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宗泽:疫情不应增添世界分裂新伤痕

过去未去,未来已来。新冠肺炎疫情已经演变为一场混合性全球大危机,催化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与国际秩序演变的相互撞击。疫情危机已经发出三个拷问:我们是谁、谁的安全以及怎么办。

我们是谁

疫情犹如一张考卷,第一道题就是:我们是谁。这场惊悚万分的“灾难剧”“悬疑剧”最让人提心吊胆的是,既没猜到剧情开篇,也难猜到剧情的尾声。毫无疑问,大危机往往酝酿着国际秩序的大重组,对世界政治经济与国际关系的影响必定是复杂而深刻的。现代国际关系的江湖充斥着门派偏见、权力游戏、利益纠葛,机会主义和冷战思维仍然阴魂不散。在疫情面前,一些西方政客将政治偏见和傲慢表现得淋漓尽致,他们热衷于甩锅、转嫁责任,却在疫情防控上左支右绌,延误时机,显然是开错了“药方”,抓错了药。政治偏见本身也是一种病毒,成为全球抗疫的拖累与阻碍。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意识形态偏见、“文明冲突”在人为制造世界的分裂和不信任时,病毒带来的灾难却将人类的命运紧密连接在一起,不可分割。疫情危机再次拷问国际政治中“我们到底是谁”的身份认同。全球化时代人口的大流动使人类的健康安全更具有全球性,凸显了加强全球卫生治理体系建设与完善的紧迫性。同样,生态灾难、气候变化、粮食危机、水资源危机等都将对人类构成严峻的安全威胁,没有谁可以独善其身。传染性疾病是人类共同的敌人,无问西东,“我们”都是受害者,也是名副其实的命运共同体。

2020年2月,第56届慕尼黑安全会议以“西方的缺失”为主题,慕安会主席沃尔夫冈·伊申格尔解释说:“西方阵营正在变得不那么‘西方’;世界也没那么‘西方’了。”面对疫情挑战,政治偏见却缚住了一些西方国家的手脚,使其仍然在政治正确与否中挣扎,无疑加剧了“西方的缺失”。这次危机堪比上个世纪的大萧条,更大挑战还在后面。疫情终会过去,世界要重启,同样迫切需要“我们”的合作。

谁的安全

这次肆虐全球的疫情是新的重大安全威胁,但手握再高精尖的武器装备都好比大而无当的屠龙之技。疫情浪潮汹涌袭来使人措手不及,各地纷纷出现医疗设备严重短缺,呼吸机成为紧俏的战略物资。即便是拥有最先进技术与设施的发达国家,也出现医疗人员和资源挤兑现象。据报道,3月27日,英国首相约翰逊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美国总统特朗普打电话慰问时,约翰逊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需要呼吸机”。而作为美国疫情最严重的“震中”,纽约州需要3万台呼吸机,美国联邦政府只能给出400台。

另一方面,2018年世界军事开支达1.8万亿美元,比上年增长了2.6%。所有29个北约成员国的军费总额为9630亿美元,占全球军费的53%。2019年,美国军费超过7160亿美元,占世界军费总开支40%以上,相当于排序上其后面9个国家的总和。与此同时,有的国家的军费节节攀升,而卫生健康预算却在缩减。然而,当面对重大传染疾病这个敌人时,真正需要的武器是呼吸机、口罩、防护服,而不是核弹头、航空母舰、坦克。

军费开支是以传统敌人为目标,而抗疫是一场21世纪的“新战争”,对付的是新敌人,它们来无踪去无影。它们不在国外,就在国内,就在身边,严重威胁民众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针对这类没有国界的新威胁,需要的是充足的白衣战士和呼吸机,而不是飞机大炮。假如各国能减少军费开支,将更多的资源投入到维护人类安全的公共卫生领域,恐怕在应对疫情时会从容得多,而且可以拯救更多的生命。

该怎么办

大国应有大国的样子。上半场中国是抗击疫情的前方,下半场则成为全球抗疫的大后方。当前,世界正处于重大人道灾难之际,中国感同身受,需要从人道主义出发,尽己所能向诸多国家伸出援手提供支持,绝不能袖手旁观。更何况中国曾处于抗击疫情的第一线,积累了不少宝贵经验,可以毫无保留地分享给那些需要帮助的国家,积极开展不同形式的国际合作必将有助于挽救更多的生命。中国在以实际行动诠释共同体的理念,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病毒是人类共同的敌人,抗疫的战场上大家都只能共进退,而一个国家的胜利并不是最终的胜利,只有全人类的胜利才是胜利,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人可以是旁观者。你想要看到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就需要朝着那个目标去努力。

尽管如此,中国仍处于两难之中,做与不做,做得多与少、怎么做都会受到一些挑剔。有些人以前批评中国“搭便车”,称中国已经是大国了,应当承担更大的责任发挥更大的作用,言之切切。但现在,他们又抱怨中国做得太多了,“要与人争锋,有意填补美国留下来的领导力真空”。有人以“苏伊士运河时刻”来渲染中美领导权的转移,跷跷板思维仍挥之不去。

总之,面对大危机人们呼唤大合作。在“9·11”事件、2008年金融危机以及抗击非洲埃博拉病毒肆虐等关键时刻,中美都有着良好的合作。在当前情况下,中美更应该团结抗疫。即使是后疫情时期,世界需要修复,经济需要发展,中美携手仍不可或缺。在充满不确定的时代,应对全球性挑战需要的是全球性合作与全球性方案,单打独斗无济于事。疫情将改写历史,但不应当增添世界分裂的新伤痕。(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