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华:如何尽快解封农村劳动力流动

日前,笔者所在的课题组完成了一份全国近百个村庄劳动力流动状况的调查和分析,发现除极个别村庄出现农民工成规模外出之外,绝大部分村庄的劳动力流动很少。未计入湖北的情况下,全国各地村庄劳动力跨区域流动总体比例低于10%。应该说,当前农村劳动力流动仍处于封冻状态,严重影响经济社会复苏。

政策严控是造成全国劳动力缺乏流动的根源。2月中旬以来,湖北以外的一些省份政策越来越紧,防控措施越来越细,前期未封闭的开始采取封闭,前期未禁行的开始禁车禁人,前期不紧,后期不松,与当前统筹经济社会发展的疫情防控工作目标错位。

在政策执行方面,不少基层政府采取明松暗紧的企业复工政策。中西部地区一些县市,要求农民工提供企业复工通知书,签订责任承诺书,限时离境,只出不进。当前,缺乏跨区域流动的基本交通条件,农民也不敢轻易申请离开。沿海地区为减轻疫情风险,严格执行企业复工审批政策,层层设置前置条件。相关政策造成农村劳动力出不去,也进不来,两头限制,社会代价巨大。

推动劳动力有序流动是促进经济社会复苏的前提条件,建议做好如下工作:

一、调整疫情防控思路,将劳动力流动与企业复工分开,采取边防控、边流动、边隔离、边复工的措施。按照各地采取的新入人员隔离十四天做法,企业复工比劳动力流动还要滞后两周。时间已经很紧张,不可能等待疫情完全消灭之后,再流动,再隔离,再恢复生产。当前全国相对静止的状态构成了劳动力错峰流动的安全窗口,各地必须迅速动起来,一边做疫情防控,一边搞人口转移,抢滩登陆,落地后隔离,及早完成劳动力安全转移。

二、督促中西部在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同时,加快恢复本地企业复工。目前中西部地区的疫情基本被控制,统筹经济社会发展的压力主要落在东部劳动力流入地区。督促中西部地区尽快恢复企业生产,这有助于倒逼当地政府自动调整升级防控体系,解决与沿海地区疫情防控体系不兼容不配套问题。

三、区分大流动与小流动,继续控制本地的日常人口小流动,加强民众的居家防疫,要以非劳动力人口的相对不流动为契机,促进劳动力跨区域大流动,不能浪费这个宝贵时间,要抓紧时间,尽快有序行动起来。

四、避免先紧后松,也要避免只紧不松,做到有紧有松。承认疫情风险,积极做好准备工作。政府与企业共担疫情防控责任,万一出现新疫情,要科学问责,实事求是评估疫情发生原因,避免引发社会恐慌。(作者是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课题组执笔人)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