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海潮:国际社会对中美贸易冲突前景持续乐观态度

2019-03-22 14:57 环球网 孙海潮

  特朗普总统出身巨贾,以商业眼光和商人本性看待并处理国家间关系和国际事务,退出几乎所有多边条约和安排,在贸易领域代之以双边重新谈判,对既有的国际关系格局造成前所未有的冲击。既打击对手,又伤害盟国,多边机制基本瘫痪。

  特朗普首先对欧洲发难,称建立欧盟和实施单一货币欧元的目标就是针对美国来的,“英国脱欧是大好事,别国应该跟进”。特朗普在改动对华贸易战之前,首先对盟国下手。世界各国都占尽了美国便宜,盟国中“德国最坏”,而“日本吸血”。

  特朗普的观点是,二战后美国对欧日提供军事保护,出钱出力出人,而且做出了巨大牺牲,德国和日本获益最多。德国实现了国家统一,现在仍是世界最大贸易盈余国,而且当上了欧盟领袖。日本长期稳坐世界经济第二强国交椅,现在仍在与美国贸易中获取巨额利润。德日两国还是美国在外驻军最多的国家,驻军费用及衍生利益也使两国获利颇丰。现在是“还债”的时候了。今年3月10日,报称特朗普又提出向盟国征收驻军150%费用的要求,即除驻军费用之外加收50%的“获益补偿费”。德日韩三国首当其冲。至于美国在盟国驻军和充当盟主甚至世界霸主所获的难以计量的好处,特朗普是视而不见的。

  2018年3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对进口的钢铝制品分别征收25%及10%的关税,15日内生效。该决定给世界来了个措手不及,首先遭到盟国的激烈反对。欧盟迅即出台反制措施并向世贸组织提出申诉。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7日针对特朗普能够“轻松赢得”贸易战的预测,反称“事实上正相反,美国将会轻松败下阵来”。

  法国总统马克龙如同在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和伊朗核协议前夕一样,“专门”与特朗普通话,指出美国对欧盟钢铝制品征收高额关税“非法”和是一个“错误”,“欧盟将坚定地以同等力度回击”,“经济民族主义就是战争”。

  法国外交国务秘书勒穆瓦纳认为美提高关税非法和难以自圆其说,欧盟应采取“救助与平衡”措施,法国财长勒梅尔批评说,世界贸易不能像美国西部影片那样“胜者通吃”,“不能相互对射,最后未倒地者为胜”。

  德国默克尔总理说,“贸易战升级会毁了所有各方”。对“美国优先”的回应将是“欧洲团结”,“贸易战没有胜者”。

  2018年7月2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白宫玫瑰大厅达成“美欧贸易焦点协议”,决定“贸易休战”。美欧相互加征钢铝产品关税问题仍未解决,但决定不再升级。特朗普对欧盟汽车加征25%关税的威胁暂时被搁置,即在双方达成最终协议之前,美国将不对欧盟汽车和其他商品征收额外关税。欧洲舆论称美欧贸易冲突堪比朝鲜核问题,即在局势失控之前柳暗花明。

  作为回报,欧盟将扩大对美液化天然气和大豆进口。欧盟主要是德国减少进口俄罗斯天然气,既取悦了美能源大佬,又从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上起到限俄控欧的双重作用。欧盟增加从美进口大豆,可平衡中国和墨西哥因贸易战而减少美大豆进口的损失。欧盟还同意在改革世贸组织即使该组织“现代化”问题上向美靠拢,如对公平贸易、盗窃知识产权、强行技术转让、工业品补贴、国营企业不规范行为及过剩产业转移做出规定等。欧洲舆论指称“明显针对中国”。美欧将成立工作小组谈判跨大西洋自由贸易问题。

  欧美同意由欧盟贸易委员和美国贸易代表在今后几个月商谈双边自贸问题,但容克又公开声称绝非重启跨大西洋自贸协定谈判。欧盟认为此前的自贸谈判不公平,因多个成员国特别是德法反对而搁置。特朗普要求与欧盟就“零关税、零非关税壁垒、零工业品补贴”进行谈判,容克回称他没有得到授权。欧盟反对美国发动贸易战的立场并未改变。特朗普宣布提供120亿美元的农产品损失补贴,一是为了防止选票流失,二是备受争议的贸易战政策可能还会坚持一段时间。欧盟呼应特朗普要求各贸易冲突方来美磋商的要求,但十分担心特朗普重演与中国达成协议后又翻脸的故伎,迫切希望美国对其利益有所照顾。欧盟舆论认为,欧盟是在强大压力下做出妥协的。特朗普主张的自由贸易与欧盟有本质区别,是“美国优先”式的自由贸易,眼睛盯的仍是欧盟的钱袋。

  2018年9月24日,特朗普发表推文称对所有各国货物进口都要加税,美国对日本帮助太多了,现在需要建立平等关系,而且要马上做。此前,特朗普曾表示数百万辆日系汽车在美国道路上奔跑,而在日本道路上的美国汽车却寥若晨星,使人“怒不可遏”。特朗普还说德国和法国虽然进口美国汽车和葡萄酒,但购买者寥寥,“难以容忍”。日本给出的解释是美国汽车不适合国人生活习惯,因而购买者较少。特朗普则说日本以非关税壁垒阻止进口美国汽车。美国放出话来,要将日系汽车的进口税从目前的2.5%猛增至25%。汽车业作为日本的支柱性产业,提高关税后将使日系汽车的利润额下降40%,势将迅速扩散至日本整体经济,从而对日本经济产生重大影响。1987年,里根政府曾大幅提高日本电器进口关税。评论称日本可能开放农产品市场,但政治性太强;进口美国天然气和武器,但数量难使美国满意;将汽车生产转移至美国本土,但在美年产量已达400万辆,雇工达到150万人。日本回旋余地不大。汽车业作为德国的支柱产业,若出口受损必将影响整体经济发展。德国对美国可能提高汽车进口关税的心情与日本毫无二致。

  特朗普最近又威胁欧盟要对德国汽车加税,要欧盟执行“三零”方案,默克尔和马克龙分别表示在汽车和农产品问题上难以让步。

  欧洲舆论认为,特朗普发起的全球性贸易战,特别是美国和中国两个最大的经济实体间的贸易摩擦使世界不安。国际秩序已遭到严重破坏,短视行为对西方体制破坏力极大,保护主义和排外主义在所有国家蔓延。重建全球治理信誉需要许多时间,世界已为之付出巨大代价。

  欧盟舆论指出,特朗普一年前提高钢铝制品关税,发动全球性贸易战,后专门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世界各国2830亿美元的输美商品被加征10%至50%不等的关税,主要是中国和欧盟。中国和欧盟则对121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加征平均16%的关税。美2018年进出口额度分别为26000亿美元和17000亿美元,加征关税的商品额度并不显眼,特朗普因此声称不会对美经济产生影响。但据美联储和普林斯顿与哥伦比亚两所大学的研究报告,虽然加征的关税进了国库,商品溢价却由美国企业和消费者承担,也并未出现所谓企业为了避税而把生产转移回美国的现象。2018年前11个月,美国关税增收120亿美元,与33000亿美元的联邦税收相比微不足道,实在难以如特朗普所说使美国变得“从未有过的富有”。而且,120亿美元远不足以弥补消费者的损失。即使把这点关税收入全部返还,消费者和有关企业每月仍将损失140亿美元。而别国对美国出口商品的反制也使美国每月减少24亿美元的损失。如果贸易战继续下去,美国对外贸易总额将会减少1650亿美元。有关企业为规避输美产品关税,将会寻求将生产转移到既不受关税影响而又成本低廉的国家,世界性产业链大转移催生大规模混乱,势必对世界经济产生不利影响,全球性投资下降和金融市场动荡,对美国的不利影响将甚于其他国家。

  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30-35%。2008年全球性经济和金融危机以来,没有中国经济的拉动作用,世界经济的发展难以想象。在世界经济高度融合的形势下,美国和中国作为世界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两国爆发高强度贸易冲突对世界经济的负面影响自不待言。因此,欧洲始终把中美贸易冲突称为“贸易战”。

  每当中美贸易冲突出现缓解迹象,世界各国首先是美国股市都会上扬,否则就会下跌。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和提出多项提振经济的措施,以及中美贸易谈判取得进展的利好消息传出后,3月15日的华尔街股市全面上扬,全球金融市场显现出一片乐观情绪。美国10年和30年债券收益下降,消费指数和信心上升。

  中美领导人会晤已被国际舆论解读为“贸易战结束的前奏”。

  特朗普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2020年的大选造势,都在为连任预做准备。如果特朗普真正认识到“与全世界打贸易战”不会使美国“从未有过的富有”,他就会回头或至少有所收敛。2018年美外贸赤字创历史纪录,也许会使特朗普有所醒悟或悔悟。因为,商人总统的“算计”本性不会改变。

责编:王日尧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