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方

2012-02-13 15:58:00 分享
参与

刘丰:美国不会对叙利亚仓促动武


  作者:刘丰 南开大学副教授


  在西方国家寻求在联合国框架内干预叙利亚受阻之后,人们普遍关心的问题是美国等国家接下来会选择以怎样的方式进行“联合国框架外”的干预,尤其是会不会绕过联合国安理会授权对叙进行直接军事打击。在叙利亚问题上,美国的短期目标是促使巴沙尔下台、推动政权更迭,长期目标则是在叙建立服从美国利益偏好的政权,将其改造成美式民主、自由国家。从包括奥巴马和希拉里在内的美国政要的表态来看,美国政府已经为实现这些目标做好了准备,似乎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但是在干预方式的选择上,美国似乎还不会仓促使用武力。


  从历史和现实来看,说美国是最热衷于并且最为频繁地干预别国内政的国家并不为过。被美国颠覆政权的国家有一长串名单,频率之高、范围之广和影响之大绝无仅有。不夸张地说,出于美国自身私利和意识形态的目的,美国千方百计推进他国政权更迭的活动几乎每天都在上演。之所以积极寻求进行干预,一方面是因为美国在相关国家和地区具有重要的地缘、政治和经济方面的利益;另一方面则是冷战后美国一直将推进民主、自由和人权等美式价值观作为其国家战略的一部分。


  仅在冷战结束至今的30年间,美国对他国进行强力军事干预行动就达7次之多:索马里海地波黑、南联盟、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当然,美国为促成他国政权更迭而进行海外干预的理由五花八门,手段变化多端,成效也不尽相同。根据从隐蔽到公开、从间接到直接的程度排列,美国实现外国政权更迭目标的选择主要有:资助非政府组织和精英团体进行渗透活动、为对象国反对派赢得选举提供资金和培训、扶植和策动对象国反对派进行颠覆、美国中情局采取秘密行动以及美国直接进行军事干预。


  因此,美国干预他国内政的经验表明,尽管美国在使用武力上并不受国际法、国际规范的束缚和节制,但它有众多干预方式可以选择,直接武力介入作为代价最高的一种选项通常在利害最攸关、时机最必要的情况下才会使用。


  早前,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试图在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与利比亚问题类似的决议,从而为它们找到直接或间接使用军事手段进行干预的突破口。在这一努力遭遇失败之后,美国在促成叙利亚政权更迭方面还有以下四种选项。


  一是继续加大对叙利亚反对派的支持,包括对“自由叙利亚军”提供武器和经济援助,从而使叙利亚国内反对派有能力打一场“推翻”巴沙尔政权的内战;二是建立一个由地区内国家和美国盟友组成的国际联盟,进一步孤立和制裁叙利亚,促成“和平交权”;三是支持阿盟或者其中的某些国家对叙利亚进行有限度的军事干预,用地区集体安全替代联合国的权威;四是亲自主导或者由北约进行对叙利亚的军事打击。


  目前来看,美国采取第四种选项的可能性最小,主要原因有三:(1)美国尚未完全退出反恐战争,在奥巴马政府谋求连任的背景下,发动新的战争要谨慎为之;(2)美国国会和国内利益集团中反对军事干预的声音不小,在这些力量看来,美国不会从叙利亚得到太多好处;(3)美国在短期内面临与伊朗博弈的压力,目前向伊朗方面投入的外交和军事资源超过叙利亚。


  由此看来,前三种选择中的一种或者是三者综合运用更可能成为美国的选择。实际上,支持反对派、将地区组织推到前台以及鼓励盟友出头正是美国在利比亚战争创造的新型干预模式,即使促使卡扎菲下台的模式无法在叙利亚复制,但这种模式为美国提供的便利还会得到运用。


  可以肯定的是,无论采取何种手段,美国干预所造成的危机和灾难只会加剧而不会减少,一如在美国以往进行的所有“人道主义干涉”中发生的情况一样。在历次干涉中,美国都把自己想象成并声称以世界和平、正义和福祉的名义行事。然而这些词语总是按照美国自己的喜好来定义的。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