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晋平:进一步加强三大领域的中日双边合作

2018-04-26 16:19 环球网 赵晋平

  2018年4月16日,第四次中日经济高层对话在日本东京举行。会后发表的联合新闻稿表明,这场时隔八年重启的高层对话取得了积极成果,中日双方在宏观经济政策、中日经济合作与交流、中日第三方合作、东亚经济一体化与多边合作等4个对话领域达成多项共识。值得注意的是,双方表达的关切,已经超越了传统意义上的双边范畴,涉及到多项区域和多边合作议题,充分显示了中日两个经济大国之间加强合作所具有的地区和全球意义。针对这些议题,笔者认为,中日两国应在共同反对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携手推动东亚地区经济一体化进程、开创“一带一路”背景下贸易投资和第三方市场合作新局面等三大领域进一步加强双边合作。

  一、共同反对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维护正常国际贸易秩序

  在经历了长达6年的增速持续下滑困境之后,全球经济增长终于在2017年实现较大幅度回升,按照IMF预测在2018—2019年期间仍可保持向好态势。但是,自从特朗普执政以来,美国政府大搞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无视世贸规则肆意挑起贸易争端,采取了单方面对进口钢铝商品加征高额关税、以所谓301调查为由针对来自中国涉及500多亿美元(计划扩大到1000亿美元)进口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等一系列措施,加剧了全球贸易战的风险,为正在回升中的全球经济增加了新的不确定性。

  根据世界贸易组织2016年贸易统计计算,目前美国的进口占全球出口总额的13.2%,假如美国因保护主义措施进口下降10%,则意味着全球贸易将下降1.3%;GDP相应减少2088亿美元左右,增速回落0.28个百分点。如果考虑到贸易按照产业分工链条传导过程中的乘数效应和相互叠加影响,对全球经济的不利影响至少要扩大3—4倍。对美国市场依赖性较大的经济体受到的冲击将大于平均水平,中国和日本也在其列。尤为重要的是,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不仅可能严重损害全球经济增长的基础,还会破坏多边贸易体制和规则的权威性,为逆全球化推波助澜,许多国家将面临外部环境不断恶化的严峻挑战。

  中国和日本都是经济大国,良好的外部环境和正常国际贸易秩序对于两国的经济发展十分重要。过去很长时期,中国和日本都是各种贸易保护主义行为的主要受害者。根据世界贸易组织的统计,1995—2016年6月期间,美国针对中国的贸易保护措施达107件,在美方贸易伙伴国中居第一位;日本为第二;而反过来,两国对美的贸易救济措施则要少得多。特朗普变本加厉的贸易保护主义举措,也会使中日两国与其他国家相比蒙受更大损失,这种损失还会通过两国参与的全球产业分工链延伸扩大。因此,中日两国需要坚守反对单边主义的立场,加强在WTO、G20、APEC等重要多边和区域政策协调机制中的合作,共同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维护正常国际贸易秩序,为世界各国创造更加有利的贸易环境和机会。在第四次中日经济高层对话中,中日双方讨论了世界经济形势,并在共同维护多边贸易体制,推进经济全球化进程等方面达成共识,具有积极意义。但是从国际社会的期待来看,日方对反对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的态度还应当更加鲜明,并采取更加积极的措施。

  二、携手推动区域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取得新进展

  区域经济一体化是全球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促进全球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具有积极意义。2017年以来美国政府的政策转向,导致TPP、TTIP、TISA等一些高水平区域多边和诸边自由化进程受挫,为区域和全球范围内的贸易投资自由化进程蒙上阴影。但由于大多数国家的努力,区域贸易协定生效、签署和启动谈判的数量仍在增加。在日本的力推下,美国以外的11个原TPP成员正式签署CPTPP协定,亚太区域多边贸易安排群体中又增加了新成员。中国与贸易伙伴商签自贸协定也取得了新进展。值得注意的是,在东亚地区经济一体化方面最值得期待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谈判在最近两年并没有按照预期的那样取得实际进展,结束谈判的时间也一再延迟。在这个问题上,作为参与谈判方中两个最大经济体,中日两国应发挥积极作用。另外,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已持续多年,但不断受到相互之间政治关系的影响而难以取得实质性进展。因此,如何尽快使RCEP和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达成一致,为推进亚太自贸协定夯实基础,这是事关东亚各国制度性合作大局和经济全球化走向的一个重要问题。

  中共十九大报告已经明确作出部署,着力实施高水平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政策,推动包括RCEP在内的多边、双边自由贸易进程。日本应在进一步提升CPTPP的开放性、包容性和透明性的同时,把推动RCEP谈判作为推动亚太经济一体化进程的优先目标,采取更加积极主动的措施。中日两国之间的合作对于加快RCEP谈判进程也将产生重大影响。今年5月将在日本召开中日韩领导人会议,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将会成为首脑会议中的重要议题之一。希望中日两国都能发挥建设性作用,为尽早达成谈判成果制定更加明确的时间表和路线图。这将有助于形成东北亚地区合作新格局与经济增长新动能,引领东亚地区经济一体化进程持续健康发展。在第四次中日高层经济对话中,双方在付出更大努力,加快推进中日韩自贸区谈判,并与其它成员一道,共同推动RCEP谈判早日结束方面达成了一致意见。今后的重点在于如何加快落实,为此,必须加强与相关国家之间的对话和政策协调。

  三、开创“一带一路”背景下中日贸易投资和企业第三方市场合作新局面

  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已近5年。5年来,共建“一带一路”成为国际社会的广泛共识,并且在参与各方努力下取得了许多实实在在的成果。但最近一段时间,在一些国家也出现一些表示质疑和排斥的声音,尤其是一些西方政治家给“一带一路”贴上地缘政治的标签。习主席在今年博鳌亚洲论坛年会开幕式主旨讲演中强调指出,共建“一带一路”倡议源于中国,但机会和成果属于世界,中国不打地缘博弈小算盘,不搞封闭排他小圈子,不做凌驾于人的强买强卖。习主席还说,“一带一路”建设是全新的事物,在合作中有些不同意见完全正常,只要各方秉持和遵循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就一定能增进合作、化解分歧,把“一带一路”打造成为顺应经济全球化潮流的最广泛国际合作平台,让“一带一路”更好造福各国人民。

  正是由于共建“一带一路”在打造国际合作新平台、增添经济发展新动力方面的重要作用,将能够为发展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经济全球化注入新的动能。作为经济全球化的受益者,中日两国将会从“一带一路”中更多分享机会和成果。

  例如,在跨境投资方面,日本在2016年公布的一项战略规划中包括了促进引进外资、5年内实现外资存量翻番的目标。在“一带一路”合作背景下,中国企业对外投资正在逐步成长,这为日本吸收外资、尤其是中日两国加强在其他国家的第三方市场投资合作创造了很好的机遇。另外,“一带一路”设施联通建设将有效改善交通和物流条件,中国国内开出的中欧班列就是这一成果的一个重要体现,这也为日本企业利用初步形成的立体式交通基础设施网络,缩短往来于日本与中亚、欧洲等地之间的货物运输时间提供了十分便利快捷的国际大通道。此外,中国正在推进的自贸试验区和自由贸易港建设,将在服务业开放和营商环境建设方面取得显著进展。例如,2017年中国新设立外商投资企业35652家,其中6841家集中在11个自贸试验区内。这些自贸试验区以不到1320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吸收了占比近五分之一的外商企业,充分显示了自贸试验区在开放方面的制度性优势。中国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创造更有吸引力投资环境的积极举措,将为包括日本企业在内的各国企业创造更多贸易和投资机会。

  第四次中日经济高层对话在加强中日合作方面达成了许多共识,其中包括了继续促进两国企业开展第三方市场合作的重要内容,表明日方已充分认识到日本企业国际化促进战略与中国共建“一带一路”倡议相互对接,为两国企业在更广阔市场的投资贸易合作创造有力条件的重要作用。关键在于今后如何在已取得共识的基础上,加强沟通和协调,建立经验与优势条件分享机制、促进具体项目对接和合作,为两国企业带来商业机会的同时,为第三方的经济与就业增长发挥积极作用。(作者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责编:李程程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