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仁平:“行为艺术家”自我炒作别太煽情

2017-12-18 01:03:00 环球时报 单仁平 分享
参与

  北京宋庄有一位华姓“行为艺术家”(也有人称他是“画家”)近日受到外媒关注。据他自己不断发到网上的视频和帖子说,他在前段时间北京大兴区等地拆除有火灾隐患的房屋时拍了一些视频,并因此受到警方“追捕”,他被迫逃出北京,在周边辗转多地,最后还是被抓。

  众所周知,北京市前段时间拆除有安全隐患的违建房屋,一些基层镇村出现简单粗暴驱赶住户的做法,受到舆论批评。相信近一段时间舆论表达的不满对北京市产生了触动,对全国一些地方的政府机构也有借鉴意义。北京市基层的一些工作根据公众意见做了相应调整,这作为政府与舆论互动的一个案例,有着积极意义。

  但那位华姓“艺术家”的表现越往后越散出一股异味。他当初拍的视频不是简单的拆迁场景展现,而是很突出他自己“勇敢记录者”的形象。后来他不断“直播”自己的“逃亡”过程,搞得悬念套着悬念。

  其实华的“逃亡记”根本不是这段时间真实大环境的反映。拆除违建的视频和照片网上流传了许多,表达不满、包括情绪激烈的网帖和文章也有很多,但除了这位华姓“艺术家”,其他拍摄者和发帖人没听说谁有什么麻烦。确实有一些激烈的帖子被删了,但这是另一个问题,不牵涉人身安全。

  这名华姓人士看来比较特殊。从外电报道的情况看,他的“艺术创作”一直比较另类,比如此人曾在天安门广场搞对抗性“行为艺术”,并因此吃过官司。

  华的“逃亡记”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达到高潮。华发了一段送给3岁女儿过生日的视频,视频中他除了对着镜头给女儿唱生日歌,还说了一大堆慷慨激昂的话,比如自己要“殉道”,“要杀、要剐、蹲监狱随它去吧”。宣示了一连串政治理念,一边说这些一边告诉女儿“爸爸爱你”。那些话哪里是3岁小女孩能听懂的!这个视频分明是给网上围观的成人们看的,是给西方媒体看的。这是拿自己的女儿当道具煽情,为自己在互联网上博眼球。

  在昨晚笔者写这篇文章时,无法得知这名华姓人士的最新情况。有自由派人士告诉笔者,此人已从天津被带回北京,录完口供后“被放了”。但是这些消息我们无从证实。

  毫无疑问的是,华姓人士如果只是拍了视频,即使他做那件事的情况与其他拍视频者不同,也不是什么大罪。他在“逃亡”期间的一段视频中称,自己有可能“被暗杀”,不能不说,此人有点“神叨叨”的,多少有些“被迫害妄想”的苗头。

  当然我们也要说,如今对于舆论场上的敏感事件,从官方第一时间得到权威信息挺不容易的,这让一些人散布旁门左道的消息或者自我炒作有了空间。如何缓解这方面的问题,说起来不难,但在实际中做好协调,又似乎总是挺不容易的。

  互联网堪称神奇事物。网上热点层出不穷,在中国现有体制下,对网上信息不做管控,肯定不行,那样的话一件普通事说不定会发酵成多大的乱子。但对网上热点事件进行管控有时会伴随直接或间接负面效果,包括短期的和长期的。这是个实践中的悖论。为推动网上民主和法治的协调发展,这方面的探索堪称任重而道远。(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责编:杨阳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