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海潮:“黄背心”运动使马克龙改革难以推进

2019-01-16 10:19 环球网 孙海潮

“黄背心”运动的由来

  1月12日,法国“黄背心”运动发动第九个全国行动日,舆论称之为“黑色星期六”。由于去年12月22日和29日两个周六游行人数相继下降,政府和舆论都以为这场自1968年“5月风暴”(学潮)以来最为严重的全国性抗议活动接近尾声,但1月5日游行人数又升至5万人,暴力倾向再度突出。内政部预计1月12日抗议人数将升至12月15日6.6万人,但实际游行人数达8.4万人,其中巴黎8000人。为了“保卫共和国秩序”,政府动用了8万名警察和宪兵,其中巴黎部署5000人,达到去年12月中旬抗议活动最激烈时的军警数量。还首次部署了装甲车以防不测。警方预计将逮捕1000人,结果抓捕了244人,其中204人被收押。内政部长卡斯塔内尔指出,由于警方事先采取了得力措施,如机动性增强,提升反应的抓捕能力等,形成了威慑,使12日的暴力事件有所减少。“总体上平静,没有发生严重事故”。

  法国这场二战后为时最长,抗议最烈的“黄背心”运动,起因是马克龙为了在国际上树立气候样板,加大减排力度而加征的燃油税。抗议运动以加油站员工的 “黄背心”为标志,实际上是全国低收入阶层抗议政府税改导致购买力下降而自发的行动。运动从网上发起,相约于去年11月17日周六为首个全国行动日,后一直延续下来,气势持续扩大,演变为全国性的打砸抢烧骚乱,媒体甚至称之为“起义”。

  马克龙是在法国民众对左右两大传统政党均感彻底失望后,以籍籍无名的“政治素人”之身,且没有强大政治背景的情况下而横空出世的“黑马”。较之于特朗普身后还有共和党的支持,马克龙才是西方政坛真正的“黑天鹅”。

  马克龙以“改革”当选,就任后信誓旦旦地宣布将进行大刀阔斧式改革。对内重振法国,对外重塑欧盟。所谓重振法国就是提振经济,吸引外来投资。为避免资本外流而取消对富人征收巨富税。为企业减负,企业雇工和解雇更趋灵活,提高个人所得税率包括退休金也要纳税,退休金不再与物价挂钩,减少住房补贴等。教育改革最大的争议点是中学会考成绩合格后将不能登记入学,仍需考试才能进入理想的大学。

  由于经济多年仅有缓慢增长,2008年经济和金融危机又使经济严重倒退,至今仍未完全恢复到危机前水平,近两年经济稍有增长但2018年下半年又出现放缓势头,2019年的经济形势不容乐观。虽然企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的利润呈几何级增长,但一些底层职工十多年甚至更长时间工资没有增加。在财富迅速集中的同时,中下层民众的贫困化也呈加速之势,中产阶级持续萎缩。西方民众的反全球化运动持续高涨即产生于此,极左和极右派别都利用这一趋势扩大自身影响。

马克龙改革可能中途而废

  马克龙因其改革计划被称为“富人总统”。马克龙可谓“单枪匹马”突破重围当选总统,就职后仍旧执行传统的政策,政府组成仍是以前的旧人,“新瓶旧酒”的特色十分明显。随着改革举措的逐步出台,民众的失望情绪持续累积,去年以来的各种示威活动从未停歇。“燃油税”促使民众愤怒情绪总爆发。

  没有具体领导人和策划与组织机制的“自发”抗议运动,之所以能够发展为持续不衰的全国性动乱,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低层民众生活长期得不到改善,经济发展与民众感受严重脱节所致。欧洲建设招致民众反感的原因亦是如此,因为人们的日常感受与政客的描述差距太大。抗议活动旷日持久,参与成分日趋复杂,破坏性便越来越严重。诉求由要求提高购买力到要求解散政府,到要求马克龙辞职重新大选,改变现行体制等等。由于马克龙政府组成只是一个松散的草台班子,已有多人先后辞职,传统的左右翼政党出于选票考虑而不支持政府,极左和极右翼更是推波助澜。有人提出举行“公民倡议公投”,让民众对国家体制和发展前景发表意见。

  马克龙起初只是反对和谴责,后在压力下宣布取消燃油加税,自2019年起最低工资增加100欧元,退休金不交税,房屋补贴照发。马克龙在2019年元旦新年讲话中强调改革不会中止,引起反感。抗议者称“马克龙使我们重新团结起来”。

  菲利普总理2019年选择德国为首次出访国,目的是安抚德国和欧盟,回答因“黄背心”运动引发的危机和法国继续改革担心的疑问,解除法国可能趋于“政治保守”的担忧。“法国政府有意愿继续改革,因为墨守成规将是最大的危机。”

  马克龙提议的全国性“公众大辩论”将于1月15日开始,希望通过辩论“孰是孰非”平息风波。一般认为,“大辩论”短时间难有效果,很可能经过激烈争吵后仍没有结果。马克龙呼吁“抓住机遇”,为国家发展制定方向,“黄背心”的反应却是“对我们的要求不能再装聋作哑”,“我们要具体保障,要现金”,“不只是活命,而是要生活”,“马克龙是给我们安眠药”,“大辩论不能在大厅和互联网上进行,而是要在大街上进行”。

  马克龙本想借高票当选的“东风”强势推进改革,反复强调即使遭遇重大阻力也不会退缩。马克龙认为,法国总统任期5年,改革阵痛二三年后便会见效,民众对改革的反对态度将会转为理解和支持,2022年大选时将会“更高票”当选。但世事难料,富有“革命传统”的法国人民却以这种“匪夷所思”的方式回应改革。法国政府为应对抗议已支出100亿欧元,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巨大,“圣诞经济”基本被击垮。2019年财政赤字大幅增加。法国和外界都对马克龙摆脱危机的能力和是否继续改革产生怀疑。

  “黄背心”运动反映出西方资本主义体制的根本性问题,垄断资本与普通民众的利益背离状态日趋严重。“黄背心”由法国发端,已向欧洲各国蔓延,且已至扩散加拿大,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已受到死亡威胁。二战后首次执政的意大利民粹主义政府为法国“黄背心”打气:“不能示弱!”欧洲一体化建设处于“退潮期”。

  2019年5月将举行欧洲议会选举,选举虽不会对政府形成直接威胁,但仍将是民意的反映。一般预计,极端政党的得票率将会大幅上升,政府受到的牵制和反对会更多。

  马克龙的执政力已遭到极大削弱。德国经济虽然仍是欧盟龙头,“前景不错”,仍未能阻止提前进入“后默克尔时代”,法国实际上也已进入“后马克龙时代”。马克龙的改革前景不容乐观。

  纵观当今世界格局,中国面临的问题仍然属于“成长中的烦恼”。中国的形势要远优于美欧各国。世界之大,矛盾之多,中国抗击风暴的能力和战略回旋余地前所未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期并未改变,不会发生逆转。

责编:杨璐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