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报:国企是供给侧改革的最大难点

2015-12-07 10:10:00 北京青年报 谭浩俊 分享
参与

原标题:国企是供给侧改革的最大难点

据报道,按照每年惯例,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在本月中旬召开,除了总结今年的工作,还将提出明年工作的主要任务,供给侧改革成为各大媒体前瞻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上周,李克强总理就提出供给侧改革要在创新上多做文章。那么,能否在重点领域、重点环节取得突破,则是决定供给侧改革成功与否的关键。如何针对国企存在的问题推进供给侧改革,就是最为重要的领域和环节之一。

国企运行状况堪忧

财政部日前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1-10月,全国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利润总额18806.6亿元,同比下降9.8%。其中,中央企业13530.7亿元,同比下降11.3%;地方国有企业5275.9亿元,同比下降6%。而煤炭、钢铁、有色等行业,继续处于亏损状态。煤炭行业亏损面超过了80%,钢铁行业亏损面也达到了47.5%,煤炭价格跌成了白菜价,大中型钢铁企业的主营业务亏损则高达720亿元。

更重要的是,国有企业在利润下降的同时,财务费用却在不断上涨,1-10月,国有企业财务费用同比增长了9.5%。其中,中央企业增长了9.4%,地方国有企业增长了9.7%。这也预示着,国有企业加杠杆现象是非常严重的。也就是说,很多企业都是在依靠杠杆艰难生存,一旦资金链出现问题,就会给整个行业的稳定带来严重冲击和影响,甚至引发区域性、行业性金融风险。

按照《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上曾经出现过的案例,资本家为了维护牛奶价格,宁可将牛奶倒进大海,也绝不降价。但是,从目前煤炭、钢铁等行业的实际情况来看,采取的却是宁可一起死、也不愿共同生的策略,亦即价格越跌、生产越多,指望用数量换生存。结果,导致市场越来越混乱,企业日子越来越难过。毫不客气地说,国有企业正面临着少有的困难和压力,经营状况令人担忧。

盲目投资造成产能过剩是 国企陷入困境的主要原因

国企出现今天这样的局面并不稀奇,因为从这些年来国企在发展中所采取的策略和思路来看,就已经为今天问题的发生埋下了风险、留下了病根。以钢铁行业为例,早在2003年,中央就采取了宏观调控措施,以解决已经出现的产能过剩问题。然而,十多年过去了,产能不仅没有压缩,反而涨了几倍。

而这些年煤炭、钢铁等行业出现的产能严重过剩现象,最主要的问题也是出在国有企业身上,出在国有企业在投资方面的盲目和无序,出在国有企业只讲数量和规模、不讲质量和效益上,出在国有企业只追求眼前利益而不考虑长远利益上。譬如煤炭行业,就在上一轮的大整合中,不知增加了多少新的产能,以至于发展到今天,各大煤炭巨头,都为了自身利益、自身政绩,谁也不愿意把产量压下来,不愿意共渡难关,最终导致煤炭价格一跌再跌。

事实上,对国企来说,盲目投资不仅表现在产能上,还表现在对投入产出效益的研判上,更多情况下都是不计成本、不讲代价的。如前些年的风电和光伏投资,国有企业的投资成本就远高于其他所有制企业,投资回报期、回报率等,则远差于其他所有制企业。保定天威就是最好的例证。也正是因为国企在投资方面的盲目性和无序性,也就直接带来了经济下行格局下国有企业的困局。不仅如此,在整个行业遇到困难的情况下,各大企业也是不顾大局,无合作意愿、协调意识,导致行业困难越来越大。

供给侧改革的 最大难点是国企

按照中央提出的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要求,毫无疑问,难点也在国有企业,在于如何让国有企业能够从过剩的产能中挣脱出来,从恶性竞争中挣脱出来,从地方政府的有形之手中挣脱出来,成为真正的市场主体,并自觉地按照市场规律和市场原则办事。

拿煤炭、钢铁两大行业来说,所出现的产能过剩、恶性竞争、大面积亏损等方面问题,就是因为国有企业在行业中所占比重过大所致。来看煤炭行业,在没有进行大规模整合、大规模国进民退时,虽然问题很多,特别是安全生产事故频发,但是,就市场供应来说,总体还是比较平衡的。原因就在于,非国有企业主要是依据市场规律进行开采。一旦市场平衡,开采的频率也就比较低了。整合以后,由于国企比重大大提高,按理应当生产的计划性更强。可是,面对煤炭价格快速上涨带来的政绩冲动,多数企业都采取了快速扩能的措施,在很短的时间内,产能就扩大了很多,以至于在市场需求出现萎缩时,谁也不愿减少产量。

钢铁、有色、船舶、工程机械、汽车,包括风电、光伏等领域,也都是因为国有企业的投资失控、效率不高、投资成本巨大所致。且其一旦建成达产,要想把产能压下来或者转产,尤其是关闭破产,基本就没可能了。员工失业、税收、政绩等,就会将其绑得死死的,根本挣脱不开来。

也正因为如此,在供给侧改革中,如何对国企进行改革,把国企带给供给侧的矛盾和问题解决好,把僵尸企业问题解决好,就成了最为关键和核心的问题。只要国企在供给侧的问题解决好了,其他所有制企业的问题就不难解决。反之,国企问题解决不好,就会直接影响到其他所有制企业问题的解决。

而要解决国有企业的问题,最根本的手段还是改革。尤其像煤炭、钢铁、有色这样的竞争性行业,应当通过改革,先将企业交给市场,然后再由市场决定去留。而不是指望依靠地方政府的觉悟去解决国企的去留问题。实践证明,地方政府在国企的去留和去产能问题上,是不可能有很高的觉悟的。

这也意味着,供给侧改革绝不能满足于就改革谈改革,而必须按照李克强总理所说的,用创新思维去指导改革,将改革的重心下移,具体到每个行业、每个领域,尤其要优先解决国有企业的问题。因为,目前出现的“僵尸企业”等,大多也是国有企业。不把重点放在国有企业身上,供给侧改革是很难向纵深推进的。不仅是产能过剩,包括创业、创新、增强企业活力、增加有效供应、提高供应质量和效率等,都可能是一句空话。

所以,在研究供给侧改革问题中,一定要将国有企业作为重点的重点、关键的关键,放在最突出位置,提出强有力的改革办法与措施,确保国企不成为供给侧改革的阻力,不给供给侧改革拖后腿。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