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木:在尼雷尔总统家乡感受其廉洁奉公

2018-06-15 22:39 环球网 劳木

  编者按:真没想到,网友们对非洲会这么感兴趣。劳木先生的几篇非洲回忆文章都收获很高的点击量。因此,我们想让他继续写非洲的故事。劳木曾作为人民日报记者常驻非洲3年多,采访过东非和南部非洲13个国家。希望网友们给他提建议,出题目。

  坦桑尼亚北方重镇穆索马,象一颗明珠镶嵌在维多利亚湖畔。距这里约六十公里的布蒂亚马村是尼雷尔总统的家乡。汽车一离开市区,便扬着尘埃,蜿蜒颠簸在山丘土路上。这是尼雷尔总统回家乡的必由之路。目光所及,尽是杂树、蔓草、乱石,很少农田村舍。看来这一带不是富庶之地。

  总统的茅舍故居于1964年改建成三间砖瓦房。总统的大哥契夫在居中的那间客厅里十分亲切地接待了我们。老人七十三岁,契夫是英文“酋长”的译音。因为他继父亲之后作过多年酋长,故而酋长制虽早已废除,人们对他仍习惯以契夫相称。

  “我们这地方从前很穷,木薯是当地人的主食,饮水也困难。村里孩子不少,但上得起学的不多。”寒暄过后,老人便向我们讲述独立前的艰难岁月。“现在好多了”,他继续说,“除了木薯,还种棉花、花生、玉米。四年前,全村还用上了电灯和自来水。五千人口的村子,办起了四所小学,差不多适龄儿童都进了学堂。”

  谈话间,老人一再表示歉意,说是事先不知道我们来,因此家人都下地干活去了,不能回来待客。

  兴许是来了生客的缘故,客厅里很快挤满了看热闹的小孩子。契夫说,他们大都是他的后代。每逢圣诞节等重大节日,儿孙们都携家带口从全国各地回家团聚。尼雷尔总统也经常回来。老人从客厅隔壁的卧室里拿出几张他的全家福照片,我们数了数,其中一张上有三百二十六人。据他说,象这样的大家庭坦桑有的是,有的比这还要大。

  契夫把我们视为挚友,无话不谈。“尼雷尔不仅是国家总统,也是全坦桑有名的孝子。他对他母亲十分孝顺”。老太太还健在,现年九十岁了。客厅墙上挂着他们母子的巨幅合影照片,总统微笑谦恭地坐在母亲的身边。契夫还说,他们虽是异母兄弟,但尼雷尔总统对他很尊重,很照顾。“是我供他从小读书,对这一点他始终不忘。”他从前每逢回家都住在客厅另一侧的房间里,1981年山顶别墅落成后,有时也住在那里。

  所谓山顶别墅是一座木石结构的建筑物,有卧室三间,式样古朴,陈设也很简单。不远处有一个非洲茅屋式的凉亭,总统喜欢在那里接待客人,会见乡亲。站在别墅檐廊下眺望,这一带的山川田原尽收眼底。总统的弟媳尤瑟夫夫人给我们指点:“总统每次回家都在那些山坡地里劳动,有时一干就是一整天。”她还告诉记者,总统对子女亲属要求很严,要他们一定要平等待人,不搞特殊化,也要参加劳动。对其中表现不好的,他总是秉公严处,从不姑息。

  据了解,尼雷尔总统的哥哥、姐姐、弟弟和3个儿子都在家乡务农。

  在告别布蒂亚马村时,碰上了刚从田里干活回来的总统的三儿子。他现任该村村长。小伙子健壮爽朗。他就近把我们让进了“农业科技展览室”,干练地讲了粮食产量,牛羊头数等一大串数字后,十分认真地说,“坦桑要改变落后的农业状况,一要教育农民改变仍在沿用的原始耕作方式,二要兴修水利”。为此,村里办了个“科学种田训练班”,对农民分期培训。一座用于灌溉的水库正在修建。这位大学工科毕业生,回村已经三年了,他的胆识气魄和立志改造农村的献身精神很受人敬佩。

   布蒂亚马村之行是难忘的。在短短的四五个小时里,我们耳闻目睹了关于坦桑农村古老的故事和活的现实,以及尼雷尔总统的许多为坦桑人民所称道的高尚品德。(劳木)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