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景源:西部大开发会打开怎样的新格局

17日,中共中央、国务院联合下发了《关于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指导意见》,从贯彻新发展理念、加大西部开放力度等七个方面提出36条措施,强调要强化措施抓重点、补短板、强弱项,形成大保护、大开放、高质量发展的新格局。在当下全球经济环境日益复杂化的背景下,这个意见的出台对于促进国内经济及全球经济两个大循环有重要意义。

西部大开发在1999年中共十五届四中全会上作为一个战略被正式提出来,到2018年,西部地区生产总值从1.67万亿元增加到18.4万亿元,经济总量在全国经济总量的占比上升至20.5%,地区生产总值增速及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普遍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近几年,西藏、贵州、云南、四川等西部地区的经济增长速度在全国一直名列前茅,重要的基础设施建设也已经初步完善。应该说,这段时间以来,西部地区以追赶为主要目标,通过自身的高速经济发展已经使得东中西部发展不平衡的问题有所缓解。从其发展进程来说,现在也正面临一个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增长的理念和实践转变。

从外部环境来看,新冠肺炎疫情对世界经济造成了严重冲击,外部需求疲软使得东部出口工业面临挑战,相比之下,西部省份整体上显示出了比较强的抗压能力,一季度GDP增速超过全国总体水平。此外,疫情加剧了一些国家的“逆全球化”思潮,不排除一些政客会借此积极破坏世界产业链、供应链稳定,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国际经济中的这种趋势不容小觑。加快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一方面可以为扩大内需提供空间,另一方面可以通过国内产业链、供应链的转移保障经济的安全性。

从近期来讲,西部大开发的新格局可以为我们“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基层运转”工作提供一个着力点和抓手。从长远来讲,面对疫情之后错综复杂的世界政治经济,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要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这就要求我们为深化改革找一个落地点,为实现第二个百年目标寻找一个新的增长点,西部大开发可以担当重任。

具体来看,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重点发力:

第一,西部大开发新格局在完善稳定产业链、供应链上大有发展空间。过去一段时间,在我们一些东部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的过程中,西部地区并没有承接到。相比于东南亚、南亚等地区,西部地区在劳动力成本上优势并不大。我们现在的优势主要在于产业链的完整和工业门类的齐全,如果我们进行东西部产业转移的时候,可以用产业链的概念来统筹,而不只是单个企业的转移,西部地区的优势将会凸显出来,西部整个发展格局也将会有显著改善。

第二,深化改革、改善营商环境是重中之重。西部大开发走向更高质量的新格局关键还要靠深化改革、完善市场机制。经过数十年的发展,西部地区在工业基础设施等硬环境上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但在营商环境等软环境上与东部地区相比仍然有着较大的差距。《意见》提出要研究地方国企的混合所有制、加强西部企业直接融资方式,这都是深化改革、改善营商环境的重要举措。如果西部地区的营商环境能够走到全国的前列,西部经济高质量发展中的很多问题将迎刃而解。

第三,加大西部地区开放发展力度。西部地区过去很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开放程度不够高,数据显示,我国西部地区以占全国70%的国土面积、28%的人口、20%的经济总量,仅拥有全国大约7%的对外贸易额、10%的利用外资额和8%的对外投资额。现在“一带一路”的建设对于西部的开放发展是个重要契机,三大陆路的中欧班列、中国与东盟的深度合作等等都拓展了西部地区的国际空间,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要牢牢抓住这个机遇,扩大开放力度。此外,随着西部大开发新格局在扩大内需上优势的展现,西部地区也将对外资产生更大吸引力。

第四,继续加快西部公共基础设施、基本公共服务的建设。与东部地区相比,西部地区在基础设施和基础公共服务方面仍然有比较大的发展空间。按照规划,到2035年我们要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这意味着西部地区在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上的水平要和东部大抵相当。西部地区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建设投资将是我们实现第二个百年目标前15年里最有投资潜力的地方,包括川藏铁路、沿江铁路等在内的重大基础设施建设将产生重要社会经济意义。

第五,坚持大保护的理念。西部地区拥有广袤的领土和丰富多彩的自然地理地貌,这些是我们整个自然生态环境中的宝贵财富。在以往的开发中,我们高度重视生态环境的保护,三江源等自然生态保护区都做得比较好,西部大开发的新格局依然要坚持大保护的概念,将生态环境的保护放在重要位置,不能因为开发力度的加大而毁坏了自然环境。

如果能够按照《意见》的规划切实推进,在以上几个方面有所突破,西部地区就能成为我们一个新的经济增长极,强大的国内内需市场形成也有了新支柱,国内和国际经济两个大循环就能相互促进。(作者是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