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正龙:特朗普访英,美英“特殊关系”还在吗?

2018-07-13 18:33 环球网 吴正龙

  特朗普上台之初,英国首相特蕾莎·梅便访问了华盛顿,成为第一个会见特朗普的西方国家领导人。梅邀请特朗普对英国进行国事访问,希冀此举将巩固两国的“特殊关系”。

  然而,特朗普就任总统已经一年半多,访问了中东、欧洲、亚洲的多个国家,但是英国之行却一推再推,从今年年初延迟到本月13日,从国事访问降格为工作访问。这不免让外界对美英这对盟友“特殊关系”产生怀疑。

  事实上,自特朗普上台以来,美英关系“烦心事”不断。

  特朗普在梅访美期间警告英方伦敦部分地区已成为极端主义者的“势力范围”,此举当即招到梅的反驳。去年曼彻斯特恐袭造成22人死亡、59人受伤,美国媒体过早地泄漏事件信息引发的英国不满。

  尤其是去年11月底,特朗普在推特上转发了英国一个极右组织的反穆斯林视频,在英国掀起轩然大波,各界人士纷纷要求取消对特朗普访英邀请。梅也谴责美国总统的“错误转发”。特朗普则指责英方应“聚焦英国具有破坏性的急进伊斯兰恐怖主义”。近200万英国民众签名请愿取消对特朗普的国事访问邀请。

  迫于英国民意的压力,经双方商定,今年初特朗普将利用参加美国驻英国伦敦大使馆新馆落成典礼之际,对英国进行工作访问。但特朗普尔后又突然宣布取消英国之行。表面理由是,他不愿为奥巴马政府出售原来的美国驻英国大使馆馆舍,而在偏远郊区耗费巨资建设新馆“站台”。其实,此事是由小布什政府决定的,与奥巴马毫不相关。深层次原因是,特朗普担心英国民众的大规模示威游行令其颜面扫地。

  特朗普13日对英国进行工作访问,英方将省去许多高规格礼遇,为避开示威人群,主要活动将安排在伦敦郊区。这既是当前美英关系日渐疏远的结果,也是并不特殊的美英“特殊关系”的真实写照。

  特朗普奉为圭皋的“美国优先”原则,重构了美英“特殊关系”,令其沦为西方国家之间普通的双边关系。“美国优先”抛弃了西方自由主义的价值观,将美国与所有国家的关系置于赤裸裸的利益关系之上。无论是“特殊”盟国关系和地区热点问题,还是世界秩序和全球治理问题,美国外交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是维护其狭隘的国家利益。零和博弈、美国只能赢不能输,成为主导其与所有国家关系的准则。除军事安全外,这从根本上抽空了美英“特殊关系”的核心内涵,即共同的价值观、共同的世界观和共同的同盟利益,两国关系日趋空心化,与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关系没有本质的不同。

  如今美英“特殊关系”不但无“特殊”可言,反而愈益紧张。反映在当前重要的国际问题上,两国立场不但拉开的距离,而且呈现对立的状态。特朗普提出的政策主张,如征收钢铝产品进口关税、退出伊朗核协议、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等,都展示其强烈的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与主张多边主义和经济全球化的英国格格不入。这自然遭到英国的阻拦或反对,不但加深了两国间的裂痕,也损害两国间的政治互信。

  更严重的是,美国没有给予英国任何“特殊”关照。梅在特朗普入主白宫后兴冲冲地访问华盛顿,其本意是希望美国能看在两国“特殊关系”的份上,在英国脱欧问题上帮英国一把,特别是在谈判两国自由贸易协定方面能网开一面,给予适当的照顾。但是,美方提出英国必须选择美国的监管标准,与欧盟标准划清界线,而美国在农业方面的标准在英国颇具争议。如果英国与欧盟标准作“切割”,这又将置正在与欧盟谈判脱欧之后贸易安排的英国于不利的境地。美国趁火打劫令英国心寒和失望。

  由此可见,美英“特殊关系”名存实亡。特朗普此次英伦之行形式多于内容,象征意义大于实质意义。(作者是前驻外大使)

责编:翟亚菲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