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仁平:“舆论流氓”像“足球流氓”一样讨厌

2017-03-25 00:52:00 环球时报 单仁平 分享
参与

  正在中国球迷们为国足23日1∶0战胜韩国队而余兴未消的时候,24日一些人把头天凌晨韩国队下榻的长沙凯宾斯基酒店附近有人放鞭炮的事情扒出来,予以严斥。

  事情的情况大体是,中韩男足大战之前的23日凌晨2点多钟,韩国队住的凯宾斯基酒店外有人放烟花,有入住酒店的中国旅客把相关信息发到网上,称“每隔10分钟”就响一阵。但其他消息源说,放烟花持续的时间不长,被警方制止。凯宾斯基酒店就此回应说,放炮事件“在酒店安全控制范围内,并没有出现任何异样”。

  由于央视足球评论员刘嘉远在赛前的网络直播中曾提出,球迷们可以去韩国球队入住的酒店外放炮,让他们睡不了觉。两件事被批评者联系了起来,刘嘉远被指“教唆犯罪”,要求他辞职的声音同时响起。

  需要指出的是,在比赛前和比赛后,没有关于韩国足球队就此事提出任何抗议或交涉的消息。24日韩国媒体有了相关报道,但那些报道基本是围绕中国互联网上的上述争议展开。可以说,在中国互联网“闹起来”之前,这件事在韩国一方没有成为话题。

  我们认为,如果凯宾斯基酒店外大半夜放炮,是球迷恶意所为,显然应予以批评。刘嘉远在直播中那样说话,也欠考虑。刘嘉远表示他那样说话是开玩笑,情况可能的确如此,但如果韩方就此事提出交涉,他和放炮的球迷都会遭到麻烦,相信人们不会支持保护他们。

  中国舆论场上有人从我们国家应当是礼仪之邦的角度批评放鞭炮的做法,这样的道德尺度没有问题。如果放炮是恶意的,就是典型的“足球流氓”表现,决不应予以鼓励。

  然而我们同时想说,24日网上一些文章的激烈言辞也是很过分的。有人对个别“足球流氓”的表现上纲上线,指它们暴露了这个国家和民族的“劣根性”,甚至有人称23日男足的胜利因此而“赢得非常非常耻辱,简直比输了还要难看,中国足球和全体中国人的面貌以更卑劣、不讲规矩、小丑般的形象,从体育赛场上直接跳到政治舞台上”。

  我们认为上述文字展现的是一种畸形心理。“足球流氓”现象固然不好,但它们在全世界哪都有。从欧洲到美洲,比中国长沙厉害得多的“足球流氓”有的是。包括其他竞技体育项目,干扰对方进球或得分的情况数不胜数,怎么中国出了几声滋扰炮仗,还有一名主持人说了疑似不恰当的话,就整个国家和民族都要跟着背锅呢?

  不能不说,一些人根本不是在就事论事,他们倒是跟那些“足球流氓”有点像,属于“舆论流氓”。他们搞这样的上纲上线,咬牙切齿地把对韩国的这场胜利往死里骂,是存心要给欢快的舆论氛围浇一桶冷水,给大家伙添个堵。他们大概觉得骂得越狠,他们的道德高地越高耸入云。

  我们重申,反对滋扰放炮的做法,对刘嘉远那样直播是否存在问题,也主张保留专业性的质疑。但整个事情的严重程度显然被夸张了,如果它真的对比赛结果产生了重大影响的话,那么韩国队早叫起来了,韩国舆论也一定会先于中国的“公知们”发出怒吼。

  世上的事情很少有完美的,仔细看一件好事,很可能会在当中发现毛病。但是我们中总有那么一帮人,他们热衷于用发现一个枝节和细节上的毛病全盘否定中国的一项成就,甚至否定国家发展的大态势。除了“逆向种族主义”,正常人的思维很难理解这种上纲上线的歇斯底里。这些“舆论流氓”就像“足球流氓”哪都有他们一样,也许我们不得不接受与他们相处,但对他们的不可理喻,舆论界完全可以予以蔑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