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海潮:欧盟前途将受制于民粹主义

2018-09-30 11:37 环球网 孙海潮

  欧盟再次面临历史重要关头

  欧盟成员国将于2019年5月举行欧洲议会直接选举。世界和欧洲舆论普遍认为,欧洲政治思潮极端右倾化和民粹主义极端膨胀化,将会在选举中得到充分反映。欧洲议会选举不会影响成员国内政格局,但却是一次对欧盟现状与发展前景的重大民意测验,而议会的组成状况将会对欧盟走向产生重要影响。德法两国作为欧盟主要领导力量,欧委会作为欧盟领导机构,都对欧洲议会选举前景感到担心。欧盟再次处于重要历史关头。

  欧委会主席容克新近到欧洲议会发表政策讲话,认为欧盟各国的民粹主义和反欧倾向日益突出,民众并没有看到欧洲建设的直接成果,看到的仅是无法落实的“半截措施”。“今天的联盟或许将不再是明天的联盟。”容克承认欧盟成员国在接收难民问题上的分歧持续扩大,匈牙利和波兰在司法改革等问题上背离欧盟价值观,强调“欧盟太小了,不能分裂”,“在议会选举之前,应该证明欧盟能够克服南北和东西差别”。容克所说的欧盟南北与东西差别,即欧盟成员国间的南北经济发展差异和东西政治分歧。

  特朗普一再唱衰欧盟,把欧盟定位为美国的“经济敌人”。特朗普曾当面向马克龙提议要求法国退出欧盟,“以便建立法美特殊关系”。美国破坏欧洲一体化的举动使欧盟危机感愈甚。容克因而提出“欧洲主权受到了威胁”,“今天的世界需要一个强大的欧盟”,欧盟不能只满足于“全球性付款者”即只提供发展援助,“我们应该更多地担负起全球性角色”,呼吁成员国快速行动起来,建设欧洲防务,提升行动能力,在国际舞台上发出一致声音,欧盟再也不能陷入各国外交相互竞争和各自为是的不协调中去了。欧委会提议从强化经货联盟开始,强化欧元作为全球性货币的地位。欧盟每年进口3000亿欧元的能源,仅有2%的能源进口自美国,80%却要用美元计价支付,“极不正常”。

  继德国总理默克尔多次要求欧盟自己掌握命运之后,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使节会议讲话中强调“欧洲不能再依靠美国”,必须建立主权和团结的欧盟。欧盟作为中小国家联合体,多边主义是其在国际格局和大国博弈中安身立命的资本。马克龙在本届联大讲话的基本指导思想便是为多边主义辩护。慷慨激昂的马克龙实际上是为捍卫法国和欧盟的国际地位大声疾呼。“主权统一团结”六字真言,成为近年来欧盟用语中最为频繁的字眼。面对当前困境,欧盟最缺乏的恰是这几个字。

  民粹主义将是下次危机的引爆点

  法国本是欧洲建设的总设计师和主要推动力量,近年却被德国抢了风头。默克尔因难民政策备受诟病和执政地位下降,欧盟领导权遭到削弱,在某种程度上让位于发誓要重振欧盟的法国总统马克龙。马克龙当选后即宣布了雄心勃勃的欧盟复兴计划,在去年的巴黎大学演讲中予以细化,在今年的使节会议上再度提起,并将之列为法国外交的四大目标之一。随着世界经济转暖,欧盟经济也有起色,马克龙好像更加有了底气。马克龙当选一度被视为欧盟重新振兴的强烈信号。但近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说明, 并不尽然。

  欧盟面临的多重危机仍然无解,而且还在恶化。难民危机使欧盟分裂进一步加剧,安全形势难有好转,疑欧反欧情绪持续高涨,意大利产生了最为激进的反欧政府,英国脱欧谈判争执不下,后果难料。马克龙在国内推进的“革命性”改革阻力极大,去年以来抗议浪潮不断。法德在欧盟和欧元区改革问题上各有打算,同床异梦,相互掣肘。 马克龙担任欧盟领袖的努力阻力不小。马克龙在欧盟非正式峰会上打断匈牙利问题奥尔班讲话,称匈要对司法退步和控制媒体承担后果,扬言要减少对匈发展援助,反而激怒了未出席会议的意大利财政部长萨尔维尼。马克龙说奥尔班不接收中东难民是凶残,那么马克龙要凶残15倍。因为法国接收的难民不到承诺的1/15。波捷等维谢格拉德集团5国和意大利等国已明确表示将否决欧盟可能对匈牙利实施的任何制裁。萨尔维尼批评“马克龙和默克尔的难民政策不协调”,意大利拒绝设立难民安置中心。

  2008年全球性金融危机10年来,引发危机的因素一个也没有解决。金融市场还是那么繁荣,经济体系还是那么债如山积,相当部分已成死账,只是暗箱操作换了手法。银行仍然是最大的赢家,国家和纳税人依旧是最大的输家。普通人看到和感受到的全是全球化的不良后果。保护主义和排外主义在所有国家蔓延。葡意希西“欧猪国家”(PIGS)作为主权债务危机受损最重者,至今仍未缓过气来,意大利有可能再次陷入金融动荡之虞。按照全球性金融危机每10年发生一次的频率,世界经济发生严重动荡的情况不能排除,而本次危机的引爆点将是民粹主义。欧盟已调低近年的经济增速,民众担忧情绪上升。意大利领导人已威胁说不会支付违约债务,因为德国掠夺了他们经济的20-30%。

  特朗普首席顾问班农从白宫离任后在布鲁塞尔成立“运动”基金会,明确表明就是要鼓励欧盟的极右势力和极端民族主义,帮助民粹主义政党在明年的欧洲议会选举中夺取更多席位。强烈反欧的意大利政府把班农奉为座上宾,意大利因之成为班农的重点经营国家。班农在出席意大利兄弟党年会讲话中指称,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意大利成立反欧政府,都是相互联系的。精英强加给西方文明的一切都必须摒弃,意大利现已成为世界政治的中心。班农已俨然成为欧盟各国极右政党的共同的领袖。

  欧盟形势与当前的国际关系格局有颇多相似之处,即极端思潮持续膨胀,各国内顾倾向日趋明显,在不同议题上组成不同类型的利益联盟。“一致性”正在从世界通用词汇中消失。欧盟正面临有史以来的最严峻考验,加之领导核心缺失,欧洲一体化建设困难加剧,或将在某种程度上出现逆转。“松散化”将会是一段时间内欧盟走向的基本趋势。

  (作者为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欧洲中心主任,前驻外大使)

责编:钟楚贻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