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卫年:新疆“强迫劳动”说违背法理事实

在美国纽约联邦法院的门柱上镌刻着这样一句话:“真正的公正道义,是良好政府最坚定的支柱。”这是1789年华盛顿写给时任司法部长爱德蒙·兰多夫信中的名言。两百多年后的今天,这样的理念已经被“美国优先”冲击得无影无踪,尤其是在中国新疆问题上,美国打着“法治”“正义”的幌子,不顾国际法理尊严,不顾基本事实,不顾新疆各族人民的强烈意愿,频频对新疆造谣抹黑、无端指责。所谓新疆存在“强迫劳动”,就是美国扰乱新疆稳定发展的又一花招。 

什么是“强迫劳动”?国际劳工组织自有定论。20世纪初,世界上一些资本主义强国推行殖民主义,对殖民地国家进行大规模、严重的强迫劳动和奴役剥削。在此背景下,国际劳工组织推动各成员国陆续制定了一系列公约。其中,第29号公约第2条第1款将“强迫劳动”定义为:“以任何惩罚相威胁,强迫任何人从事的非本人自愿的一切劳动或服务。”该定义主要包含“以惩罚相威胁”“非自愿性”“对象不限定”三个要素。据此,国际劳工组织在实施“打击强迫劳动特别行动计划(SAP-FL)”时,又将强迫劳动概念进一步细化为11项指标,包括乘人之危、欺诈、限制行动自由、隔离、身体性暴力、恐吓和威胁、扣留身份证明文件、拖扣工资、债役、恶劣的工作和生活环境、过度加班等内容。《1930年强迫劳动公约2014年议定书》第1条第3款又进一步明确,以获取劳动力为目的的人口贩运也属于强迫劳动。

目前,由上述公约所确定的“禁止使用一切形式的强迫劳动”已成为现代国际人权法律的一项强制性规范,纳入各类国际法律文书中,获得了各国政府、雇主和工人代表的广泛认可。国际劳工组织在确定强迫劳动等各项劳工标准时,也建立了监督机制,成立调查委员会等机构,通过综合调查、审议、技术援助等常规监督机制和陈述、控诉等特别程序,对一国是否存在强迫劳动、如何推动解决作出了专门规定。

中国坚定支持国际劳工组织在全球劳工事业中发挥主导协调作用,严格遵守《国际劳工组织宪章》和缔约公约精神,主动参与国际对话和全球治理,贡献中国劳工事业发展有益经验。同时,中国政府积极响应国际劳工组织相关监督机制,对缔结的公约,忠实履行公约规定的各项责任和义务;对尚未加入的公约,定期向国际劳工组织理事会提交报告,说明未批准原因和缔约计划,并借鉴吸收公约基本原则和立法经验,在国内法中予以转化和丰富。比如,在打击强迫劳动、贩卖人口等方面,我国在司法、行政等环节,都采取了比强迫劳动公约更严格的标准和措施,以确保人人享有自由、平等、安全、尊严的体面劳动。

新疆坚持遵循《国际劳工组织宪章》和相关公约基本精神,严格落实国家关于劳动就业的法律法规、方针政策要求,着力在尊重劳动者意愿、保护劳动者权益、改善劳动环境、体现劳动者价值上下功夫,坚决预防和消除任何形式的强迫劳动,使各族群众都在公平正义的阳光下体面劳动。新疆各族群众劳动就业是自由、平等、安全、有尊严的,经得起全世界检验。

美国的报告和涉疆法案诬称新疆存在“强迫劳动”,这既不符合国际道义,也不符合国际法理。新疆的劳动就业问题完全是中国内部事务,而美国的报告和涉疆法案对新疆的劳动就业工作说三道四,甚至扬言要对“参与新疆强迫劳动”的实体和个人进行制裁,这严重干涉中国内政,严重侵犯中国主权,严重违背基本事实和主权平等原则,是赤裸裸的霸权行径。

中国和美国都是国际劳工组织成员国,对一国国内是否存在“强迫劳动”问题,应在国际劳工组织建立的监督体系中,在主体适格、程序适当的前提下进行认定,而不是单方越俎代庖、胡说八道;中国积极遵守国际劳工组织规定的各项责任和义务,主动履约,得到国际劳工组织高度认可。而美国脱离国际劳工组织主导和建立的国际对话平台和监督体系,未经国际劳工组织启动调查程序,就单方面随意认定新疆存在“大规模强迫劳动”,显然是主体失格、程序失当,减损了国际劳工组织及公约的权威和信用,扰乱了国际秩序,践踏了国际法治。

“谁主张谁举证”是国际司法实践中广泛遵循的举证责任法律原则,在大陆法系和英美法系国家也一贯使用。美报告和涉疆法案在认定新疆存在“强迫劳动”时,一方面称,“除非新疆拿出清晰而有说服力的证明”,否则就断定“存在不同形式的强迫劳动”;另一方面又称,“在新疆进行调查完全不可能,调查机构不会获得准确信息”。这种将举证责任倒置的推理自相矛盾,实际上是将“强迫劳动”强加给新疆的逻辑。

反观美国,是真正侵犯劳动者人权,存在强迫劳动的国家。美国国务院发布的《人口贩运问题报告》年度报告多次指出,美国是人口贩运的来源国、目的国、中转国,强迫卖淫、债务奴役等问题严峻,尤其是集中在制造、建筑等行业的强迫劳动现象更加突出,甚至连政府官员也参与了贩运人口和强迫劳动。美国反人口贩运研究所联合创始人杰夫·罗杰斯,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称,美国是人口贩运最严重的国家。据国际劳工组织数据显示,在人口贩运受害者中,强迫劳动占到68%。由此看来,美国之所以挖空心思污蔑新疆,实质上是要掩盖自己那些见不得人的丑行,扰乱新疆的稳定发展,这种险恶用心必将遭到唾弃。(作者是新疆发展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