经济增长模式。从边缘计算到区块链,从下一代互联网到量子通讯,全球数字化融合的总体趋势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中国是当前全球少数能够在技术上和美国同台竞技的国家,但目前美国在科技领域占主导性地位的一元性结构也是事实。因为技术路径的依赖,很多国家无法摆脱美国的技术控制,反而越陷越深。在这个全球数字化市场争夺的大历史关口,美国将中国推到美国的对立面,为中国咬牙克服阵痛,重构世界信息互联体系创造了巨大契机,未来国际互联的二元并行之势呼之欲出。

  为什么中国技术创新将全面跃迁?当前中国科技创新的问题不是能力问题,恰恰是因为外来市场挤占带来的“软”约束。首先不必忌讳问题。为什么我国企业喜欢用进口元器件?因为物美价廉。这是事实,任何新的科技产品都有一个从粗糙到精致的发展过程。日本最初的国产小轿车用的是卡车底盘,毫无舒适性可言。如果不是日本当局咬紧牙关自主创新,不会有今天日本汽车的全球风光。其次国际挑战将倒逼我国企业直面创新软肋。我国当前并不缺尖端创新的一流人才、更不缺科技发展的平台。但在造不如买的时代,激烈的市场竞争,资本的增速要求都不允许预留自主创新的时间和空间。美国的强硬态势,对我国企业而言,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将直接推动我国企业自主创新体系的构建。这是大问题,也是大机遇。

  正视发展最后一百米痛点,中国将全面迎来“软”、“硬”全面自主的创新时代。当前热销的《看好中国》中有一个核心观点,现在我国的发展面临的不是最后一公里的问题,而是推进最后一百米的挑战。每前进一小步,边际阻力和激发的痛点将几何级数增加。并且,当前我国克服阵痛,推动产业升级、结构转型,其中面临的问题之一是少数大众的不理解。美国对中国制裁的升级,慢慢地开始让越来越多的老百姓认识到了 自主创新的重要性,这对于我党高瞻远瞩的战略推进,对于国家转型,反而是正能量,不是阻力。

  在某种意义上,我们甚至要“感谢”美国,美国的任性,正在帮助中国塑造独立市场。产业的升级,技术和市场两者缺一不可。美国的单边挑衅,帮我们做了一直想做的事情:培育独立市场。市场的独立性是国家转型成功的重要标志,也是我们国家未来不可避免的发展进程。

  “平不肆险,安不忘危”。回看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主席为核心的党中央对当前国际局势的准确把握,提出了总体国家安全观,做出了系列重大部署,对美国的单边贸易摩擦和挑衅已早有准备。机会与问题从来都是一起出现的,众志成城,历史证明在强有力的组织体系下,中国人民总能化问题为机遇,走出创新之路、发展之路。(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

责编:李程程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