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敦球:年内发布朝鲜半岛“终战宣言”值得期待

  今年以来,由于朝韩关系和朝美关系都有明显的不同程度改善,发布半岛“终战宣言”的历史条件已基本成熟。朝韩等方面对发布“终战宣言”持积极态度,但美国的态度和立场却很纠结,并一度影响了朝美就朝核问题谈判的进程。美国国务卿蓬佩奥10月7日访问了朝鲜,美朝对话取得了新进展,双方商定尽早举行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年内发布“终战宣言”,或许值得期待。

  “终战宣言”是个重要的政治宣言。朝鲜外务省下属军控及和平研究所所长金龙国(音),9月4日在朝鲜外务省官网的“正式立场”专栏发表文章指出,发表“终战宣言”是构建半岛持久和平机制的政治意志表现,是为建立朝美互信迈出的第一步。长期以来,朝美双方相互对立,存在着许多难以解决的问题,签署《和平协定》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有必要基于各当事国的政治意志发表“终战宣言”,早日结束战争状态。

  对此,韩国总统文在寅9月20日在答记者问时强调:“‘终战宣言’是宣布结束战争状态和敌对关系的政治性宣言,是日后启动和平协定谈判的出发点。”发布政治宣言并不是签订条约或者协议,更多的是一种政治姿态和立场,其约束力远低于条约、协定之类,主要是表达某种政治意向,或宣示相互之间的政治信任。美国是否同意发布“终战宣言”,也是检验美国在解决朝核问题、在改善朝美关系问题上是否有真正的诚意。

  “终战宣言”是终结半岛冷战机制、通向《和平协定》的重要一环。朝中社7月24日发表评论称,《停战协定》签订已近65年,但朝鲜半岛仍处于停战状态,这绝不意味着战争结束,无法保障和平。不论从终结极端敌对状态、建立崭新朝美关系的角度,还是从开创崭新未来、为两国人民谋福祉谋和平的角度上看,宣布结束战争都是绕不开的首期工程。作为朝美建立互信的先决条件,只有宣布终战,和平才会开始。

  朝鲜劳动党机关报《劳动新闻》8月9日曾发表文章称,“朝美一直处于缺乏信任的敌对状态,这极不正常,朝美应着手准备发表‘终战宣言’。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提出将《停战协定》转换为《和平协定》,这是缓解半岛紧张局势、维护和平稳定的最佳方法。只有双方采取共同行动,才能实现这一目标。”由此看来,“终战宣言”是将《停战协定》转换为未来的《和平协定》之间的一个不可或缺的中间环节。

  文在寅10月12日在青瓦台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时也表示,“终战宣言”只是“相应措施”的一部分,最终双方将在无核化完成的时刻签署《和平协定》。

  美国在发布“终战宣言”问题上,一直非常纠结。朝美曾在弃核的“对等”和“同步”进程上产生分歧,并导致谈判一度停滞。美国此前要求朝鲜首先提交核申报清单、废除宁边核设施和导弹发射基地,然后才发表“终战宣言”;朝鲜曾对此针锋相对。而目前,双方似乎各退一步,以寻求解决问题的突破口。美国最终能否摆脱其战略纠结,正确对待“终战宣言”,可能是“终战宣言”能否发布的一个最重要因素。

  在“终战宣言”发布问题上,中国不应缺席。1953年7月27日,“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上将、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金日成、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在《停战协定》上签字,协定原名或正式名称是《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及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一方与联合国军总司令另一方关于朝鲜军事停战的协定》,非常清楚地表明了当年的签字者有三方。《停战协定》第62条明文规定:“各条款在未为双方共同接受的修正与增补,或未为双方政治级和平解决的适当协定中的规定所明确代替前,继续有效。”由于中国是当年《停战协定》的签字方之一,中国参与“终战宣言”的拟定和发布,对该宣言代替或对应衔接当年的《停战协定》,具有法律上的不可或缺性。否则,“终战宣言”在历史和法律上都站不住脚。(作者为国际问题专家、曲阜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本栏目特约评论员)

责编:翟亚菲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