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隆:以色列着急绘制新地图的盘算

身为以色列看守政府总理的内塔尼亚胡日前披露,以色列正按照美国不久前公布的“中东和平新计划”,即所谓“世纪协议”划分的领土范围,着手绘制以色列新地图。且不说“世纪协议”多么不公平、不合理,就其本身而言也只是一个草案而非定案,后续仍需要巴以双方就此展开谈判和磋商。以色列如此迫不及待地想把草案落实成地图,一方面有自己的“小算盘”,另一方面也能从中看出中东这个“火药桶”正发生新变化。

以方的三个动机

客观上说,“世纪协议”公之于众的所谓地图不过是个“概念图”,以色列按照一个有待谈判的“概念图”绘制新版地图,显然过于草率。新地图既没有任何合法性,也不会得到国际社会任何一方承认。对此,不仅巴勒斯坦方面表示强烈反对,就连美国也表态不支持。

笔者认为,以色列迫不及待地绘制新版地图,有三个动机。

一是出于选举的政治需要。3月4日,以色列将迎来一年时间内的第三次大选,前两次大选中利库德集团的内塔尼亚胡和蓝白党的甘茨均组阁失败,致使以色列政治陷入空前困境。以色列人将第三次选举戏称为“买二送一”的“福利”。美国选择在以色列大选前夕抛出难产的“世纪协议”政治部分,帮目前的看守内阁总理内塔尼亚胡“建功绩”、拉选票的意图十分明显。内塔尼亚胡则趁热打铁,通过绘制地图维持“世纪协议”的热度,以便于拉抬选情,特别是争取60万定居点居民的支持,试图在第三次选举中冲刺过关。

二是造成既成事实。绘制地图有助于将“世纪协议”中的领土划分固化坐实,最终目的是使其不可逆转。

三是利用国际社会的“绥靖主义”,拓展“世纪协议”的国际合法性。这个美国和以色列私下捏合出来的和平计划推出后,未能获得国际社会广泛支持属情理之中,但它也并未遭到强烈反对和谴责却是意料之外的。这无疑鼓舞以色列进一步试探和挑战国际社会底线。

不公平的协议

“世纪协议”一边倒地偏袒以色列,从产生过程到内容看,都是一个难言公正和平等的“条约”。同时,它企图以经济上虚无缥缈的小恩小惠,诱使巴勒斯坦放弃领土和政治等关键利益,这是彻底颠覆了建立在“土地换和平”基础上的两国方案,违背国际法,也是对联合国有关决议和国际社会共识的全面颠覆。

这一协议至少在四个方面对巴勒斯坦人存在不公:

一是将耶路撒冷确立为以色列不可分割的首都,把耶路撒冷外围的小镇阿布迪斯分给巴勒斯坦作首都。这样,“两国方案”中规定“将东耶路撒冷作为巴勒斯坦国首都”便被偷换了概念。

二是将1967年以来阿拉伯被占领土划入以色列版图,使“两国方案”分给巴勒斯坦国的版图再度缩水,仅为历史上巴勒斯坦领土面积的15%。并且这些土地零七八碎,彼此只能通过公路和隧道相连。根据该方案,约旦河谷和约旦河西岸的犹太人定居点被划入以色列领土,成了嵌在巴勒斯坦领土上的楔子。

三是不仅剥夺了巴勒斯坦难民回归权,还把30万阿拉伯裔以色列公民划归巴勒斯坦。

四是通过非军事化原则,剥夺了未来巴勒斯坦国的防卫权,使巴勒斯坦国成为不拥有完全主权的附庸国。

值得注意的是,国际社会并未强烈反对“世纪协议”。联合国安理会定于2月11日就“世纪协议”召开会议,但提交会议的决议草案已被删去谴责协议的内容,这预示着国际社会难以形成反对该协议的统一立场。巴勒斯坦问题久拖不决,已成为世纪难题。即使从马德里中东和会算起,坎坷的中东和平进程也已持续30年。“两国方案”虽然已导致巴勒斯坦丧失大片领土,但即便如此,巴以双方实力太过悬殊,要以色列主动让出被占领土,无异于与虎谋皮。因此,很大程度上讲,“两国方案”已“临床死亡”,需要用新的方案取而代之,这是很少有国家明确谴责“世纪协议”的主要原因之一。

中东被切开一个“口子”

在中东地区,“世纪协议”引发的反响更是耐人寻味。除伊朗和土耳其不出预料地表示谴责外,一些阿拉伯国家表态含糊其词,有的国家明里反对,暗里默许或支持。阿拉伯国家联盟虽举行紧急外长会议表示拒绝,但“世纪协议”已促使阿拉伯国家立场分化,个别国家以此为契机,迅速改变对以色列的态度。

例如巴林、阿曼和阿联酋等三国驻美大使应邀参加“世纪协议”发布仪式;苏丹领导人布尔汉在乌干达与内塔尼亚胡会面,表达了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的愿望;在阿联酋协调下,中东国家拟在开罗举行和平会议,预示着“世纪协议”可能成为巴以和平进程的“新起点”。

通过“世纪协议”,美国和以色列在中东切开一个“口子”,促使阿拉伯国家选边站队,改善与以色列的地缘政治环境。不仅如此,巴勒斯坦问题还被“工具化”,不反对甚至支持“世纪协议”成为一些阿拉伯国家向美国递交的“投名状”。

无论“世纪协议”,还是以色列绘制新地图,都像别有目的的政治炒作。然而,它们的现实影响却不能被低估。值得忧虑的是,不论最终能否成功,不能排除有失公允的“世纪协议”成为中东和平的基础文件,“两国方案”可能被终结。作为副产品,“世纪协议”还可能给美国和以色列带来一个“新中东”。巴勒斯坦人则距离建国目标越来越远,这是国际正义力量应当警惕的。(作者是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海湾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