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仁平:中国日益强大,“辱华”为何频频发生

2017-07-23 16:27:00 环球时报 单仁平 分享
参与

  英超阿森纳和切尔西两队22日在北京鸟巢体育场上演伦敦德比,但在比赛之前,切尔西的巴西籍小将肯尼迪在个人社交账号上传了一段疑似侮辱中国人的视频,并配上“Porra China”字样。“Porra”在葡萄牙语中的意思极其不雅,类似英语“fuck”的意思。此事迅速引起包括切尔西球迷在内的中国网民不满,声讨声四起,切尔西和肯尼迪之后做了道歉。

  就在中国网民余怒未消之时,美国那边的一起冲突又引起中国互联网的注意。本月早些时候,一名中国在美留学生在脸书上自述,他和女友在纽约曼哈顿14街的麦当劳用餐时,一名当地美国老太太拒绝他们分享同一张桌子。老太太后来对着视频的镜头喊叫:“嗨,我是美国人,我有权在这里用餐,你们快挪开屁股。”

  两件事都让很多听说了它们的中国人不舒服,不少人认为,这反映了部分西方人对非西方人、白人对非白人的有些畸形的优越感,相关歧视非常粗鲁,是缺少涵养和教养的表现。

  人们所指的上述优越感的确存在,由此而来的歧视也的确不时发生,很多时候它们只是个别人的不雅言行,西方大部分舆论并不支持它们,但一般会忽视它们,很少抨击它们。肇事者一般也受不到我们希望看到的严厉处罚。这种时候中国人该怎么做,也是挺难办的一件事。  

  首先那些个人都不能“代表”西方或者白人,他们的确就是个体。一方面中外接触面不断增多,我们遇到低素质西方人或白人的机会越来越多。都跟他们较劲,一是顾不过来,二是总跟他们一般见识,我们自己的感觉也未必好。

  但是如果总对那些低素质西方人或白人宽宏大量,等于是纵容他们,而且这种宽宏大量多少有点“装”,或许国内有一些公知更愿意在这个时候“反思中国人自己哪点没做好”,然而这样的“大度”确实不是普通中国人的一种享受。

  我们觉得,这种情况反复出现,以及它们所造成的中国人的不快,是这个阶段我们摆脱不了的集体尴尬。事实上,辱华的情况的确不时发生,它们有时来自西方精英,有时来自普通白人,我们无论反唇相讥、据理追究,还是要求自己一笑置之,整体上不舒服的感受都会挥之不去。

  当然了,今天早已不是被人在中国土地上挂出“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牌子的时候了。如今的中国已经比大多数西方国家更有力量,只是我们的平均生活水平仍低于他们,社会风貌也与他们有差距。但是中国的复兴举世瞩目,中华民族的强势逐步恢复,“未来属于中国”的预期让很多西方人感到压抑。

  西方人的感觉也很不好,那是一种类似有钱老年人的集体凄凉感。中国人则同时有努力挣钱、攒钱时的快感加敏感。当西方人的优越感出现越来越多漏洞时,中国人的骄傲还没有把所有支柱都立起来,仍存在塌陷处。

  需要指出的是,欧美社会不时发生的辱华事件反映的大多是上述西方优越感的那些漏洞。比如,纽约麦当劳里的那个老太太,很可能自己就挺穷的,她在当地遇到的很多华人可能过得比她还好。她的不平衡反映了美国底层社会在全球竞争中非常不顺利的那种失落。

  再比如切尔西球队,它要不远万里来中国踢球因为中国市场大,球队为有中国球迷而高兴,但又为西方市场已经养不活它们或者养不富它们而心情复杂。所以就出了巴西球员冒泡辱华的极端情况。

  西方从真的看不起中国逐渐向“不服”中国过渡,中国人要求得到尊重的标准也同过去大不相同。这样的僵持恐怕至少还要持续几十年。最早的时候,中国是面对西方时的绝对心理弱者,现在的心理强弱出现交叉,但是中国人吃亏的情况还是更多些。让心理强大起来,这不光是精神过程,它首先必须是物质支撑的建设。这一两代中国人还无法把“忍辱负重”的自我勉励抛至一边。

责编:冷春洋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