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西方“民主之母”的历史窘境

2019-01-29 08:42 环球网 孙海潮

  

  无协议脱欧后果严重  

  2019年1月15日,英国下院以432:202的极高比率否决英国经过两年艰苦谈判而达成的脱欧协议(也称条约),成为自1924年以来首相递交议会法案遭到的最大挫败纪录。“历史性投票”使特蕾莎·梅首相名声扫地,更使英国陷入“历史性混乱”。次日,下院又以325:306的投票结果否决了反对党提出的弹劾信任案,梅首相得以艰难地继续执政。执政的保守党议员投票反对脱欧协议由立场决定,投票支持梅首相则由利益决定,都以“民主”名义进行。满脸愁云的梅首相稍露喜色,宣布将在尊重脱欧公投结果的基础上继续努力,寻找大家都可接受的脱欧新方案。

  梅首相与议会各党团密集磋商后,根据议会要求,于1月21日递交B方案。外界以为脱欧协议遭否后会有重大改变,殊不知又回到了原点:一是与欧盟更加灵活地对话,二是为双方在对方工作的人员提供保障,三是在北爱边境问题上寻求议会可接受的方案。两年多备受煎熬谈判的心血算是白费了。B方案将于1月29日再交议会审议,前途并不看好。梅政权依然“命悬一线”。

  英国于2016年6月23日公投决定脱欧后,欧盟和英国都没有认识到此举对双方关系的破坏及对自身的影响,现在终于明白过来,英欧都在经受“难以承受的损失之痛”。近年来,欧盟持续陷入多重危机叠加的二战后最困难时期,现在才回过味来,原来英国脱欧才是欧洲自二战以后所经受的最大危机,其他的都算不上。近几个月来,英国和欧盟都在忙于脱欧这一件事,其他都顾不上了。

  欧洲舆论指出,英国本是西方代议制亦即西方议会民主之母,两大派都把政党利益置于国家和民众利益之上,民主政治已沦落为政客的权术工具。议会滥用权力使国家行政权瘫痪,梅首相的领导能力受到严重质疑,政治精英名声扫地,英国已成为一条丧失航向且没有船长的船。随着西方“民主之母”陷入历史窘境,英国社会陷入前所未有的分裂状态。

  IMF预测,英国脱欧可能使欧盟整体经济损失降低1%,而欧盟作为一个整体,是名义上的世界最大经济体,经济下滑势必拖累世界经济。英国是世界第五大经济体,无协议脱欧将使英镑大跌,外贸崩盘,机场和边境拥挤不动甚至瘫痪。

政府行动受限进退维谷

  卡梅伦2016年交由全民公投决定是否留欧,本是出于选票考虑。卡梅伦满以为公投会以高票否决脱欧方案,相位将会更加稳固,孰知“胜算”落了个“败兵”之名,只好辞职谢罪。继任的梅首相踌躇满志,信誓旦旦地要落实公投结果,在与欧盟谈判是最大限度地捍卫英国利益,给国民一个“满意的答复”。

  2017年6月8日,英国议会选举提前三年举行。梅首相的设想与卡梅伦如出一辙,即大选将使保守党席位进一步增加,她的相位就不是“继任”而是自己打下的江山,她将率领“得胜之师”与欧盟谈判,所取得的成果又会为其执政添分。10天前举行的地方选举中,保守党“斩获极多”,议会选举岂有“不胜之理”?

  当晚10时结束的检票结果却使梅首相“悔不当初”。下院630个席位中,保守党由原来的331 席降至318席,由绝对多数降为相对多数,工党猛增99席,英国由此进入“悬浮议会”,保守党只好与北爱统一党共组联合政府。梅首相本来掌握在手的议会多数,在她企图争取更大多数且认为胜券在握的情况下丧失。“民主”虽早已沦为政客手中任意玩弄的把戏,却往往使玩家把自身“玩了进去”。梅首相的威望和执政地位饱受打击,脱欧谈判本已在手的筹码丧失殆尽。

  脱欧问题上,英国议会已没有严格的反对党与执政党概念,而分成了泾渭分明的脱欧与拥欧两大阵营。1月15日议会否决梅首相苦心经营的脱欧协议,两派都声称自己获胜。脱欧派宣称成功地阻止了“软脱欧”,顶住了梅强迫通过其方案的压力,捍卫了国家利益;留欧派宣称是他们的反对票冻结了脱欧进程,更好地捍卫了国家利益。保守党前首相梅杰告诫梅首相,不要被保守党内强硬脱欧派所绑架,不要再提什么不再留在单一市场和限制难民等“红线”了,就提出多种方案供议员们选择,征求意见后将折中方案提交议会通过。

  梅首相实在提不出好办法,有关重新谈判的请求已被欧盟多次明确拒绝。欧盟已明确表示没有B方案,重新谈判绝无可能。北爱边境“安全保护网”由双方商定,当前的脱欧协议已是最佳方案。

  英国脱欧的最后日期3月29日已所剩无多,第二个脱欧协议已无可能。梅首相举止荆棘,动辄得咎,拼命竞争得来的相位竟然如此艰难?

英国脱欧的几种版本

  西方各政党参与选举的实质并非为国家和人民,执政党是要继续执政,反对党则要自己上台,提前大选要么是利用机遇扩大执政优势,要么是形势所迫做最后努力。在国际上则假借民主名义多行不义。卡梅伦2016年组织的脱欧公投和梅首相2017年的提前大选,均为扩大执政基础却弄巧成拙。“民主”已异化为政客的玩物,每每遭到民众唾弃。政客操弄之下的脱欧“巧局”终成“死局”,成为英国与欧盟的共同灾难,实质是遭到民众唾弃的结果。

  现在已不是梅首相是否有“胆略”引领英国走出脱欧泥淖的问题,而是在“智慧”业已消耗殆尽之后,她手里还有几张可以打出的牌?英国脱欧的版本不外乎下面几种:   

  一是无协议脱欧的前景业已出现。强硬脱欧派也认为无协议脱欧使国家堕入深渊,英国业已进入政治不确定时期。伦敦金融城人士呼吁:英国金融为不能被“政治扑克左右”,经济界要求政府立即制定保护经济的有效方法,英国经济出现相当时间的混乱局面难以避免。1月23日的法国内阁例会上,菲利普总理提出要对英国无协议脱欧出现的问题预做准备,分别为设立临时边境检查机构,应对无协议脱欧引发的混乱,以及在法生活英国居民、公路运输、金融往来的连续性、军事装备过境等五大问题,另有,须在2月6日前就法国渔民在英国水域捕捞事宜提出解决办法。欧盟担心英国关闭传统渔场,将根据欧盟海洋和渔业基金向渔民提供救助,并提议与英国商议,使双方渔船可在2019年底前在对方海域捕捞。

  二是继续留在欧盟符合许多人意愿。英国议会否决脱欧协议后,侨居西班牙的英国人便发出了“此事本不该发生”的声音,进而产生了“节制的乐观情绪”,认为不会脱欧了。西班牙政府表示,若在英西人得到善待,西也会对英投桃报李。在英工作生活学习的欧盟成员国人员达350万人,英在欧人数相当,光在西就达80万人。人才流通是欧盟最基本的要素。这些人已与所在国高度融合,许多人已成为彼此需要的高素质人才,富裕阶层和退休人员享受同等待遇,“难舍难分”。英国和欧盟两方都在探索灵活解释《里斯本条约》(欧洲宪法)第50条的问题,以便打破僵局。第50条脱欧谈判期为两年,2019年3月29日的大限即来自这一条。但并非“死规定”,至少可以延迟几个月甚至到2020年。法德已表示原则上不会反对。马克龙指出,英国可能会要求延伸解释第50条。欧盟希望英国提出不被议会否决的替代方案,虽仍要征得27国同意,但“不会有问题”。欧洲法院引用50条,判定英国可以决定推翻脱欧进程,理论上应在3月29日前提出要求,然后通知欧盟不再脱欧了。苏格兰首席部长斯特金和伦敦市长萨迪克·汗已要求梅首相请求欧盟延申解释第50条。英国“脱欧”变为“拖欧”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三是举行二次公投。脱欧公投结果刚一公布,便有数百万民众要求二次公投,而且1700万投赞成脱欧票者并非全是“真心实意”,“用脚投票”以发泄不满者不乏其人,还有人认为脱欧是开玩笑并不当真而没去投票。以工党为主要代表的左翼党派大多主张二次公投。梅首相反复强调,二次公投将是“再次灾难”,加剧民族分裂,引发“政治海啸”。“民主不是儿戏。”政客们实际上只把民主当儿戏,反对派唯一的愿望是把梅首相赶下台。梅担心的是二次公投将使自己更加难堪,因而不得不下台。民调显示,若二次公投,56%的英人将投票留在欧盟,远高出2016年反对的比率。但再次公投仍不能保证使英国摆脱困境,而且谁也不能保证二次公投的可信性就强于首次,难道还要举行第三次公投以决定前两次哪次更有效吗? 但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二次公投并非全无可能。

  舆论认为,英国这辆公交车的平衡度已极端脆弱。梅式脱欧已成为业已灭绝的动物,自己使自己陷入僵局。英国向何处去?十字路口不知何往。

  英国脱欧本是政客们假借“民主”而上演的闹剧,何时终结,以何种方式终结,谁都说不上来。西方“民主之母”的历史窘境何解?一个字:难!

责编:杨璐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