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木:怎么看越来越多非洲人来中国(之三)

2019-01-25 09:46 环球网 劳木

  随着国门越开越大,来华的非洲人数也呈逐年上升之势。他们多从广州入境,并以墨渍式和放射式向其他大中城市蔓延。这引发许多国人的关切和疑虑:我国是非移民国家,这种状况算不算反常?外来者的文化背景和素质参差不齐,他们大量涌入不可避免地会给城市管理和社会治安带来新问题,该如何处理?中非男女通婚日见普遍,不少人为此表达了对中国人种未来的担忧。

  可以说,广州经历的事,其他城市迟早也会不同程度地遇到。鉴于此,2010年,《非洲》杂志以《十万非洲人怀梦闯广州》为题写过一个专篇报道。该杂志当时未进入市场,读者有限。因此,如今将此文节选放在网上,或许不无现实意义。文章较长,拟分三次刊登。原文摘编如下:

  五、怎么看待非洲人进入中国

  非洲人到国外做生意,有比较强的选择性,他们曾经先到过伊朗、约旦,后又集中到亚洲的新加坡等地,现在他们又来到了中国。对这个问题我们应该如何看待?记者采访了相关的官员及专家,他们都对此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卢沙野(中国外交部非洲司司长):有不少非洲人到广州等中国相对比较发达的城市经商、生活,这也显现出中国的开放程度、经济发展速度以及中国人对外国人的认可度都有所提高。很多人不远万里到广州做小生意,而且数量上呈现越来越多的趋势,这很正常,与中国经济的发展成正比。

  目前中国的非法移民比较少,但是一些外国人比较聚集的区域也容易滋生是非,所以管理部门还是应该注意,采取综合治理的办法,宜疏不宜堵。首先要加强出入境的管理,其次是完善相关的政策、体制,与法律一起相结合实施。

  梁玉成(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副教授):从历史上说,广州自封建社会时起便是重要的通商口岸。如今,每年在广州春秋两季举行的交易会更是吸引了许多外国商人,是名符其实的贸易集散地。因此,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角度,广州对于外国人来说都是“宜居之地”。

  移民可以是一个大的范畴,在别国生活下来、处于流动状态的人都可以称作移民。非洲人进入中国,说明了中国经济的强盛,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时,亚洲“四小龙”就吸引了很多移民。中国虽然是一个非移民国家,但是仍然可以借鉴西方一些移民国家的经验。

  经济强盛的国家吸引移民是历史的必然趋势,德国同中国一样,同样实行非移民政策,如今境内有大量土耳其移民。曾有学者指出,欧洲100年后将是穆斯林的欧洲……中国从现在起就应该考虑相关的政策,非法在中国居留的非洲人越来越多,他们是计划生育的真空地带,几年后,孩子应该回去还是留在中国?非洲是一个艾滋病高发地区,许多单身非洲人来到中国,给中国的公共卫生也带来挑战。因此,中国政府应该未雨绸缪,为应对以后的挑战提前做好准备。

  中国想成为世界强国,也应承担全球化责任,即每年吸收一定指标的难民,这是一个经济强国应尽的道义责任。但在此之前,中国还应首先提高中国国民的待遇,避免他们因与移民争饭碗而产生不满情绪。这条路势必很长远。

  宁超乔(广州市社会科学院城市管理研究所):大量的非洲人进入广州,促进了中非之间的贸易往来,人们不必把这种现象看作是洪水猛兽。外国人的流入也是国家经济发展形势的指示针,越来越多的外国人来到中国说明中国的国际地位在不断提高。非洲人进入广州,也从侧面反映出广州经济的繁荣。相信随着中国的不断发展,必定还会有更多包括非洲人在内的外国人来到中国。

  六、法国管理非洲移民的经验教训

  法国作为当代接收非洲移民较多的国家,跟我们没有可比性。但法国在非洲移民管理方面有一定的心得,也不妨看看。

  由于长期殖民非洲的历史,法国和在法大多数非洲移民在语言、文化上具有一定纽带关系,这给他们融入法国当代社会,寻找到自身合适定位,提供了一定的便利。非洲移民也为法国的经济与社会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

  非洲各国独立之初,法国社会上对非洲移民偏见较多,近年来这种现象虽然得到缓和,但其他一些复杂、棘手的问题也不断出现。

  1、棘手问题依然存在

  非洲移民在法国的生活并不如意。社会和家庭的诸多不良因素使不少年轻移民得不到良好的教育,学历低、职业教育短缺,在就业市场遭到变相的排斥和歧视,致使许多移民生活贫困,处于游荡状态,从而对社会产生不满。

  一些移民聚居的地区成为贫困、边缘化和犯罪率高的“敏感街区”,社会治安经常出现问题。据统计,这样的街区在法国已经多达750个。

  另外,有一些非法移民,成为当地的不稳定因素,巴黎东北部的一些卫星城,以及南部地中海沿岸一些城市,集中了大批这类非法非洲移民,并且和合法非洲移民混居,造成诸多问题。

  近年来法国经济持续低迷,就业岗位流失,许多学校毕业生毕业即失业,本土就业压力的增大,让法国社会滋生出一种憎恶黑人移民、认为后者抢走自己饭碗的情绪。

  加之法国传统的制造业迅速萎缩,蓝领产业工人和重体力劳动者的需求量锐减。这种结构调整导致非洲移民群体的失业率高于法国平均水平,造成非洲移民社区犯罪率偏高,帮派团伙、宗教原教旨势力抬头,甚至极端组织也趁机渗透,而这一切又造成主流社区对非洲移民社区的排斥,形成恶性循环。

  当然法国人对非洲移民的偏见仍然存在。2005年酿成重大社会骚乱的“93省事件”,导火索就是两名移民青少年因烧车被警察追捕而触电身亡,其中一人即是非洲移民、15岁的巴努·特奥雷.而接下来之所以会有那么多非洲人上街烧车,则是因为当时的法国内政部长、如今的总统萨科齐将非洲移民称为“流氓”。

  2、值得借鉴的经验

  尽管存在以上问题,但法国在移民管理方面仍然有一些经验。

  法国政府对移民采取“同化政策",政府修建低收入住宅区,鼓励移民申请工作,鼓励公司招募少数族裔的雇员,推动移民参加选举。移民能够以生活困难者、长期失业者、无人照顾的亲属、残疾人或者无学历青年的身份,受惠于一些机制和措施。

  此外,法国还设立移民劳工与亲属社会行动基金,通过关怀家庭、儿童和青年在住房以及培训和就业方面的行动,促进外国移民融入法国社会。同时,法国坚决打击非法移民。例如,法国现在每年大约要将2.5万名非法移民遣返回原籍国,其中大部分是协议返回(法国政府向每人提供1000至3500欧元不等的遣返费和机票)。

  法国比较重视非洲移民的社区化建设,鼓励合法的非洲移民建立自己的社区中心、文化中心、学校和宗教活动场所。因为对于许多非洲人而言,本族尊长的教诲和社区的约定俗成,往往比成文的法律、规章更有约束力。

  在经商、就业方面,法国基本做到了“一视同仁”和“国民待遇”,对于那些获得法国国籍或拥有法国合法居留权的非洲侨民而言,他们在经济领域拥有和法国本土居民同等的经营权、就业权和用人权,即使是未入籍的合法非洲侨民,除了选举权、被选举权外,他们的权力和社会福利,和入籍者也是一样的。

  法国的许多经验,对于其他苦于非洲移民问题的国家而言是难以复制的,但尊重非洲移民社区的形成,给予这个已成为既定事实的群体一定的合法生存空间,这种“堵不如疏”的思路是可以借鉴的。毕竟相对于“开口子”所造成的麻烦,强行捂住、让非洲移民社区完全处于地下运作状态,肯定是更危险、更不可控的。

  (本文的策划采写者有:劳木 朱晓磊 朱海淼 李潇 何滨 曹凯 戚华 马恩瑜 杜枫)

责编:杨璐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