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仁平:各种“独”和民运 只剩下抱团取暖了

2016-10-22 01:57:00 环球时报 单仁平 分享
参与

  近一个时期,“台独”“港独”等各种“独”及海外民运分子彼此勾连的情况有所增多,“打横炮”的情况不时出现。台湾陆委会20日就香港少数本土派议员在立法会搞出“宣誓门”一事喊话,支持破坏宣誓的梁颂恒、游蕙祯,要求北京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尊重民意”,表示陆委会会密切关注事态的后续发展。

  1989年遭通缉的流亡民运人士王丹近日与鼓吹“港独”的香港大学前学生会会长冯敬恩共同参与一档香港电视台节目的制作,因两人在日本搞了一个记者会,记者会上不仅宣扬了“港独”,还出现挺“疆独”的表达,电视台一方拒绝播出所有录制内容。双方还就记者会是“安排的”还是“私搞的”一度争论。

  和二三十年前相比,今天的中国可谓沧海桑田。但这个伟大的巨变过程同时会经历一些问题,也会生出一些沉渣废料。历史如滔滔江水,脏物弃物会不断朝边角处漂移、聚集,形成局部又丑又臭的景象。

  与几个“独”派和“法轮功”比起来,民运分子大概是最失落的一帮人了。他们如今几乎被遗忘了,缺少经费,分裂得如一盘散沙。但其中一些人仍不甘寂寞,与各种“独”越来越公开勾连,试图做缝合境外反国家统一势力的针线。

  王丹和吾尔开希在1989年大陆通缉名单上列第一名和第二名,他们二人如今都定居台湾。王丹已有很多公开支持“台独公投”和“台湾自决”的言论,表示应接受台湾人对台湾未来的选择。吾尔开希曾参选台湾“立委”,这两人都已不愿或不敢对“台独”说个不字,而选择了与它同流合污。

  对“港独”和“疆独”,王丹也充满了温柔,他连拒绝播出节目的那家电视台以及香港一些不是最极端的反对派都不如。或许他是为了能在今天生活的环境中生存下去吧,不得不向内地民众最厌恶的分离主义势力屈膝、鞠躬。

  民运遭遇了西方社会里的世态炎凉,骨头都像是被岁月磨蚀断了。其实他们演绎的悲剧很可能是各种“独”派力量及“法轮功”最终历史境遇的缩影。主要是中国太强大了,中华民族复兴的趋势不可阻挡,而那些力量选择站到了历史的对立面,他们的“理想”与“悲壮”最后都会转化成俗不可耐的利益套现。

  这些势力抱团取暖是必然的。他们都在中国臭了,在国际上也只被当做工具和筹码用,世界上没有一支认为他们有前途、因而把他们“成功”作为支持目标的战略力量。利用他们的目的都是给中国添点堵,因此他们被喝来呼去,用则捧不用则弃,他们极少有人能在西方守住真正的尊严。

  这些政治反对势力对国家长治久安有不同程度的纷扰,不过实事求是说,他们同时作为反面教材也为中国大多数民众提供了一份清醒。原来这就是他们,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惊诧于看到和听到的。

  今天大概无论什么“独”,什么样的“民主描绘”,只要是号召老百姓跟着西方对抗中国体制的,相信人们都不会跟着走。

  那些势力在境外勾连越多,他们就越在中国民众面前自黑,他们就越发走进死胡同,离他们自己所讲述的目标越遥远。最后就只剩下做戏了,然后互相送几张卖不出去的票,惺惺相惜。(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责编:杨阳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