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网>评论>评论滚动>正文 订阅环球时报手机报

社评:用严惩食药造假为现代治理祭旗

  • http://www.huanqiu.com
  • 2012-04-20 08:29
  • 环球时报
  • 我要评论
字号:T|T
摘要:现在到了中国同前工业化时期社会管理已经麻木的部位做英勇切割的时候。祭旗的这一刀,就应砍向食品药品的造假者,以及对他们牟利提供了协助和方便的人。这样的祭旗一定会带来触动,新的知觉逐渐向其他领域蔓延、传递,社会的麻木不仁面会一点点缩小。

  部分工业用明胶流入制药企业,在中国社会引发新一轮轰动。卫生部长陈竺对媒体说,对药企诚信“还是要有信心”。公众也相信,并非所有制药厂都会为降低成本这样干,但食品药品行业漏洞频出是铁的事实。国家监管与公众的期待存有巨大差距。


  中国食药行业的问题当然不能全怪监管不严。从根上说,它是中国社会的道德及法制水平与现代工业社会的要求不对称,食药产品的现实安全水平与消费者快速增长的安全要求不对称。只有中国社会的综合发展才能逐渐兑现这两个平衡。


  然而在现代信息环境下,每一次食药安全事故都可能成为重大舆论事件,它们对社会安全提出的挑战以及经济损失波及,都可能远远高于其本身造成的生物学危害。对有害食药的担心很容易发展成社会恐慌,进而演变成对政府监管不力的愤怒。


  中国最近几次食药安全事故的后果甚至比上述情况更严重,有少数人将这些问题上升为对中国政治制度的质问,一些非理性和扩大化的情绪在互联网上此起彼伏。


  根治食药安全问题似乎在我们的社会里无从下手,在道德上向生产者喊话一直作用不大,而要加强政府监管,法律的整体执行水平还形成不了所需要的严厉。


  让老百姓“理解”当前的实际情况,给医药安全更多的形成时间,也是枉然。社会对公众安全危机的反应永远是激烈的,一些过头的情绪表现可以理解。


  政府唯一可做的,就是加强监管,强行拉高中国法律执行的严厉程度。比如对非法生产的食药企业实行特殊的“倾家荡产”式处罚,并将这样的处罚常态化。对具体责任人坚决追究刑事责任,并且扩大刑事追究面,对犯案者使用高量刑等等。


  每个社会的道德和法制水平都不是齐头并进的,都有过一两个突出的领域贡献了特殊的推动和示范。在美国等一些发达国家,食药安全都曾做过“主战场”,美国上世纪初成立的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当时就获得了仅次于联邦调查局的权力,制止了嚣张的食药造假。


  现在到了中国同前工业化时期社会管理已经麻木的部位做英勇切割的时候。祭旗的这一刀,就应砍向食品药品的造假者,以及对他们牟利提供了协助和方便的人。这样的祭旗一定会带来触动,新的知觉逐渐向其他领域蔓延、传递,社会的麻木不仁面会一点点缩小。


  实际上这几年一些食药造假者已经受到了倒退一些年不可想象的严惩。这样的惩罚应当更深更宽,应加强对渎职政府官员的依法追究,这样的严厉会很快转化成社会的信心和希望。


  中国不仅处在社会转型期,而且每一个领域的转型速度都很快,衔接不上的情况会经常发生。这很难说是绝对的“坏事”,但它们当时带来的痛苦却很真实。中国社会必须认真降服或至少抑制住每一个具体问题,才能形成驾驭全社会转型的整体从容和豁达。▲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点击排行

新闻 军事 台海 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