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仁平:余旭魂逝长空,并非因为她是女人

2016-11-13 17:36:00 环球时报 单仁平 分享
参与

  

女飞行员余旭。(资料照片)新华社发

  空军歼-10女飞行员余旭12日在飞行训练中不幸牺牲,年仅30岁。据报道,她是在紧急情况下弹射跳伞出现意外情况导致跳伞失败而失去生命的,同机跳伞的另一名飞行员得以生还。消息传到互联网上,人们十分悲痛,纪念她的敬佩声和唏嘘声在各社交网站上刷屏。

  余旭是中国首批能够驾驶第三代战机的女飞行员之一,也是首批八一飞行表演队女队员之一,是上尉中队长。她的事业成就和聪颖美丽相映生辉,也让她的牺牲带来了更多震动。

  本届和2014年的珠海航展上余旭都参加了八一表演队的飞行,出色完成任务。她已经是空军二级飞行员,驾机技术渐入炉火纯青的佳境。然而以特技飞行著称的飞行表演是现代人类社会风险最高的职业之一,她最终将生命献给了蓝天。

  在13日热议余旭牺牲的舆论场上,一些人质疑女性驾驶作战飞机的必要性和女性参加飞行表演的可行性。《环球时报》采访多名飞行专家,他们都认为这种质疑是不专业的。

  女性从军、包括进入作战部队在当今世界已非常普遍,美国北方战区司令就是一名女四星上将。在发达国家的空军中,女飞行员驾驶作战飞机也早就不是新鲜事,质疑女性开歼-10,这算得上是老掉牙的争议。

  在历史上,战争几乎完全是男人的事,因为男人的体力优势从冷兵器时代一直持续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随着作战装备的不断技术化,体力在军队中的作用持续下降,智力因素的重要性一再上升,意志力也越来越关键,加上女权运动的影响,女性比例逐渐提高成为全球军队的大趋势。

  当美国航母上有大量女兵,核潜艇里也已经有女兵时,中国军队向女性的开放度显然不是全球最高的。中国在这方面算得上是一个顺应时代潮流的正常国家。

  中国近年各地高考出了大批女状元,高校尖子生中的女生比例很大,这意味着进入高科技时代的中国军事力量必将有越来越多的女性参与。一说军队就想到摸爬滚打、一身腱肉的男人,这已是旧时代的印象了。未来战争将是比拼武器装备和作战智慧的超级技术游戏。

  航空表演队不是军队的花瓶,它的英文是air force demonstration,直译应为“空中力量展示”,既是国家形象的组成部分,也是战略威慑的一部分。世界上只有几个军事大国有比较著名的航空表演队,而且飞的都是本国主力战斗机型。尽管飞行表演非常危险,形同“在刀尖上跳舞”,但是这项“超级表演”一直在世界主要航空展上持续。

  余旭是中国第8批女飞行员中的一员,并且跻身由歼-10先进战机组成的八一飞行表演队,她走在了中国空军前进的顶尖位置,是一名勇敢的开拓者。她的牺牲与这个国家和民族的崛起、复兴紧密相关,历史将记住她的名字。

  如果她在九泉下得知,她的死引起了一些人对该不该让女军人驾驶歼-10,以及空军八一表演队该不该有女军人位置的争论,那么她一定会难过的。世界飞行表演史上有过多起机毁人亡的灾难,余旭肯定不希望这一次人们把议论的焦点放在她的性别上。

  即使魂逝长空,余旭也是笑着走的,她留给公众的形象是完美的。涉及飞行表演的技术性反思和改进一定会进行,但那将是另一个话题。余旭牺牲显然不是因为她是女人,她带给世人关于女性的认识都是正面和积极的,她的牺牲也绝不会导致这种认识的翻盘。(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责编:张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