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仁平:香港大学,莫输给世界其他名校

2017-02-03 20:29:00 环球时报 单仁平 分享
参与

  香港大学校长马斐森2日向港大师生发信,证实自己已经辞任校长一职,并将于2018年1月正式离任。他同时表示,自己已获聘英国爱丁堡大学校长。

  马斐森的任期本应于2019年3月结束,他对自己提前离任表达了歉意。他说,自己有很多返回英国的私人原因,经与家人仔细讨论后,最终决定接受爱丁堡大学的聘任邀请。

  马斐森2014年4月就任港大校长,当年10月就撞上了主要由香港学生参加的“占领中环”运动,他在2日的信中强调,过去3年香港的政治环境“前所未有的复杂”,但是港大成功发扬及捍卫了其核心价值,保障了师生的言论自由。他表示自己对港大未来感到乐观。

  马斐森未到任期请辞,香港社会出现不少议论和猜测。其中包括一些港大学生的激进声音指责马斐森任职期间“违背港大核心价值”,“与学生对着干”,学生示威就报警处理等。另有一些声音则把抨击矛头指向特区政府,宣称港大校委会主席李国章是由特区政府“空降的”,香港大学变成“香港特区人民大学”,马斐森干不了,只好早谋后路。

  针对这些乱七八糟的无厘头评论,马斐森3日对记者表达了自己对目前父亲居住地爱丁堡的向往,并且说他向校委会请辞时双方有良好的讨论。马斐森同时说,香港是政治复杂的地方,港大校长是政治复杂的工作,但他喜欢做复杂的事。

  香港大学称得上是香港这座城市的名片之一,对包括内地学生在内的东亚地区学子颇具吸引力。但是正如马斐森所说,香港这些年政治上变得异常复杂,过热的政治空气同时飘进了校园。宣扬“港独”的《学苑》杂志就是港大学生会的刊物,“占中三子”之一的戴耀庭是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港大学生还在校内多次示威,包围过校委会,不断成为香港舆论的焦点。

  在这样的动荡时期担任香港大学校长,的确是颇具挑战的工作。值得注意的是,马斐森本人在就任的近3年里很少成为舆论焦点人物,在港大教师、学生都飞出了“政治名人”的时候,能守住这点定力也算很不容易的吧。

  从上世纪甚至更早一些时期的情况看,东亚政治运动的溯源地常常是大学校园,而欧洲、北美则少有这种情况。究其原因,大概是过去的东亚太落后了,成年人的文盲比例太高,而学生更容易接触到新思想,视野更宽,因而引领了社会的变迁。

  如今的香港已经跻身发达社会,成年人早已处在科学与文化的前锋线上。香港市民受过高等教育的比例很高,而且人们在大学毕业后需要不断学习,这种时候学生再扮演政治开拓者的角色就不太正常了,那样会增加城市政治氛围中的肤浅和冲动元素。

  香港大学在世界大学中的排名近年呈下降趋势。举望全球的发达社会,如今没有一所著名大学靠刷政治出名,构筑吸引力。大学校长所收到的评价也都取决于其个人的学术成就以及他对学校教学、科研管理所做的贡献。而马斐森离任时,他本人的自我评价以及舆论对他的评价都同所谓的言论自由这类价值标签有关,香港社会以及港大的注意力与正常发达城市和其教育机构的注意力已经差出十万八千里。

  香港的言论自由没有受到威胁,香港比港英时期要自由民主得多,那个时候港督都是女王任命的,根本不存在最高行政长官和立法会主席的选举。如果港大对香港在“前进”还是“倒退”都搞不清,那可真的是莫大悲哀。

  香港大学至今仍是名校,吸引力犹存,但是莫让少数人肆意消费它历经百年不断积累下来的名望。港大不需要政治上搏名,它实际上处在与众多名牌大学不进则退的激烈竞争中。那完全是另一种竞争逻辑,一种对热衷街头政治嗤之以鼻的逻辑。(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责编:冷春洋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