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仁平:北京用商住房新规给严控楼市祭旗

2017-03-28 01:21:00 环球时报 单仁平 分享
参与

  北京市26日晚间出台针对商办类房产项目“史上最严厉”的限购措施,规定所有商办类项目今后只能卖给机构,不得再出售给个人。已售项目虽可卖给个人,但购买者需符合购买普通住房的全部条件,而且不得向商业银行贷款。

  分析人士大多认为,这一10天内出台的第9项房产调控政策将基本打掉人们购买“商住房”的兴趣,市场的商住房交易将大幅下滑,商住房的价格亦将跟着下滑。

  房子是用来住的,而不是用来炒的,国家的这一决心看来真的正在转化为中国各地楼市政策。北京房价的上涨压力是全国最大的之一,它近来调控楼市的出手也最迅猛,大有要把一套房之外的购房需求压到最小之势,而对“炒房需求”则明显要“赶尽杀绝”。

  如今在北京买一套房的政策基本未变,但要买二套房,大多数情况下需首付60%以上,对于购买价值600万元的普通住房来说,就要首付近400万,这一门槛已经相当高。

  北京市的做法必将在全国产生示范效应,它大体相当于吹响了全国严控楼市的号角。目前出台的政策还预示了某种强大的调控惯性,尚未触及的楼市领域会感受到某种“警告”,炒风大概会随之收敛,投资者将变得谨慎。

  比如学区房的概念说不定会成为接下来的调控目标,现在花巨资购买学区房的风险在升高。而如果投资学区房失败,其损失会比投资商住房失败大得多。

  不要再以投资为目的买房了,这是政府向全社会发出的再明确无误的信号了。前几轮楼市调控,政府的心态有些犹豫,楼市刚出现转冷趋势,很多地方就又弱化甚至取消调控,银行杠杆再次放松。但是这一轮调控会不同于以往,尤其是北京这样的大城市,已被证明有源源不断的需求压力,调控松开一尺,需求的洪水就会冲开一丈,因此北京的调控很可能成为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政策。

  该不该调控,历来有不同看法。然而现在继续这样争论已无意义。调控和不调控都有问题,但现实是大城市楼市暴涨导致的问题已到了社会承受不了的程度,形成了巨大的毒瘤,去除它是唯一选择。

  一些人说,有2套房也是正当需求,那样可以住得更宽松,还有些人家可以为子女长大成婚未雨绸缪。这种说法是有道理的,但纵观世界,中国家庭的2套房现象堪称是各国最普遍的之一。在中国大城市,拥有2套及2套以上住房的人家很多,人们相互影响,只有1套房子逐渐被看成一种“不安全因素”,这样的“集体感受”的确已经不正常,甚至是畸形的。

  从现在起投资性购房需要非常非常谨慎了。对普通人家庭来说,买房尤其要以居住的刚性需求为主导性依据,不要再以未来房价涨跌自己可能亏了赚了来决定是否买房。现在需求,就要想方设法筹款购买。现在不需要,就别操或少操未来房价是跌是涨那份心。

  中国一线城市房价已经是世界一流水平的,未来房价走势说实话谁也看不准,而政府又下了这么大决心要阻止继续上涨。对作为“散户”的老百姓来说,现在很像是股市5800、5900点的阶段。

  北京的这轮调控会使改善性购房,也就是把小房子换成大房子变得困难。这事可从两方面来说。一是小房换大房,按道理说是件家庭大事,它如果很容易,未必就是正常的。另一方面,如果这个问题在实践中变得普遍而且突出,相信政府会做新的调整。

  衷心希望经过这么严厉的调控,北京等大城市的房价能够稳定下来,人们投资买房的热情会大大下降。房价稳定将减少社会躁动,重新增加一线城市对优秀外来人口的吸引力。这从长远上有助于保持那些城市的竞争力,最终在改善社会公平的同时,造福于生活在大城市里的全体成员。(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