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仁平:面对朝核,中国社会莫做一盘散沙

2017-09-21 00:16:00 环球时报 单仁平 分享
参与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贾庆国在朝鲜第六次核试验之后提出了一些对策主张,被媒体广泛引用的主要观点是:“双暂停”是中国的好建议,但是暂时很难落实;中国在说服朝鲜弃核方面能够发挥的空间最大,“比如是不是中国要决定完全切断对朝鲜的石油供应”。他还建议中国做一个决断,是不是现在就可以开始和美国等讨论在朝鲜出现危机状态的时候,有关各方如何协调军事上的行动,避免届时不必要的冲突。

  浙江当代国际问题研究会副会长朱志华随即发文抨击贾庆国,指责后者“一派胡言”,认为贾是在否定中国的“双暂停”倡议,宣扬朝核问题的“中国责任论”。朱还质疑贾的立场和用心,“不知其屁股究竟坐在何方”,宣称后者“投美韩之所好,损中国之利益”,是力图将祸水引向中国而使美韩完胜。朱公开要求贾从北大国关院长的位置下课。

  随即贾庆国对朱做出反击,指责对方“除了用文革方式整人之外就没有学会别的本事”。除了对公众解释自己的观点,贾还写道:“朱先生公安出身,也许像个别公安那样习惯于把别人看做嫌疑犯,而且认定嫌疑犯没有发表意见的权利。”

  朱贾论战不仅受到学术圈的关注,也在互联网上引起一定反响。

  在朝核问题上,中国社会的意见分歧可谓前所未有,朱志华和贾庆国代表了两种比较典型的、南辕北辙的观点,但社会上的各种态度比二人呈现的分歧还要复杂。根本原因在于朝核问题的确很难解决,中国无论怎么做,在有一些益处的同时都存在另一些明显弊端和风险,中国现在实际只能选择“最不坏”的方案。

  近来的争论更针锋相对了,原因也是问题本身在白热化。朝鲜核导活动在冲刺,华盛顿越来越明确把军事打击朝鲜的选项摆在桌面上,朝美的极限对峙带动了中国国内不同观点的不断尖锐化。朱贾公开论战实为中国社会围绕朝核各种观点暗流涌动的冰山一角。

  在半岛局势日趋紧张的情况下,我们认为中国社会尤其需要冷静,保持一些最基本的共识。这些共识至少应当包括:

  第一,深刻认识朝核问题的复杂性,不怨天尤人,把注意力放在寻找解决问题的策略上。

  第二,大家在看法上分歧很大,但我们绝大多数人自始至终是利益共同体。政府在非常努力地趋利避害,团结在政府周围、支持政府与朝核问题其他各方进行艰难的交涉,是我们面对这一严峻地缘政治考验的最佳选择。

  第三,学术圈和舆论场上有争论是正常的,多数情况下,不同的看法是认识问题,而非立场问题,因此要尽量避免将怀疑对方的动机作为争论焦点,不使讨论激化和政治化。

  第四,要看到,美韩和朝鲜都希望影响中国舆论,它们也都有着施加这种影响的直接或间接方式。中国社会则应拒绝它们的影响,在任何时候都保持坚守中国国家利益的清醒。

  朝核危机是非常吊诡的地缘政治挑战,朝鲜和美韩的态度既有逻辑又无逻辑,真中有假假中有真。应对这一挑战的外交专业性也是前所未有的。中国社会既是多元的,又必须是凝聚的。朝鲜紧邻中国,中美是最大贸易伙伴,也被视为当今世界最大战略竞争者。看看朝鲜和美国都在为这场危机使多大劲,我们就可以想象中国的连带压力有多大。中国社会决不能是一盘散沙。(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