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网评:那些年,美国退出的“群”

7月6日,美国政府正式通知联合国,决定退出世界卫生组织。虽然这一“退群”早在人们预料之中,但在全球新冠肺炎患者突破千万大关、美国国内患者逼近300万、病亡超过13万之际,美国政府做出这一决定依然让人唏嘘。美国此举不仅无法保护本国人的生命和利益,将让美疫情应对陷于孤立,同时还将破坏全球共同抗疫的努力,让本就加剧蔓延的全球疫情形势雪上加霜,这一损人不利己的做法立即遭到了美国国内及国际社会的一致谴责。

细细算来,美国按照其“利则用,不利则弃”的霸王原则先后退出了一系列国际组织或条约,严重损害了国际公平正义和全球和平、稳定、发展。我们不妨梳理一下美国那些年退出的“群”。

1982年,美国为维护其海洋霸权利益,拒不签署它曾力推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至今仍未加入该条约。

1984年,美国不满其文化控制权逐步被发展中国家削弱,正式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1985年,美国因遭到尼加拉瓜申诉其武装干涉侵犯主权,宣布退出联合国国际法庭,拒不接受其强制执法权。

1995年,美国宣称由于“国内预算困难”,退出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并拒交拖欠会费。

2001年,美国宣称由于履行环保义务不符合美国国家利益,拒绝签署《京都议定书》至今。

2001年,美国在未能阻止讨论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的军事行动之后,宣布退出联合国反对种族主义大会。

2001年,美国为强化其军事优势,正式退出美苏1972年签署的《反弹道导弹条约》。

2002年,美国认为对美国军人、外交官和政治家不利,宣布退出《国际刑事法院规约》。

2017年,因所谓“节省资金、敦促改革、抗议反以色列偏见”,美国宣布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这不是美国第一次退出该组织。1984年美国曾宣布退出,直到2003年小布什时期才重返教科文组织。

2017年,因认为多边贸易协定不符合美国最佳利益,有碍于美政府“美国优先”政策,美国宣布正式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

2017年,美国政府认为《巴黎协定》阻碍美国经济的发展,且全球气候变化为“伪命题”,宣布退出《巴黎协定》。

2017年,因所谓“美国的移民政策必须始终由且仅由美国人决定”,美国宣布退出联合国《全球移民协议》。

2018年,在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证实伊朗履行了在核协议中作出的承诺且美国没有明确证据表明伊朗违背协议开展核试验的情况下,美国坚持宣布退出经联合国安理会核可的《关于伊朗核计划的全面协议》,并对伊朗实施经济制裁。

2018年,因所谓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无法有效保护人权”等,美国宣布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2018年,作为对巴勒斯坦因美国搬迁驻以色列大使馆至耶路撒冷一事将美国告上国际法院的回应,美国宣布退出涉及国际法院管辖问题的《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关于强制解决争端之任择议定书》。

2019年,为不受束缚地发展中短程导弹力量,美国宣布退出《中导条约》。

2020年,美国以所谓俄罗斯违反条约为借口,宣布从2020年5月22日启动退出《开放天空条约》的步骤,退约步骤将在6个月后完成。

2020年,美国政府为本国抗疫不利寻找“替罪羊”,宣布退出世界卫生组织。需要指出的是,美国目前仍拖欠超过2亿美元的会费,需在退出正式生效之前缴清。

此外,美国政府一段时间以来还曾多次威胁考虑退出包括《美韩自贸协定》、世界贸易组织、北约甚至是联合国等在内的一系列国际组织和条约。

美国政府动辄“变脸”、“毁约”、“一言不合就退群”,这样的任性妄为,世界为之汗颜。应该说,美国退出的这些多边国际组织、协议,在很大程度上正是美国二战后一手建立的国际秩序的重要组成部分。不知美国政府在退群时有没有回望自己最初创立、加入这些条约、组织的初心和承诺。毫不夸张地说,美国是在自毁长城。中国人常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小到个人,大到国家,重信守诺是起码的道德要求和良知底线。

美国政府“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的自私心态,“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强盗逻辑和“出尔反尔,说一套做一套”的霸凌行径,只会让自己站到整个国际社会的对立面,站到历史潮流的对立面。虽然美国“退群”自有其各种思量打算,但是我们还是想奉劝一句,别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甄有理)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