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新光:科索沃战争难以弥合塞尔维亚创伤

2018-05-23 08:34 环球网 陈新光

  塞尔维亚是是前南斯拉夫的主体国,是中东欧和巴尔干地区重要国家,拥有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千百年来,东西方文明在这里交融碰撞,激荡出人类文明发展的重要成果,勤劳勇敢的塞尔维亚人民谱写了争取民族独立自由的英雄史诗和追求美好幸福生活的壮丽篇章。

  科索沃战争给国家带来巨大灾难和损失

  笔者在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兹拉蒂博尔、克拉列沃和尼什短短的几天里,就强烈地感受到“巴尔干火药桶”、“科索沃战争”、“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被炸”这些词语都与塞尔维亚这个国度有关,特别是科索沃战争虽已结束20年,但给该国留下的创伤至今仍无法抹去。科索沃战争由塞尔维亚和阿尔巴尼亚族的矛盾日益尖锐直接引发的,1999年3月24日,在未经联合国授权的情况下,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盟军悍然对主权国家南联盟进行了20世纪末的一场高技术局部战争。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军事盟国,采用大规模空袭为作战方式,凭借占绝对优势的空中力量和高技术武器,对前南斯拉夫联盟的军事目标和基础设施进行了连续78天的轰炸,先后造成了2500多人死亡,6000多人受伤,12条铁路被毁,50架桥梁被炸300多所学校、20所医院被毁、40%油库和30%的广播电视台受到破坏,至少40000间房屋被夷平或损坏,约90处历史和建筑遗迹被损坏。据不完全统计,经济损失总共达2000亿美元。

  笔者在夜幕降临的首都贝尔格莱德市政厅门前看到,围墙前贴满了控诉北约科索沃战争的海报,还有许多遇难者家属手持战争遇难同胞的大幅照片,向过路的行人控诉北约发动战争给遇难者家属带来的不幸并要求联合国和欧盟进行战争赔偿,这触目惊心的场景与流光溢彩的市政厅大厦极不协调,让人挥之不去。与塞尔维亚外交部一路之隔有两栋被北约盟军巡航导弹炸损的政府办公楼至今没有修复,仿佛像世人们无声地倾诉着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盟军对塞尔维亚发动战争所造成的巨大灾难。在贝尔格莱德期间,我们还特地在中国驻南斯拉夫联盟大使馆旧址纪念牌前举行悼念活动,缅怀在1999年北约轰炸中牺牲的新华社记者邵云环、光明日报记者许杏虎及其妻子朱颖3位烈士。

  时过20年的科索沃战争的硝烟虽早已散去,但北约轰炸所造成的创伤和影响仍难以愈合。在科索沃,目前仍有成千上万的塞尔维亚家庭饱受失散流离之苦。美国《纽约时报》称,科索沃和梅托希亚已成为整个欧洲犯罪率最高的地区之一,当地枪支蔓延、毒品泛滥、人口走私猖獗,甚至波及周边的阿尔巴尼亚等地区。据俄罗斯科学院现代巴尔干危机研究中心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科索沃已成为国际有组织犯罪集团控制下的混乱区域,正逐渐沦为国际和地区恐怖组织活跃的场所。科索沃最终地位问题至今仍然悬而未决,欧盟内部在这一问题上存在分歧,加之美国等大国对该地区问题的不断介入,使当地本就复杂的民族、宗教、政治矛盾愈发难以调和,科索沃已成为整个欧洲紧张局势最严重的地区之一,成为引发持续动荡和不稳定的导火索。至今,联合国也未接纳科索沃为成员国。

  贫铀弹给民众带来难以弥合的创伤

  在巴尔干地区使用“被禁止的危险武器”是违反所有保护人类的国际公约的行为。2000年3月,联合国驻科索沃维和部队确认,北约轰炸南联盟期间共使用了3.1万枚贫铀弹,这一数量相当于20世纪90年代初美国等国在海湾战争期间对伊拉克所使用的贫铀弹总量。英国生物学家科格希尔早在10多年前就提出,北约在南联盟投下的贫铀弹已经使巴尔干地区白血病和癌症患者明显增多,这一问题将在未来更加严重。科格希尔根据美国五角大楼公布的数字,推算出北约在科索沃和塞尔维亚投掷的贫铀弹造成的核污染相当于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泄漏事故的3%。如今,巴尔干地区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放射性污染,科索沃及北部塞尔维亚的一些地区放射性指标高出正常标准值30倍。

  贫铀弹爆炸后造成的放射性污染与原子弹类似,容易引发癌症和一些肝脏、神经系统疾病,甚至还能引起孕妇流产和新生儿畸形。贫铀弹爆炸后产生的放射性微粒也将对水源和土壤造成污染,由于放射性物质的半衰期长达数十年甚至上百年,这种污染的持续时间将会非常漫长。据塞尔维亚卫生部统计,近年来新患癌症病例大增,每年有超过33000名癌症患者被认为与受到放射性污染有关。

  2017年11月,在塞尔维亚,有一个受1000名癌症患者委托的来自塞尔维亚、德国、法国、意大利、俄罗斯、英国和土耳其等国的100多名律师和专家正在对当年参与对南联盟空袭的19个北约成员国提起诉讼,要求隶属于北约组织的19个国家都应该为被炸死或病逝的公民支付“经济和精神赔偿”,“期望北约成员国为得癌症的公民提供治疗,还必须提供必要的技术和设备来消除所有贫铀弹留下的痕迹。”2018年5月18日,塞尔维亚议会通过由议长戈伊科维奇提出的成立一个委员会提议,决定成立一个委员会,调查1999年北约轰炸对塞尔维亚民众健康和环境的影响,尤其是贫铀弹造成的危害。根据提议,由议员达尔科·拉凯蒂奇带领5至6名议员组成一个小型委员会,每6个月向议会提交一次报告,并在2020年提交初步调查结果和建议对策。(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上海市人民政府上海研究院研究员、全球化智库特邀研究员)

责编:赵梦莹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