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德文、田粤皖:该怎么看英国对华“变脸”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中英关系正 在发生着重大变化。一些媒体对中英关系 充满悲观论调,认为约翰逊政府正明显改 变其对华态度,不少人认为“中英关系黄 金十年已过”。

最近一段时间,英国在对华问题上确 实动作颇多。在对华甩锅方面,多名英国 高级官员声称将在疫情结束后对中国进行 调查,外交大臣拉布曾说疫情后中英关系 “不能像往常那样了”。我国涉港国安立法 出台前后,拉布多次宣称英国对香港负有 “责任”,放话说英国可能把香港持有“英国海外公民护照”者的居英时间由半年延长至一年,还威胁要中国“悬崖勒马”。英国联合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共同发出 联合声明予以指责,英国七名前外相联名 呼吁政府建立国际联盟应对中国。6 月 3 日,约翰逊罕见地在中右翼的 《泰晤士 报》上发表署名文章《香港危机:我们将 履行义务,而不是离开》。根据路透社的报 道,英国国家安全委员会6月2日同意“重 新平衡”英国与中国的关系。

经济方面,约翰逊政府近期表示有可 能改变先前允许华为参与英国5G建设市场 35%份额的政策,将逐步减少华为的参与 度,到2023年归零。同时,英国政府还表 示将出台新法律,阻止“对英国国家安全 造成威胁”的企业在英并购,甚至可能停 止企业与英国大学之间的“学术合作伙 伴”项目,这被普遍认为“针对中国”。人 文层面,英国下院外交事务专责委员会主 席汤姆·图根达特要求政府阻止高校录取某 些中国学生,以此减少“中国影响力”在 英国校园的扩散。

2015年中英两国宣布建立“面向21世 纪的全球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英国成为我 国在欧洲最紧密的全方位合作伙伴。言犹在耳,英国到底怎么了?

英国对华态度转变总体上有内外两方面的原因:首先,目前在英国国内,不管是保守党内部还是反对党工党要求对华强硬的声音都不小,约翰逊政府在对华政策 上面临这两方面的压力。今年 4 月底,英国下院成立由图根达特牵头的“中国研究 小组”,就是专门想办法对华强硬的。现在 英国的疫情死亡人数已经超过预期值的将 近两倍,面对国内的责难,政府可能还会提高责难中国的音量。其次,作为“五眼 联盟”的成员,美国在对华政策上向英国 施加的压力也不可小觑。疫情之前,特朗 普就对英国对华为的态度很不满,现在美国已经决定在华为问题上下狠手,英国承受的压力更大。据 《每日电讯报》 报道, 近期英国关于华为的决定是为约翰逊在G7 会议期间访美释放的信号。况且,现在英 国和欧盟的贸易谈判陷入僵局,约翰逊政 府也急于向美国靠拢,以便在与美贸易谈 判上有所突破。

尽管英国对华态度有明显的转变,但 这是否意味着英国已经下决心要做美国的 附庸或者决意加入围堵中国的联盟?从英 国的国家特性来看,这个问题的答案恐怕也不像现在看起来那样悲观。

19 世纪当过英国首相的本杰明·迪斯 雷利有句名言,国家“没有永恒的朋友, 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而这恰恰是英国外交改不了的“特性”。当下, 我们要对中英关系可能受中美关系影响而波动有清醒理性的认识,但长远来讲,英 国也不会死心塌地跟着美国跑。

第一,英国战后素有“英美特殊关 系”之说,但基本属于一厢情愿的“过年 话”,美国从未真的买账,英国自己也三心二意。如果真有这么个特殊关系,1972年 英国也不会两度被拒之后非要加入欧共体。在与新中国的关系方面,英国也并未唯美国马首是瞻。第二,英国脱欧后号称要重建“全球英国”,说明它在发挥全球性 作用方面还是有想法的。可惜实力不济、 时运不佳,先是脱欧过程一波三折,国内 政治纷争很激烈,好容易结束三年的“拖 欧”连续剧,又遭遇新冠肺炎疫情重创。 在这种内焦外困的情况下,英国朝野再起 “挟美自重”之心是可以想见的,但让英国 做美国的附庸毕竟还是不符合“全球英 国”的野心,何况美国也未必真的需要一 个这样的英国。

灵活务实维护国家利益是英国外交“主 旋律”,长期而言,只要对华合作符合英国的 国家利益,中英关系最后还是会回到务实合 作的轨道上来。目前,中英双方需要重建新 冠疫情暴发以来产生的政治互信问题,但从 根本上说还是要通过各领域的务实合作来增信释疑,共同推动中英关系回归正轨。(作者分别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副 所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博士研究生)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